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48看着40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长生知道自己又错了一件蠢事,可心里的恐慌让她近乎偏执地想摆脱这份依赖所以,她又把自己当诱饵了。

    只是在面对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她还是后悔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无法承受眼前的血腥的杀戮。

    比当初那群官兵屠杀孩子更加的血腥,更加的可怕

    当她被吓的面无血色浑身发软被送到裕明帝面前的时候,见到的是他心疼又难过的神色,更觉得自己愚蠢。

    “生父皇的气了”

    长生苦笑,生气她凭什么生气便是气也不过是气自己愚蠢

    “还是不信父皇”裕明帝继续问道。

    长生,撑起了身子看着他,“我我只是不想”看着眼前的父亲,依赖两个字却不知为何怎么也说不出来,“坐着什么也不做”

    “可很危险。”

    “我不怕”

    “真的不怕”裕明帝又问。

    长生咬着牙,“不怕”随后又补充道:“我只是受不了杀人的场面,不是害怕这样做”

    “好。”裕明帝笑了,“那便跟在父皇身边。”

    长生一愣。

    “好好的看着这一切。”裕明帝凝视着她,眼底威严深沉,“一直看到最后。”

    长生忽然一个激灵,本能地握紧了拳头,不过却还是咬牙应道:“好。”

    长生没有违背诺言,她一直看到了最后,看着裕明帝将这世上最尊贵的家族的暗烟无情的一面。

    所有的一切都由五皇子的奶娘嬷嬷下毒手谋害在太医口中已经好转并且很快便会醒来的嘉嫔开始。

    五皇子是嘉嫔的亲生儿子,谁也不会防着他,也没防着她的奶娘嬷嬷,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她便可以成功。

    她失败了,并且被当场抓获。

    五皇子又是生气又是害怕,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奶娘嬷嬷这个宫里除了母妃便是她最亲近的人居然会害他的母妃

    一个奶娘嬷嬷,自然扛不住刑罚,很快便招了。

    “三皇子”长生看着手里的供词,实在是惊讶,三皇子秦钰,余德妃的儿子,本尊的记忆中,三皇子的所有表现都说明了他勇猛有余但智慧不足,如何能做出这般多的事情不过想到了已经灭门了的余国公府,长生也不断然否定,“余家的人”若真的是三皇子做的,他被人必定有人支持

    裕明帝没有回答,“崔升,命李长林把三皇子拿下。”

    “是。”

    “父皇”

    “长生觉得是不是他”裕明帝没等她说完便问道。

    长生把话咽了回去,“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裕明帝笑道。

    长生看着他,“父皇若是不高兴,可以不笑的。”不管喜不喜欢,在不在乎,终究是他的亲儿子。

    “放心。”裕明帝笑道:“父皇没事。”

    长生抿了抿唇,也不再说下去,安静地等待着崔升把人给带来,不过等了一个时辰,等来的却是三皇子失踪了。

    裕明帝眯了眯眼,“搜”

    “是。”

    用到了搜字,也便是说真的砍断了父子情分了,长生低着头,心里终究是有些不舒服,裕明帝想要她看的,便是这些吧

    三皇子没找着,不过三皇子的行踪却是查到了,他得知消息之后逃出宫去了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而之所以能够顺利逃出宫,那是因为有人帮了忙,这个人,却是秦靖。

    “朕以为这宫里头你最想他死”

    秦靖抬头看着眼前威严而冷漠的裕明帝,便是已经看透彻了,如今听了这般话心里仍是针扎一般,他一直知道三皇兄对他所做的所有欺辱,可是却无动于衷,“父皇。”他笑了,苍白而绝望,“您可以不在乎儿臣这些人,可他是儿臣的三皇兄。”

    “你倒是兄弟情深”裕明帝冷笑。

    秦靖低头,不再做任何的辩解,“儿臣认罪,任凭父皇处罚。”

    “给朕滚出去。”

    秦靖一怔,抬头看去,却见裕明帝已经离开了龙椅台案,起步走到旁边的罗汉床,“握笔需用力,字方才能端正。”

    “父皇你是想要儿臣无地自容吗”她知道她字很丑很丑很丑,可要怪就怪她上辈子没练过毛笔字。

    “坐好。”

    “是。”

    秦靖呆呆地看着。

    “七殿下。”崔升上前,对着发呆的秦靖道,“请吧。”

    秦靖低下了头,起身,离开。

    长生放下了手中的笔,看向对她不吝啬慈爱却丝毫不肯给别人的裕明帝,“父皇,七皇兄还小。”

    秦靖这个年纪在现代也还在父母身边撒娇。

    “好好写字。”

    “父皇”

    裕明帝摸摸她的脑袋,“好好写字。”

    长生叹了口气,目前为止一切都爱莫能助。

    三皇子跑了,但他身边的人没跑,凡事伺候过三皇子的人,甚至皇子府的不少人都被抓了,一一审问。

    而恰在此时,冷宫传来林贵妃暴毙。

    据说是畏罪自尽

    裕明帝问向长生,“长生信吗”

    长生撇了撇嘴,“有可能。”便是林贵妃在冷宫并非与世隔绝,但三皇子的消息传入冷宫必定还需要一些时间的,林贵妃不知道这事觉得自己这次没活路了自己先走一步也不是不可能,当然,也有可能是为了维护谁而选择牺牲自己,“父皇觉得呢”

    “他儿子没死,她怎么会舍得死”裕明帝却道,丝毫不掩厌弃。

    长生听了这话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兔死狐悲,吸了一口气,道:“若不是自尽,那会是谁下的手”

    林贵妃死了,对谁最有好处

    “余德妃吗”

    她跟三皇子联手构陷大皇子

    裕明帝没有回答,而是下令道:“崔升,传大理寺左卿。”

    “大理寺”长生眨了眨眼,她虽然不太清楚这大理寺左卿是个什么职位,但这时候把人找来想来是要查林贵妃之死的,若说林贵妃还是林贵妃的时候,找大理寺的人来查理所应当,可如今,林贵妃不过是冷宫里面的一个罪妃林氏,而且,把朝堂的人拉来处理,不就是要将这事闹大

    裕明帝淡淡道:“大理寺左卿曹安最擅长疑难杂案,想来可以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长生无声叹息,重点不在这里好不好“父皇不怕家丑外扬”

    “朕的家丑谁敢扬”裕明帝反问。

    长生一窒,“是。”给那曹安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那儿臣就继续看着吧。”

    “好好练字。”裕明帝点头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