皇族贵妻 038走水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陛下绝对不可能是为了许氏的女儿才下这道旨意的,一定不是

    可是

    “杀了她”嘉嫔咬着牙一字一字地挤出这三个字,便是她再怎么坚定地告诉自己不可能,可始终无法平息心中的怒恨,“杀了她一定要杀她”

    她一定要她死

    许氏死了,她的女儿也该死

    她们不该存在这世上

    “银心,本宫要她死”

    “娘娘,小心隔墙有耳。yilego.”银心有些担心,“娘娘放心,陛下下了这样的旨意,那人怕是更不会放过她的,这皇陵便是她的葬身之地”

    嘉嫔抿唇笑了,笑的狰狞扭曲。

    许氏,本宫一定会将你在这世上所有的痕迹都抹杀殆尽,一定会一定会

    皇陵的夜晚没有寻常墓园的阴森死气,反倒是安静祥和。

    长生站在奉先殿内,抬手点燃了清香,给供桌之上的灵位上香,皇家的牌位除了供奉在皇宫的太庙之外,便是在这皇陵的奉先殿中。

    而明陵奉先殿的正殿,只供奉着一个灵位。

    元襄皇后。

    她只能孤零零地在这里等待裕明帝龙驭宾天。

    而这一等,不出意外便是几十年。

    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长生便是要说自己是无神论者心也是虚的,若是这世上真的有鬼神,真的有灵魂,那不知道她后不后悔

    脑海中又浮现了那梦中的一幕。

    她是笑着离开的,应该不恨吧

    可是若是她知道她最后唯一放不下的女儿最终也没能长生,没能平安无忧一世,是不是还会那般含笑赴死心里是不是会有一丝的后悔会不会生出恨意

    长生永远也无法得知答案。

    可是

    “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何可以那般笑着离开。”长生看着供桌上仍旧是高高在上尊贵的元襄皇后,即便她如今只剩下一个灵位,“是爱还是忠臣又或许是没有选择的强颜欢笑”

    自然,没有人回应她。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想得到哪一种答案。”长生勾起了嘴角,却是苦笑,亦是自嘲,“我不是你的女儿,更没有资格指责你什么,不过,既然当了父母,便不该这般轻易地便将自己的孩子丢下。”

    长生抬手,将香没入香炉之中,“也许你会觉得是我害死了你的女儿,可是我想即便没有我,以你女儿的性子也活不长,而你所托付的人,事实证明,他靠不住,所以我不会愧疚,我会好好地活下去,长生无忧,你女儿做不到的,我会做到”

    她一定会好好地活着

    与一年大忌相比,元襄皇后的生忌虽然也是准备充足,但绝对不可能比几个月前的祭祀隆重。

    便是有了本尊的记忆,可繁复的祭祀过程还是让长生十分的头疼,但却也不得不忍耐下去,便是不为了引蛇出洞,也该为本尊做的。

    生忌当日,长生都在祭祀中渡过,而从明陵至今,一切都很平静,没有出乱子更没有刺客。

    是她引蛇出洞失败了还是嘉嫔没这个胆子,又或者跟裕明帝突然抛出来的圣旨有关系

    长生不知道,她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便是谨慎小心保护好自己,然后等待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若真的有人一心想要她的命,必定不会放过这般好的机会

    皇陵的守卫虽然严密,但是绝对比不上皇宫

    “累死了”祭祀流程终于走人了,许昭便是知道不应该嚷嚷,可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不过说完了之后便怕了,小心翼翼地瞄了公主殿下一眼,“公主”

    长生端坐着,认真抄写着经文,没理他。

    许昭顿时松了口气,然后便发现了一件让他十分吃惊的事情,“公主你的字写得好丑啊”

    长生顿时烟了脸。

    “公主好像说过陛下亲自给公主启蒙的怎么这字”许昭顿时发现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忙讪讪笑道:“公主的字不丑不丑,是我看错了看错了”

    长生放下手中勉强可以正确握着的毛笔,抬头看着眼前总是在不适当的时间说不适当的话的混小子,“你没说错,的确很丑。”

    甚至很多字认不全。

    事实上,与其说她在写字,不如说她在画字。

    “真的很丑。”

    许昭的心颤了颤,“公主呵呵我真的看错了,看错了,不丑不丑”

    “你写几个字给我看看。”长生却道。

    许昭一怔。

    长生把笔递给他,“写”

    许昭不敢不写。

    “你的字好看”长生低头看着,一脸要研究清楚的模样。

    “公主”他是不是大祸临头了

    长生拖着下巴看着他,“表哥,你喜欢念书吗”

    “啊”

    “你能考的了科举吗”

    “公主”许昭的脸更难看了。

    长生继续问道,“要是父皇给你个官当当,你能当的了吗”

    “我”许昭脸纠结成一块了,“公主,我”

    长生叹了口气,不用他回答她也知道了,“上次我跟表哥说的话,表哥似乎没放在心上,不过没关系,我记住就是了。”

    等处理完眼前的暗藏危机,便轮到他了。

    念书考科举,许昭怕是走不了多长,勋贵可以绕过科举直接入朝,可以他的脑子,怕也成不了什么大事。

    那便只剩下

    长生眯着眼盯着眼前明显被酒色财气侵蚀了的少年,这般年纪,上辈子不就是少年吗“表哥该好好锻炼断粮身子。”

    “啊”许昭又是害怕又是迷糊,“公主”

    “走水了”

    忽然,外边传来叫喝声。

    长生收敛思绪,眯起了眼。

    来了吗

    许昭也没心思想其他了,又是狐疑又是恼火,“走水怎么会走水皇陵里面怎么可能走水”

    皇陵走水,比皇宫走水后果更加的严重。

    自然,不是财务人员伤亡,而是惊扰了先人。

    “公主你在这里呆着,我去看看”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那阵势虽然更像是去找人兴师问罪的,但在至少没遇事就躲。

    长生觉得这便宜表哥还是有可塑之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