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44真相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地宫里面没有元襄皇后的梓宫。yilego.

    元襄皇后不在这皇陵之中。

    这便是他明明知道会出事还是任由她胡来的原因吗

    长生定睛地看着眼前的裕明帝,没有愤怒,也没有失望,只是平静地想弄清楚真相,她想知道真相,所有的真相

    可以说又死过一回的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母后在哪里”

    裕明帝并未因为这话而有所惊讶,抬手柔和地抚着长生的头,“阿熹想知道的事情,父皇都会告诉你,不过你也得答应父皇,从今往后不许再这般拿自己冒险。”

    “父皇不是一开始便知道了吗”长生却是问道。

    裕明帝一怔,威严深沉的眸子泛起了一抹悲伤,“阿熹还是恨父皇的。”

    “不。”长生,“不恨,我只是想知道真相。”她看着他,一字一字地道:“所有的真相。”

    裕明帝凝视了她良久,方才缓缓道:“你母后的确不在这明陵之中。”

    长生静待下文。

    “她不喜欢这里。”裕明帝继续道,嘴边泛着一丝暖笑,“朕自然不能再让她受委屈。”

    “她在哪里”长生吸了口气,“还活着吗”

    裕明帝笑了,却是苍凉的,“阿熹,你是恨父皇的。”

    长生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既然夫妻鹣鲽情深并非是假,为何要这样做为了皇位江山不是不在乎,也不是不爱,只是两者相比较,牺牲了较轻的一方而已”

    虽然是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

    这便是理由,便是真相。

    其实早便一目了然,清清楚楚的了。

    裕明帝没有承认亦没有否认,更是岔开了话题,“朕从未想过皇位会落到自己头上,当年太子坠马一事,先帝的狠绝朕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即使是最后,他临终之时,亦从未原谅过母后,甚至朕。”

    “可为了江山,他还是要将皇位传给您。”长生接话。

    裕明帝笑道:“是啊,就跟朕没得选择必须走这条路一样,先帝亦是没有其他的选择,他恨母后,也恨她所生的孩子,可是不得不这样做,即便知道朕登基之后会追封他最恨的女人,亦是义无反顾地做出了抉择。”

    “可他没有牺牲至亲之人”长生道,咬了牙关。

    裕明帝摸着女儿的头发,“他有,不同的是,牺牲的人先走一步而已。”

    “这如何”

    “都是一样的。”裕明帝没给长生说下去的机会,“阿熹,都是一样的。”

    长生攥紧了拳头,活了几十年,很多道理她不是不懂,只是曾经虽然不安稳但却是平淡的生活阅历并不能给她坦然接着这些的能力,“可她是我母亲”

    “所以阿熹是恨父皇的。”

    “恨又如何不恨又如何”长生盯着她,“她是我母亲,而你,是我的父亲,亲生的我恨是错,不恨亦是错”

    “那便恨吧,恨父皇吧。”裕明帝道,“不过阿熹要答应父皇,再恨也不能伤害自己。”

    “我说过我不喜欢叫阿熹”长生不知为何怒从心起,更是越发厌恶他慈爱地叫着这个名字,“既然你让我恨你,那我便恨吧,从今往后我不想听到阿熹这个名字”

    裕明帝凝视了她半晌,缓缓笑道:“那便叫长生吧,你母后会高兴的。”

    “你在乎吗”

    裕明帝没有回答。

    长生忽然觉得这气不过是自讨苦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静问道:“想要我命的人是谁”

    “回宫之后,朕会给你一个交代。”裕明帝没有给出答案。

    &nbs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长生如何肯罢休,冷笑道:“交代跟那日冷宫一事一样不了了之的交代还是直接给我一个凶手便完事或者父皇想用这次的事情达到什么目的所以才会把嘉嫔这个同谋说成了是你女儿的救命恩人”

    裕明帝凝视着她,眼瞳威严深沉。

    长生攥着拳头,“我只是想知道谁害我好得一个安心,也不可以吗父皇,我不过是自以为是自作聪明,我没有自己所想的那般聪明本事,所以,我更想求一个安心,求你给我一个安心”

    “朕得知消息赶来明陵。”裕明帝终于开了口,“途中遇袭。”

    长生面色骤然白了。

    “父皇没事。”裕明帝安抚道。

    长生攥着拳头问道:“抓到了吗”

    “抓了一个活口。”裕明帝道,“刺客宣称是为林氏一族报仇来的。”

    “林氏”长生皱紧了眉头,“大皇子”

    裕明帝却是更正道:“大皇兄。”

    长生看着他,“父皇的意思是不是他”还有心情更正她的称呼,便不是秦恪了,可不是秦恪,是谁

    “好了。”裕明帝没有回答,“这事交给父皇处理,父皇答应你,这一次绝不哄你骗你。”

    “父皇”

    “时候到了,一切便都会大白的。”裕明帝没给她说下去的机会,“阿朕的小长生不需要害怕不知道哪一天会冒出个人来害你。”

    小长生

    长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生气,“一定会大白天下”

    “会。”裕明帝道,眼瞳冷凝了下来,“朕也不允许有人在朕眼皮子底下屡屡胡作非为”

    长生吸了口气,没有再质疑他,“好,我相信。”这一次她是真的相信,因为那些人已经触犯到了帝王的权威,

    裕明帝嘴边的笑意更加的慈爱,抬手摸摸她的头,道:“若是身子无碍,明日便回宫。”

    长生点头。

    裕明帝也没待下去,起身嘱咐了几句便离开。

    “父皇”长生叫住了他,她发誓她绝对不是记恨也不是想为母亲报仇而戳这父亲的心,可还是忍不住说道:“母后不喜欢这里,是不是心里也恨父皇至少,百年之后不想与父皇长眠一起”

    裕明帝浑身一震。

    长生忽然间后悔了,“我”

    “你母后不会恨朕的。”裕明帝却是笑了,缓缓道:“父皇也不会让你母后永远孤单下去。”

    长生唇边泛起了自嘲,可他百年之后只能待在这里,“下一任皇帝不管是谁都不会”

    “所以父皇才要一直努力,努力到即便是父皇驾崩了也还是可以掌控一切,也只有如此,父皇的长生公主才可以继续无忧幸福下去。”裕明帝没给她说下去的机会,“朕也希望,朕的长生公主也要这般。”

    长生心里震动了一下,他的意思便是等他百年之后亦不会入葬这个会花费他一生时间修建的陵墓,不会留在这里享受帝王死后的至高无上的尊荣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努力要做到这一点,该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又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可是看着眼前的父亲、男人,她却觉得他可以做到,“母后会高兴的。”

    裕明帝笑道:“她会的,所以长生也要努力。”

    长生

    明明是她所要求的称呼,可不知为何此时此刻从眼前的帝王口中说出来却似乎有些难以言喻的味道,“父皇还是可以叫我阿熹。”

    “不。”裕明帝却,“长生好,很好。”

    长生抿了抿唇。

    “等这次的事情处理好了,父皇带你去拜祭你母后。”裕明帝没有继续方才的话题,抬手抚了抚女儿的头,慈爱地笑着:“而这明陵的秘密,朕的长生公主,你还不到知道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