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39地宫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外边的喧闹声仍在继续,而且似乎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一]

    长生眉头越皱越紧。

    “公主你别怕,没事的”阿若见状开口安抚道。

    长生看了她一眼,“你去看看怎么回事。”许昭怎么还没回来

    “可奴婢要在这里”

    “本宫就在屋子里,难不成还有人能掘地三尺跑出来害本宫”长生冷笑,“若谁真的有这般本事,本宫还真的想瞧瞧”

    阿若犹豫半晌,只好点头,“奴婢这就去。”

    很快,屋子里便更是安静了。

    这次出来,近身伺候的除了阿若之外,便没有带其他的人,不过屋子里便是没有其他人陪着,屋子外边的嬷嬷,附近的侍卫却是一个也没少。

    真的有人掘地三尺冒出来或者从天而降

    没有。

    阿若去了半刻钟便回来了,脸色有些不好,“公公主皇后娘娘的地宫走水了”

    “什么”长生倏然站起,怒目喝道:“什么”

    明陵本就没有修建好,而且大周帝后是合葬地宫的,裕明帝还活的好好的,地宫自然不会封死,可便是没封死,自元襄皇后梓宫入墓室之后,墓室门也是落下的,待裕明帝驾崩之后再行开启。

    便是地宫中有拜访陪葬品的偏室,也不可能轻易走水

    除非有人放火

    “该死”

    长生千算万算也算不到他们居然对元襄皇后的地宫下手

    “走水的是地宫何处”

    阿若一怔,“现在外边很乱,奴婢奴婢也问不清楚”事实上几乎所有人都乱了,只听说过地宫渗水,失火的“许公子已经去了,他让奴婢回来告诉公主说让公主禀明陛下,一定要将那放火的人千刀万剐”

    长生起步往外。

    “公主”阿若追了上去,不过却不敢阻拦,走水的是地宫啊若只是烧了陪葬品还好,若是烧到了皇后娘娘的梓宫后果是什么她真的不敢想

    外边的喧闹更大,而烟夜之中,除了宫人侍卫手里的灯笼火把之外,还有几处冒高了的火头。

    走水的不仅仅是地宫

    “嘉嫔呢”

    “啊”

    长生没有再问也没有责问,“带路,去地宫”

    阿若一直跟在主子身边哪里知道地宫在哪里,不过也没干发呆,很快便找了一个守陵的宫人带路。

    宫人带路,守卫在殿外的御林军护卫,长生顺利到达了地宫前,此时地宫的大门已然敞开,宫人提着水桶匆忙惊恐地进进出出。

    “许公子呢”

    “在在里面”

    长生起步。

    “公主您不能进去”

    “让开”

    阿若哪里敢让开,烧了地宫很可怕,可若诗主也出事了的话,那就真的天塌了,“公主您不能进去,皇后娘娘不会想让你进去的,公主”

    长生自然知道这时候不进去是最好的,不过暗地里的杀机,便是如今的状况,进去有多危险显而易见,可是她不能

    理智压制不了情感

    便是没有本尊的残留,她也不能在这里什么也没做,不管有什么鬼神,死者都是不容亵渎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而这些,是她引来的

    既是不愿意,可她也是占据了元襄皇后女儿的一切,她不能让她死后还被人如此亵渎

    “都给我让开”

    连许昭都不怕死了冲进去,她岂能在这里站着

    “公主”

    “公主危险啊”这时候冲过来了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嘉嫔,此时的嘉嫔浑身狼狈的,似乎才从火场里面逃命出来一般,“公主您不能进去,您不能进去啊”

    长生这次没有说话,而只是冷冷的盯着她。

    嘉嫔似乎没看到长生眼中的冰冷一般,见她不再冲动地要冲进去,松了口气了,同时也是悲痛愤恨,哭着道:“公主这不是意外,是有人想要毁了皇后娘娘的安宁啊他们烧了奉先殿,臣妾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从奉先殿里面抢出了皇后娘娘的灵位可是可是他们居然对地宫下手他们居然这群畜生,该死的畜生”

    “你知道是谁做的”长生问道。

    嘉嫔茫然地看着她。

    “你不想让我进去”长生没等嘉嫔回答,冷笑继续,“里面危险你怕我出事”

    “是啊,公主”

    “那好。”长生继续道,“我不进去,你进去”

    嘉嫔一愣。

    “怎么”长生冷笑,“怕了”看了一眼她怀里抱着的木牌,“你不是不拍死都要救出我母后的牌位吗现在我母后就在里面,你却怕了”

    “臣妾怎么会”

    “那就进去”

    嘉嫔点头,视死如归一般,“好臣妾这就进去,臣妾便是死也绝对不会让这群乱臣贼子惊扰到皇后娘娘”说完,将手里的牌位恭恭敬敬地送到了长生的手中,“公主你且在这里等着,臣妾这就”

    “不必了”长生冷嗤喝道,转身将手里的牌位递给了阿若,便快步往入口快步走去。

    “公主”嘉嫔心急如焚,“你不能进去啊”

    这一次她没抓住长生。

    “公主啊”嘉嫔哭着追了上去,任何人见了这一幕都不会怀疑嘉嫔娘娘对长生公主的担迂爱,也会相信她对元襄皇后十年如一日的恭敬,恭敬到了不要命。

    长生忽然间觉得自己很愚蠢,给了嘉嫔做这场好戏的机会

    可是该死的,她居然敢对地宫下手

    更该死的是,是她给的机会

    地宫里面乱糟糟的,便是没烧到了梓宫,怕逝去的人也被惊扰的不能再惊扰了,不过,没烧到梓宫便好。

    火没蔓延到最里头安放梓宫的墓室。

    “公主,你怎么进来了”梓宫墓室外,许昭脏兮兮地守着,一见到长生顿时惊吓不已,“公主你快出去,你快出去”

    长生看了他一眼,便望向完好无损的墓室门,“里面没事”

    许昭一怔,好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忙道:“没事没事我不会让姑姑出事的”说完,怒火便又冒出来了,“公主,一定是那些毒妇做的,陛下刚刚下了圣旨让她们一辈子出不了冷宫,皇陵就走水了,公主,一定是她们做的,她们想要姑姑死无全尸公主,她们太狠毒了我们一定要禀报皇上,一定要”

    姑姑都死了,她们还不肯放过姑姑

    长生没有回话,而是缓步上前,抬手,轻轻地放在了墓室门上,本该冰冷的墓室石门,如今却有了不该有的温度。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