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50迷茫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崔升这一去便是一个时辰,而之所以去这般久那是因为嘉嫔的死另有内情,不过嘉嫔不是被人谋害的,的确是伤重不治的,但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五皇子擅自换了嘉嫔的药,才导致嘉嫔重伤不治。yilego.

    自然,五皇子不是想害自己的母亲,只是经过了自己奶娘嬷嬷居然害自己母妃之后,五皇子便对身边的人失去了信任,整日疑神疑鬼不说,便是连太医院的太医也信不过,觉得母妃这般长时间都没有好转是因为太医院的太医根本便不想治好母妃,所以,他便找人寻了灵方,甚至不经太医院的准许便命人在宫外抓药,换下了太医院送来的汤药,给嘉嫔喝。

    严格说来,嘉嫔是被自己的儿子给害死的。

    长生听了这个结果,久久无语,最后看向裕明帝。

    “她不值得朕如此费心。”裕明帝看出了女儿的想法,似乎有些伤心。

    长生讪讪,忙掩饰道:“林贵妃死了,嘉嫔又死了,父皇,若真的有人控这一切,那真的是太可怕了。”

    “好好呆在父皇身边便不会有事。”裕明帝拍拍她的肩,保证道。

    长生点头,“嗯,儿臣一定乖乖地待在父皇身边。”不过谁有这个本事在裕明帝的眼皮子底下搞这般多事情若真的有这个人,那这人在后宫前朝的人脉真的太可怕了。

    人还没揪出来,后宫却继续出事。

    得知自己害死了自己母妃的五皇子疯了一般冲去冷宫,把被暂时看押在冷宫里面几乎剩下半条命的余德妃给刺成了重伤。

    裕明帝大怒,命人把五皇子给关进了内务府牢房,去跟大皇子作伴去了,同时将协助五皇子从外边搜寻所谓的灵方的所有人都给一一发落,同时,这件事也被传了出去。

    皇家的丑闻又一次让京城热闹不已。

    第一楼是京城最出名的茶楼,除了这里的茶点是京城一绝之外,这里的八卦也是京城一绝,在这里可以听到京城里面各类消息,不管寿场动态还是哪家后院里面是非都可以得到最详细的版本,自然,最近最热门的话题便是皇家的那些事。

    午后,一辆马车驶入了第一楼的后巷,在后门处停了下来,没过多久,紧闭的后门打开了,一个老头儿走了出来。

    马车的窗帘子被掀开了,露出了一双锐利的眸子。

    “曹大人。”老头儿对着那人作揖。

    曹安冷冷地看着他,“转告贵主,此番事了,当日恩情便还了。”

    “曹大人放心。”老头儿低头应道,“我家主子来日必定会回报”

    “不必了。”曹安打断了他的话,“贵主好自为之吧。”说完,便放下了帘子,“走。”

    马车驶离。

    老头儿也像是没见过人似得,转身回去,关起了门。

    巷子再一次安安静静,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五皇子无知害死生母被传的满城皆知,可以说,五皇子是毁了

    绝对适意的

    长生敢发誓裕明帝一定适意的,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毁了五皇子伤及皇家颜面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便是不喜欢嘉嫔,可也是他儿子吧

    “长生只需要记着,你是朕唯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一的嫡出,尊贵无比。”

    长生所有的话都被这一句给堵在了胸口了,堵的她发慌,不是为了其他的政治目的,而只是为了她因为嘉嫔利用谋害她,所以便牵连她的儿子当然,也有断了将来五皇子会对她秋后算账的隐患。

    这般的父亲

    慈爱又绝情

    继五皇子一事之后,皇家丑闻继续发酵。

    三皇子勾结母族余氏一族余孽屡次谋害长生公主、于皇陵纵火惊扰先祖、刺杀裕明帝一连串大逆不道之事,其生母废德妃余氏于冷宫之中谋害废贵妃林氏意图掩饰三皇子罪行一事一并在大理寺正式立案了,自然,也便闹的众人皆知了。

    此案由大理寺左卿曹安主审,人证物证俱在,很快便结案了。

    余德妃被五皇子刺成重伤,案子还没审理完结便断气了,也便没有什么可以追究她的了,最总的结局便是一张席子卷了抬出宫去草草埋葬了。

    至于三皇子,则被下了海捕文书,画有三皇子画像的海捕文书被以最快的速度送至大周境内所有衙门。

    其后便是嘉嫔的丧事,许是裕明帝厌恶其子愚蠢,便是她救了长生公主也没有给与她更高的哀荣,只是以嫔位办理。

    出殡当日,裕明帝下旨释放大皇子与五皇子,命五皇子送嘉嫔出殡入葬,并且让其在皇陵守灵,以赎其罪孽。

    “启禀陛下,大皇子求见。”

    裕明帝连头也没抬,“跟他说朕准了,林氏的后事由他全权处理。”

    “是。”

    长生看了一眼裕明帝,悄然下了罗汉床,追着崔升出去。

    裕明帝抬起头看了那走出去的小小身影一眼,低头继续处理着政务,没有阻止。

    长生走了出去便见秦恪跪在石阶之下,烈日之下的身影显得渺小无比,崔升走下长长的石阶,走到了他的面前,恭敬却又施舍一般宣了裕明帝的口谕,她清楚地看见了那渺小的身躯微微一颤,随后,磕头谢恩。

    崔升行了一礼转身回来。

    秦恪起身,抬头看向前方,看到了那石阶的尽头那巍峨殿宇之下站着的小小人儿,眼瞳深处的冰冷便是那烈日也无法驱散。

    寒意迎面而来。

    长生猛然后退了一步,小手握成了拳头,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出来见他,或许只是单纯的想出来看看,又或许是想确定他是否仍如之前一般恨自己。

    秦恪转身离去。

    长生垂下了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愣愣地站着。

    秦恪定然还是恨她的,不仅仅是秦恪,还有死了的林贵妃、余德妃、嘉嫔,还有五皇子,他们都会恨她的,而这些人,落得如此结局都书根结底都是因为她如今这双手是不是也算是沾了鲜血这段时间她看着所有一切的发生,看着那些威胁自己的人一一消失,心里是高兴的吧至少是舒畅的。

    她虽然没有亲自动手,也没有参与什么,可是谁又能说她这双手干干净净

    在这里,她越是适应,越是活的好,是不是便一定要建立在血腥之上而她,也会慢慢地适应这种血腥,甚至主导这种血腥吗

    长生忽然间有些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