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40痛快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本不该如此的

    可是她却低估了这些人的卑鄙

    竟然对死人下手

    “公主”许昭很是担心,“你你不要哭啊我一定会保护姑姑的”

    长生低头吸了口气,转过身来。

    嘉嫔收起了眼底闪过的冷意,悲痛欲绝的仿佛被亵渎的人是自己,“公主”

    “我本没想着对你怎样”长生冷冷地盯着嘉嫔,“可你千不该万不该对死人下手”

    “公主”

    “我不会放过你”长生没等她说完便继续,“即便没有证据,即便我在父皇的心中并没有表面看来这般的重要,可对付你还是足够的”

    “公主”嘉嫔一脸的心惊,“你怎么可以”话,没有说下去,心惊的神色也消失了,她笑了起来,“本宫真的不知道该说公主是聪明还是愚蠢的好没错,你的确可以让陛下不问缘由地把我给杀了,可前提诗主殿下你走得出这地宫”

    忍了这般多年,到了这一步,没有必要再忍下去了。

    便在许氏面前,彻底毁了许氏的一切

    这样方才痛快

    长生眯起了眼睛。

    而此时,原本喧闹的地宫不知何时竟然安静了下来,那些进进出出救火的宫人像是消失了一般

    明陵走水,地宫失火,到现在,清空地宫之中的所有人

    这绝对不是嘉嫔可以做到的

    是谁

    究竟是谁

    是谁连裕明帝派给她的御林军都可以控制

    “你想做什么”饶是许昭也觉察到了不对劲,惊慌了起来,不过却也还是挡在了长生前头,这个纨绔子弟骨子里对长辈的敬爱在这一刻让他尽是能尽到保护之责,他害怕,却没忘记自己答应了姑姑一定要保护好公主表妹“嘉嫔,你敢伤害公主,皇上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嘉嫔居然敢对公主不利

    她哪里来的胆子

    “本宫哪里敢”嘉嫔笑道,笑的恣意而怨毒,“本宫最大的罪过不过是阻扰不了公主殿下冒险罢了便是陛下怪罪,最严重的后果也不过是被打入冷宫,本宫可不是林氏她们,自认为没有这个本事让陛下下永不赦免的旨意只要本宫的儿子登上了皇位,本宫一样是太后”

    “是吗”长生拉开了许昭,冷笑道:“那前提是你的儿子得登的上皇位”

    “陛下既然下了这道旨意,大皇子他们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坐上龙椅”嘉嫔讥讽道,“想来公主殿下您也不会希望看到害死你母后的人的儿子登上皇位吧立嫡立长,没了他们,皇位还逃得出本宫儿子的手掌心吗”

    “出身卑贱,隐忍至深。”长生继续冷笑,“论后宫女人的手段和心机,便是林贵妃她们也及不上你,你的确很本事,可也仅仅是你本事你儿子今年多大了他有你的心机吗还是你自认为便是进了冷宫你也一样可以为你儿子谋求皇位”

    “你以为冷宫真的便是”

    “你是想说林贵妃她们吗”长生没等她说完便道:“没错,冷宫便是禁锢住了她们的自由,却并未让她们完完全全地与世隔绝,甚至没能砍断她们与外界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联系,所以你觉得你进了冷宫也可以如此是吗”

    嘉嫔面目冷厉。

    “可你不是她们,你没有百年世家的底蕴,更没有三代国公府的积累,便是大树连根拔起了也会留下一些东西,四大国公府九族死尽了并不代表它们的积累它们的底蕴便完全消失了。”长生抬头看着可以说是原形毕露的嘉嫔,笑的讥讽无比,“这些,嘉嫔娘娘,你有吗”

    是四个皇子之中的谁

    能够控御林军,必定是如同四大国公府般的底蕴

    四个皇子,下手的究竟是谁

    没有都有可能,便是被关在了内务府中的大皇子也有可能

    “这般多年来本宫倒是没看出来许氏生了一个牙尖嘴利的女儿”嘉嫔恼羞成怒一般,这辈子她最恨别人说的便是她的出身奴婢出身又如何她好歹是王府的奴婢,父辈是良民而许氏算什么她不过是奴婢的女儿,比她这个奴婢更要卑贱凭什么她便可以当王妃甚至一路高升成了皇后凭什么许氏可以这般,她却只能一辈子被人踩在脚底下凭什么“可便是你舌如簧,今日也走不出这地宫”

    “你有这个本事吗”长生讥笑。

    嘉嫔冷笑,“本宫自然没有,更没这个胆子,可谁让皇后娘娘惹下了这般多的仇家她死了,便只能由公主殿下来承担这一切了公主殿下,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你死吗”她上前一步,“你想知道吗”

    “你会告诉我吗”长生冷笑。

    嘉嫔亦是冷笑,“本来不想说的,不过念在这般多年你在本宫面前乖的跟条狗似得,本宫也不妨告诉你。”

    “谁”长生握紧了拳头。

    “荣妃。”嘉嫔道。

    长生神色微变,随即嗤笑:“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你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改变的了什么吗”嘉嫔讥笑。

    “是吗”长生挑眉,“还有呢不是说很多人想要我的命吗”

    嘉嫔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怎么是本想说还是不能说,或者不敢说”长生继续嗤笑,“告诉我荣妃,是想给你找一个替罪羊吧虽然说不怕进冷宫,可若是不用进,自然是最好的,没了荣妃,丽妃又是你的手下败仗,这大周的后宫不就是你一个人的天下了”

    “等你下了黄泉见了你母后,自然便会知道。”嘉嫔没回答她的问题,冷笑道。

    长生盯着她,“我出不去,你便可以出去吗”

    “你”

    “许昭,抓住她”长生喝道。

    许昭当即动手,可嘉嫔似乎早有准备,便是许昭下了狠劲,却居然还是没将她给擒住,相反被她给划伤了。

    手臂血淋淋。

    “我杀了你”许昭捂着伤口,面色苍白地红了眼。

    嘉嫔更是狼狈,但却气势不减,“就凭你”

    “我杀”许昭的怒喝还未吼完,便被一阵巨响打断,而随之而来的便是尘土飞扬,与天旋地转一般的摇晃。

    这是

    地震吗

    长生脑子里浮现了这个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