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43哪里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阿熹阿熹”

    耳边一直响着一道声音,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一]

    阿熹

    不,她不是阿熹,不是。

    她是长生,仕长生

    即便不再仕长生,也是秦长生。

    她不是阿熹,不再是他们所想的那个人

    还有

    她想留下。

    她不想离去

    长生憋着一股劲,努力地想要睁开仿佛重达千金的眼皮,努力地想开口告诉所有人,她想要留下来

    一直一直努力

    “秦长生,你给朕醒来”墓室内,裕明帝死死地握着女儿的肩膀,原本威严的面容狰狞的可怖,双目赤红,“你给朕想来”

    他答应过阿榛一定会保护他们的女儿的,他答应过阿榛的

    这是他唯一一件可以为她做的事情了

    他绝对不能让人夺走他们的女儿,就算薯神也不行

    他做到了,他可以完全掌控朝局,他不需要再受任何人挟制,他可以独掌大权真正的君临天下,他做到了,先帝临终之时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做到了可是阿榛没了,那个一直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的女子没了,他看着她在他的面前惨烈死去现在,他们的女儿也要被牺牲吗不他护不住阿榛,绝不能让他们的女儿再出事

    绝对不可以

    他不能让阿榛在天之灵都伤心

    “秦长生,你是朕的女儿,是朕和阿榛的女儿你不会这般轻易地死的,不会的你给朕醒来”

    阿榛,你不能把她带住

    你不能

    崔升站在一旁,胆战心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主子,他相信若诗主就这样没了,陛下一定会发疯的。

    “陛下,还是先把公主抱出去让太医诊治吧”

    “滚”裕明帝怒斥。

    崔升压着心里的恐惧,硬着头皮,“陛下,公主现在最需要的便是太医的救治”

    “朕让你”

    “咳”

    一声轻咳让原本裕明帝暴怒终止,“阿熹阿熹”他颤着手抱着女儿,“阿熹”

    长生努力地撑着眼皮,她成功了,便意识还是迷糊,可她知道,她成功了,她没死,也没有离去。

    “阿熹阿熹你没事,没事”威仪四方的帝王在这一刻竟是哭了。

    长生愣愣地看着这一幕,忽然间似乎明白,她为何想留下来,是不甘心害了自己的人继续逍遥,是担心裕明帝会因为她的愚蠢而出事,更是不想让一个父亲伤心,她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本尊的影响,可她知道,不知道从何时起,她真的把这个人当成了父亲,即便有着猜忌与失望,“父父皇”

    “父皇在父皇在”裕明帝颤着声音,此时此刻他不是叱咤风云的一朝皇帝,而只是一个担心女儿的父亲,“没事了,父皇不会让你有事的父皇对不起你,父皇没有保护好你”

    是他的疏忽与自大,才让阿熹出事

    “都是父皇不好”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长生无法完全感觉到裕明帝此时此刻的心情,只是觉得心里酸涩,很难过的样子,可没事是好事不是吗“父皇别哭”

    他哭了

    他是皇帝,皇帝怎么可以哭

    她想说什么,可是却再也说不出来,很累很累,像是一座大山压过来一般,烟暗,又一次渐渐袭来。

    “阿熹”

    呼喊,越来越远。

    “皇上,公主只是累了,她只是累了”崔升在主子再一次发狂的之前一字一字地道,“陛下,公主需要太医”

    裕明帝没有再失控,理智似乎恢复了,又或者只是听进了崔升的话,抱起了女儿便往外走。

    崔升跟了上去,不过才走了两步便顿住了,环视了一眼眼前所处之地,地宫本该摆放着皇后娘娘梓宫却空无一物的墓室而出口更不是已经被封死了那个,而是他打了一个寒颤,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很近很近。

    知道了这般秘密之后,陛下还会放过他吗

    “嗯”一道声传来。

    崔升强行来回了神智,看向旁爆见到的便是许昭动了动的身子,他没死,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

    “公主”许昭迷糊地低喃着,似乎便是在这时候也忘记要保护的公主殿下。

    崔升深吸了一口气,死便死吧,便是不救也不一定可以活下去,至于另一边的那个,崔升没打算救,不过便在崔升扶起了许昭,一道烟影进来,“你”

    那烟影没管他,直接上前将不知道还有么有气的嘉嫔给提了起来,随后离去。

    崔升喘了口气,继续扶着许昭离开。

    明陵走水,祸及元襄皇后梓宫。

    裕明帝得知消息之后出宫,到达明陵之后便一场雷霆大怒,明陵中所有人包括护送长生公主与嘉嫔前来的御林军没有人可以逃过,一夜之间,死了无数人,裕明帝丝毫不在乎在皇陵杀人会惊扰亡魂。

    长生公主为救地宫而受伤,嘉嫔则为救长生公主而受伤,双腿断骨,至今未曾苏醒。

    这便是长生醒来之后得知的消息,休养了两日,待脑子清醒,待心情沉淀下来,方才道:“去告诉崔公公,我想见父皇。”那一日迷糊之中的所见,幕后凶手的真面目,都该弄清楚了。

    阿若的小脸仍旧是没有血色,作为经历当日叛乱,后来裕明帝血洗,她能够活下来靠的绝对是天大的运气,“奴婢奴婢这就去禀报”

    “别怕,父皇既然没杀你便不会再对你如何。”长生叹了口气,这小姑娘跟了自己怕是到了八辈子霉了。

    阿若不敢应答,忙福了礼,便去禀报。

    一刻钟后,裕明帝来了,慈爱的神色没了当日的疯狂,更没有下令血洗之时的冷酷,微微笑着:“身子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长生笑了笑,当日不过是缺氧罢了,如今养了两日,便恢复过来了,“父皇。”

    “嗯”

    “你是怎么进去的”长生定睛地看着眼前的慈父帝王,轻轻地问道,“还有,母后在哪里”

    若是她没有记错,在那墓室之中,并没有梓宫。

    他把元襄皇后弄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