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47夜深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看着秦靖的震惊,长生却是笑了,心里似乎也有些释怀了,或许终究不是亲生母亲,所以,她才可以如此理智地分析,“嘉嫔她们恨不得痛打落水狗好让前头的这个皇子彻底废了,好给自己的儿子腾位子,却不知她们根本便不需要这般做,父皇是绝对不会让四国公府阴魂不散地缠绕着大周的江山。(记住一的域名)”

    秦靖还是震惊。

    “你说的没错,我在父皇心中的分量还到不了让父皇下那般旨意的地步,父皇这般做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让他们永远消失,一丝痕迹都不能留”长生继续道,便不是一个好丈夫,可裕明帝是一个好皇帝,更是秦氏皇族的好子孙

    秦靖咬紧牙关,“那么他也不会放过我们”他们也是四国公府的血脉延续“既然如此,为何不一开始便干净利落是想要用我们来引出所谓的余孽还是”

    “父皇是一个好皇帝。”长生打断了他的话,“该狠辣的时候绝不手软,该温情的时候也不吝啬温情。”

    她没当过皇帝,也没真的见过皇帝,但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大约不会是一个差的皇帝,至少称的上明君。

    “那我们算什么”秦靖嘶哑喝道,终究爆发,“我们算什么算什么”他体现温情的东西吗

    长生平静道:“连我母后也被牺牲,七皇子,你们又算得了什么”

    “你”

    “虽然我不知道父皇为何把你送来。”长生没等他发作便道:“不过想来他对你还是有份信任在的,若我是你,便不会失去这最后的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难道还能”

    “至少不会落得如接下来要倒霉的人的下场。”长生又一次打断他的话,“即便你母妃一直出不了冷宫,但只要你好好的,照看一二又如何做不到”她看着他,“秦靖,你有一颗宽厚之心,不要让它被仇恨扭曲了。”说完,便转身离开。

    道理她会说,可也是熬过了许多方才体会的到的,更何况她也不过是一个鹊巢鸠占的,终究比不上他们痛苦,要走出来,也只能靠他们自己。

    秦靖站在原地,像是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

    长生去找许昭去了。

    而许昭在得知了秦靖来了不是来接这可怕的公主表妹回宫之后,更是绝望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公主殿下从哪里学来的这叫“军训”的可怕东西,其他便不说了,就单单在太阳底下“站军姿”就几乎可以要了他的命。

    “公主我真的不敢了”

    长生沉着脸,“动一下加站一个时辰”

    “姑姑救命啊”

    秦靖什么时候走的,长生没去打听,他为何而来,更是没打听了,“折磨”了一天许昭之后,长生便打听了一下外边的事情,如她所料,果然是不平静,不过嘉嫔的用处居然是在这里,却是她没想到的,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在情理之中,嘉嫔屡次害她,裕明帝那里还能容的下她

    物尽其用罢了。

    长生忽然间皱了眉,物尽其用她竟然觉得如此的理所当然,没有任何的寒心,也没有难过,完完全全地觉得裕明帝这般做理所当然

    &nbs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她这是怎么了

    圣母她自认为不是,可也不至于这般的冷心冷肺吧便是嘉嫔害她,可落入如此下场亦是可能不是吗

    为何她的心却丝毫没这份感觉

    是原谅裕明帝,是理解了他吗所以才会偏向于他

    长生不知道,更觉得有些不安,她不知道这般改变究竟是好还是坏,她想留下来,除了不甘心害她的人逍遥法外与不愿意伤一个父亲的心,是否还有已然眷恋了目前的一切开始有了依赖

    她的心,猛然一颤。

    “阿若,帮我做一件事”

    永不赦免的旨意传入冷宫之后,冷宫更冷更压抑了,便是连孟淑妃也失去了努力维持的张扬。

    整个冷宫死气沉沉。

    直到林氏余孽刺杀裕明帝一事传入冷宫,林贵妃疯魔一般砸了自己的住所,深夜里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哭。

    既是已然绝望,却还是伤了心。

    余德妃蜷缩在床角瑟瑟发抖,面色惶恐的仿佛下一次夜里的鬼魅便会来要她的性命,更怕一辈子困在这冷宫之中半死不活的绝望会将自己吞噬。

    陛下,你真的这般狠心吗

    张贤妃屋子里的烛火一直没有熄灭,坐在烛火旁的娟秀女子低头做着女工,憔悴的脸上并没有半丝的恐惧,很平静很安宁,似乎只要没有人来找她麻烦,她便可以这般在这宛若地狱的冷宫里面安然地活下去。

    孟淑妃一盏一盏地熄灭了住处的所有烛火,亲手毁灭给她带来温暖的光明,彻底地被烟暗吞噬,爆发出了最后的反击,“传本宫命令”

    “靖儿,你在哪里靖儿你一定要来救母妃”余婕妤一直哭着,哭的眼睛都已经看不清东西了。

    同一片夜空之下,一道人影小心翼翼地躲过夜里巡逻的宫廷侍卫,悄然进了皇子殿。

    “殿下,长生公主明日要悄悄回宫来。”

    秦韶有趣地笑着,“还真的不怕死的长生公主。”

    皇子殿的另一爆秦靖蜷缩在地上,忍受着又一次的拳打脚态只是这一次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一般。

    “贱人生的贱种,贱种”三皇子秦钰满脸狰狞,自从四妃一案他沦落成泥后,一直依附他的秦靖便成了最完美的出气筒,“贱种贱种”

    四皇子秦烁把咳出血的手帕藏了起来,他救不了母妃绝不能让她再为他担心,可是“父皇,你就真的这般狠心”

    无数次地问,没有一次得到回答。

    可结果却是那般的清清楚楚。

    这一夜,太极殿内灯火通明。

    裕明帝接到最新的消息,沉默了许久,对着空荡荡的寝殿,叹息道:“荣妃说的没错,我们的女儿啊性子就像你,认准了的事情便什么也不怕。”

    殿内空的仿佛有了回应。

    裕明帝笑了,“保护好公主。”

    由她吧,只要她高兴就好,是吧,阿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