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46比重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嘉嫔出事,给踌躇满志的五皇子狠狠地泼了一盆冷水,既是皇家的孩子早熟,可五皇子如今的年纪面对很有可能失去母亲仍是惶恐不已,除了母子之情外,亦是因为他很清楚若是没了母亲的帮忙与庇护,他在这皇宫之中再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别说他现在上头还有四位兄长,便墅真如他所猜想的一般,这四个挡路石被父皇清除了,可没有深的父皇宠爱的母妃,他将来未必便不会落得如他们一般的下场

    这宫里面还有丽妃,更有荣妃

    没了母妃,谁帮他对付他们谁帮他在父皇面前说好话笼络父皇的心

    所以,母妃一定不能有事

    一定不可以

    “本皇子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给本皇子救活母妃”就算腿好不了了,只要母妃还在,便还有机会她是为了救父皇最宝贝的长生公主而瘸了腿的,父皇绝对不会厌弃母妃的就算父皇厌弃了,不是还有秦长生在吗她岂能忘恩负义“一定要救活母妃”

    太医院的太医除了惶恐地应答之外,无法作出其他的回应。

    “母妃。”六皇子看着又在发呆的母亲,眉头皱了皱,“母妃好不容易被免禁足,该是多去关心父皇才是。”

    丽妃抬起头看向眼前面露不满的儿子,“关心”

    “自然。”六皇子点头,“如今荣妃因私自出宫而被罚禁足,嘉嫔又半死不活,父皇更是命母妃暂管后宫,母妃自然不能放过这大好的机会。”

    “大好机会”

    “自然是”六皇子着急道,语气也重了,“父皇下了那道旨意,大皇兄他们算是废了,秦嵘不过是一个贱婢生的,儿臣如何能屈居他之下母妃,只要你重得父皇欢心,便是等不上皇后之位,来日儿臣也可以”

    “够了”丽妃忽然怒声打断了儿子的话。

    六皇子一怔。

    “母妃自有主张”丽妃似乎有些后悔自己语气重了,“这次皇陵一事怕是没这般简单,你不要贸贸然的便插只脚进来,瑞儿,你只要好好地跟着太傅念书,其他的母妃自然会为你筹谋。”

    “可是”

    “瑞儿”丽妃没给儿子说下去的机会,“本宫比谁都清楚你父皇究竟是个什么人,所以我们母子更加不能走错一步”

    秦瑞毕竟年岁不够大,心智也不够强大,见了母亲这般,面色也有些泛白,“母妃,儿臣”

    “你是母妃唯一的儿子,也是母妃唯一的依靠。”丽妃抬手摸着儿子的头,“瑞儿,为了你,母妃更要小心翼翼地走好每一步,听母妃的,好好地念书,其他的事情自有母妃在。”

    秦瑞低着头抿唇沉默了良久,这才应道:“儿臣知道了,儿臣这便回去念书”说完,便转身离开。

    丽妃看着儿子带着气离去的模样,胸口像是堵了一团棉花似得,难受的厉害,“瑞儿说冲动方才会被嘉嫔那个贱人算计,可如今他这般又何尝不是”

    这便是母子吧

    她错了,但是尚且有机会补救,可瑞儿未必有

    “让人看好六皇子。”

    安雪道:“娘娘放心,肖嬷嬷会看顾好殿下的。”

    &nb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 “再找人盯着。”丽妃沉下了脸,“这次遇刺的是陛下自己,他不会再轻轻揭过这件事的更何况还牵涉到了林氏一族”

    为了铲除四国公府,他连自己的结发之妻也可以牺牲,如今又如何会吝啬区区一个不重要的皇子

    “娘娘也认为是林氏他们的余孽”

    丽妃道:“本宫不知道,也不想管,这一次我们便好好看戏便是了”

    “奴婢明白。”安雪低头,“奴婢一定会看顾好殿下的。”

    丽妃颔首,思绪随即飘到了荣妃身上,她究竟做了什么惹的陛下这般大怒之前她禁足虽然出不了宫门,但是也并非与外边完全隔绝,而这一次,荣妃那边却是一丝一毫的消息都传不出来

    还有秦长生那死丫头,说是还在皇陵里面守着许氏,可出了这般大的事情,陛下他便不怕将他的掌中宝放在那里会再出事他便舍得

    不回宫来,是怕接下来的风波会伤害到她吧

    长生公主仍在皇陵守着,这是裕明帝对外的说辞,自然,大多数人相信了,不过,也有如丽妃一般不信的。

    秦靖却在还没意识到是不是要有信与不信的决定之时,便被裕明帝一道旨意派去了许府看望许公子,也见到了不该出现在那里的人。

    “四皇妹你怎么怎么在这里”

    长生对于秦靖的到来也是惊讶,尤其是他是崔升直接带来的,也便是说裕明帝允许他知晓自己在许府,不过这是为什么“我在许府住几日。”

    秦靖见她不打算解释也没有追问,仔细看了她一圈,“四皇妹没事便好。”

    “真的”长生挑眉。

    秦靖一怔。

    “我以为你跟秦恪他们一样恨不得我死。”长生道。

    秦靖明白过来,苦笑道:“父皇的旨意与四皇妹无关。”

    “可能是我让”

    “不”秦靖,“四皇妹不是这样的人,而且,纵使四皇妹深的父皇的心怕也不能让父皇下这般旨意。”

    “为何”长生似乎有些不高兴。

    秦靖苦笑,“赐死,比下这般旨意容易多了。”

    “说来说来还是我的分量不够重。”

    “人哪里能与江山相比。”秦靖道。

    长生深深地看着他,“你不恨”

    秦靖浑身一僵,脸色更是转为了青白,双手死死地握着,眼底有着极深的挣扎,许久许久之后,方才道:“恨,可这并不能抹去他是我父亲的事实”一字一字地说着,完了之后,却已经是汗流浃背。

    长生心里有些震撼,“我似乎有些明白父皇为了让你过来。”

    秦靖一愣。

    “其他的三个如何我不知道,不过在秦恪的心里,林家比秦家中。”长生继续道,“这般的外戚,如何能不让人害怕”

    至少裕明帝怕了,所以他宁愿牺牲患难之妻也要彻底铲除

    “若再这般下去,几十年后说不定这秦氏的江山会改了姓了。”

    秦靖满目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