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49查案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曹安年纪不大,也就是三四十岁的样子,单看模样是扔到人群里面便找不到的,不过那双眼睛却有着鹰一般的锐利,单单是这双眼睛,长生便相信他绝对不会辜负裕明帝的信任。[一]

    “臣领旨。”曹安跪领了裕明帝的旨意,便退了出去了,连一眼也没看从进门之后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把他给观察了个遍的长生公主。

    长生也没生气,好笑地看着裕明帝道:“父皇,儿臣便这般不招人待见”

    “朕的嫡公主岂能让人随便窥看”裕明帝却道。

    长生拖着下巴,“感情他是不敢而不是不屑呢”

    “你是朕唯一的嫡出。”裕明帝似乎不高兴听到她这般说自己,皱了眉,“这世上只有你不屑他人,任何人都没有资格不屑于你。”

    “父皇,儿臣掌控不了人心。”长生道。

    裕明帝眯起了眼,“那便杀了。”

    长生一怔。

    “不过这些事情不需要你来做。”裕明帝抬手摸着她的后脑勺,“有父皇在,长生就只管开开心心地便是。”

    长生心里有些酸涩,“父皇”

    “继续练字。”裕明帝十分的煞风景。

    长生差点没被一口气给呛死,“是是儿臣一定好好练字,一定练好字,绝对不会让父皇丢脸的”

    她真的后悔不想没事做待在裕明帝身边便提出练字的。

    现在好了,不练出一手好字她自己都没脸见人

    “练字练字”

    怎么说她上辈子也是握笔讨生活的,虽然是画笔,但她就不信她练不成一手好的毛笔字

    曹安这个断案高手果真没让人失望,不过是半天,便传回来了消息了,林贵妃死于鸩毒,而在余德妃的住处也找到了鸩毒,但余德妃却咬死了说自己没有下毒,更不知道自己的住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毒药

    而除了这物证之外,还有人证,跟着余德妃一同进冷宫,更是余德妃的陪嫁侍女音儿经不住自己良心的责备,站出来指正余德妃,说她是为了坐实大皇子弑君才谋害林贵妃的,因为余德妃得知了三皇子出事,为了洗脱三皇子的罪名,将罪名推给大皇子,便谋害林贵妃让所有人误以为她是畏罪自尽。

    在供出了主子之后,音儿便撞墙而死了。

    余德妃便是连求裕明帝拷问音儿查明她说谎的机会也没有了。

    “本宫没有做过,本宫没有做过,没有做过”

    可不管余德妃如何的歇斯底里不肯认罪,人证物证俱在,与其同时,三皇子这边的查探也有了线索,从三皇子身边的人口中撬出了不少东西,包括余氏余孽的存在,还有在京城的秘密匿藏。

    刑部连同禁卫军一起出动,将人给一窝端了,不过可惜的是还没来得及审问,所有余氏余孽便服毒自尽了。

    “父皇,喝茶。”长生从崔升的手中接过了茶盏,送到了裕明帝的面前,拔萝卜带出泥,至少查出了余氏余孽,清除了一个隐患,也不算是完全没收获,不过她也看得出来裕明帝虽然没发作,但那张脸明明白白表示他皇帝老爷不满意,“再不喝茶中暑了儿臣可没法子。”

    裕明帝睨向了她。

    长生心里突了突,不过还是硬着头皮道:“父皇不喝就算了。”

    “拿来。”裕明帝终于开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口,语气还是温和。

    长生悄然松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起胆子这般的大了,这是皇帝啊,还是一个什么都可以牺牲的皇帝,“父皇慢用。”

    裕明帝接了过来。

    长生悄悄后退,想着回去继续乖乖练字算了。

    “站住。”裕明帝哪里看不出来。

    长生只好站住。

    “父皇有这般可怕吗”裕明帝问道。

    长生定睛地看着他,“生气的时候可怕。”

    “呵呵”裕明帝笑了出声。

    长生长长地松了口气,上前道:“其实父皇也没必要生气,都是一些亡命之徒,这也算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反正事情查清楚就行了。”

    “查清楚了吗”裕明帝却道。

    长生看着他,“还么有吗”

    “你觉得呢”裕明帝反问。

    长生低头玩手指,“不是证据确凿吗”

    说没疑点,她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余德妃毒杀林贵妃算史急跳墙了,不过再急也不至于留下毒药给人来搜,还有她的陪嫁侍女,这般性质的婢女会为了所谓的良心而背叛主子吗那些余家的余孽也是,就算抱着必死的决心,可哪里来的这般先见之明事先准备好毒药而且还能在被擒获之后顺利服用

    疑点丛丛,可若说真的不对劲,证据呢

    哪里来的证据证明这些疑点不仅仅是他们的怀疑

    “而且”长生抬起头,“曹大人不是断案高手吗他既然说案子查明了,那案子便是查明了。”

    裕明帝眯起了眼睛。

    长生发誓她绝对绝对不是想害人,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的确。”裕明帝却是笑了,“既然断案高手都说没问题,便是没问题。”

    长生的心颤了颤,笑成这样子还能没问题吗

    “启禀陛下。”这时候,一个内侍脸色惶恐地进来,“静华轩传来消息,嘉嫔娘娘殁了”

    嘉嫔死了

    长生皱了皱眉,不说有太医用药吊着,便说她的伤势也不至于伤到这般快便死了,在这时候死,未免太巧合了“怎么死的”

    “啊”

    “还没问清楚你进来禀报什么”崔升不等大小主子开口便先一步斥责了,随后便向裕明帝请罪,“奴才管教不严,请陛下恕罪,奴才这便去问清楚。”说完,便拉着那内侍赶紧出去。

    “父皇身边这崔公公还真的爱惜下属。”长生似笑非笑。

    裕明帝道:“崔升主意不少,但是忠心的。”

    “儿臣也没说什么。”长生撇了撇嘴,怎么弄得她像是在挑拨离间似得,“嘉嫔不会也是被人下了毒手吧”

    “长生觉得谁最有可能下毒手”

    “我。”长生指着自己道。

    裕明帝笑了,殿内的气压也减缓了不少,“你啊。”

    “父皇不生气便好。”长生笑道,“虽然这么说好像显得儿臣冷血,不过嘉嫔这一死,儿臣不但松了口气,也庆幸有多了一条线索了。”

    不怕敌凶猛,就怕他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