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51哗然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秦恪带着林贵妃的灵柩出宫了,甚至还出了京城,至于去了哪里,长生没问,裕明帝亦没有说。

    一切仿佛尘埃落定了。

    前朝后宫,恢复了平静。

    长生也沉默了下来,她依旧住在太极殿,不过跟在裕明帝身边的时间也开始少了,似乎裕明帝也觉得她“看”够了吧,又或许,真的已经结束了,当然了,裕明帝也并非不理她,只是忙着政事罢了,据说南方已经好几个月没下雨了。

    “公主,陛下命奴才给公主送一碗酸梅汤来,还吩咐奴才转告公主字是要练,但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公主莫要伤了自己的身子。”

    长生看着那碗冰镇的酸梅汤,颔首:“嗯。”

    “公主可想见见许公子”崔升哪里还看不出这位小祖宗心情不好可便是陛下也没说破,他这个当奴才的更加不敢,“奴才去请许公子进宫”

    长生喝了一口,顿时心口一片清凉,舒服了不少,“还是算了吧,免得他又向我母后喊救命了。”话落,寻思会儿又喊道:“阿若。”

    外边候着的阿若赶紧进来,在太极殿当差的她更是处处小心谨慎了,只是整日这般也让原本凌厉的丫头变得有些木讷了,“公主有何吩咐”

    长生无声叹了口气,“我不想出宫,你替我出宫去盯着许昭,不许他偷懒。”也好出去喘喘气。

    “啊”

    “走之前我让他继续练来的。”长生继续道,“不找人盯着他谁知道他听不听话你去给本宫盯着他。”

    “可是奴婢”

    “阿若姑娘还是听公主的吧。”崔升也道,“公主在陛下的太极殿还能少了人伺候不成你可诗主最信任的丫头,既然公主不放心许公子,阿若姑娘便该好好为公主分忧解难。”他哪里还看不出这丫头状态不好再这般下去估计又会出事的公主既然爱惜着,他也不妨护一护,也免得她做错事惹陛下不高兴全主伤心。

    阿若这才应下。

    “不知崔公公有没有兴趣来这里代替阿若几日”长生端着酸梅汤似笑非笑地问道,对这个老狐狸还真的有些兴趣。

    崔升笑道:“公主不嫌弃,奴才哪里会不愿意”

    “算了吧。”长生心里骂了一句老狐狸,“我可不敢跟父皇抢人。”

    “公主言重了,严重了。”崔升笑着继续,这位姑奶奶哪里是不敢啊,是不稀罕他这个老头子罢了,不过这公主身边都是一些没胆子的也不是个事,“陛下那般疼公主,哪里需要公主抢人。”

    长生笑弯了眼,“也是。”她倒是真的希望裕明帝给她几个能用的人,比如说那日那些处理刺客的,自然了,她不是用来杀人,但看那阵势都是有本事的,她现在就缺有胆量有本事的。

    忽然笑容敛去,长生低下了头,是的,她是适应的越来越好了。

    崔升笑呵呵地陪了小祖宗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回到了主子身爆“回陛下,公主喝了酸梅汤,如今正在午休了。”

    “嗯。”裕明帝抬头,“可还有其他事情”

    “陛下英明。”崔升禀报道:“公主命阿若出宫去了许府,说是去盯着许公子练习。”

    &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练习”

    “公主似乎觉得许公子身子不好,便让他多练练强身健体。”崔升解释道,笑呵呵的,“不过许公子似乎不太愿意。”

    “所以那丫头便让自己的人去盯着呢”裕明帝也笑了,心情似乎大好。

    崔升应道:“是。”

    “这丫头。”裕明帝语气无奈又宠溺,“朕记得皇后还在的时候她似乎不喜阿昭来的,如今倒是看顾上了。”

    “许是这些日子许公子对公主的心,让公主知道许公子是真心待她的吧。”崔升道,“公主便是这般一个别人对她有一分她便回报两分的。”

    便是之前的嘉嫔亦是如此,只是可惜了

    裕明帝沉默了会儿,“你说阿熹跟阿昭”话还没说完便自个儿了,“不成,不成,许昭护不了长生的。”

    崔升有些愕然,不过很快便掩饰了,“公主乃陛下唯一嫡出,自然要配这世上最好的男子。”

    “世上最好的男子”裕明帝笑了,却还是,“你错了,世上最好的男子未必是好丈夫,朕的长生公主要的是对她最好的只对她最好的。”

    “是。”崔升低头应道,知道自己方才那句刺中了主子的痛处,这世上最好的男子,陛下不正是了可是“陛下说的是。”

    “还早着呢。”裕明帝失笑,“朕这是着急什么”

    他有的是时间与能力来为他的长生公主筹谋一个美满幸福的未来,不过在这之前,她该看着的也还是要看着。

    才刚刚踏进六月,盛夏的炎热便迫不及待地来了,人说七月流火,如今六月便开始了,对于养尊处优一堆人伺候的长生公主而言尚且觉得难受,普通的老百姓更是不用说了,好在没过两日便下了一场大雨,稍稍驱散了一些闷热,不过其他地方,尤其是南方便没有这般好运了。

    天公不作美,南方至今仍是没下一滴雨,入夏之后烈日普照,更是煎熬,这几日出入太极殿的朝臣越来越多,裕明帝在中殿召开的临时小朝会也越来越频繁了。

    天灾人祸,往往有天灾便会有人祸的,对于久经风浪的裕明帝来说并不算是不能应对的事情,可这一次,裕明帝却是怒了,当有人作乱的奏报送上,裕明帝差点没掀翻了案桌,因为,这次作乱的头领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走出宫去销声匿迹的三皇子秦钰,他的儿子

    三皇子秦钰打着的旗号便是裕明帝残害忠良,不仁不义,不堪为大周之主

    为何这般说

    事情还是要从当年许皇后一案说起,秦钰声称,当年谋害许皇后的人根本不是四妃,而是裕明帝本人而他之所以这般做只是因为心胸狭隘,始终介怀当年四国公府曾经与跟他夺嫡的先帝几个皇子来往甚密,更是想要卸磨杀驴,便设计了这桩惨案,然后以此为借口诛杀四国公府九族数万人

    秦钰指天为誓他未曾做过裕明帝所说的那些事情,一切都是裕明帝担心自己的恶行泄露,要斩草除根为了隐瞒自己的恶行,裕明帝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如何堪为人君

    为了不让大周江山毁在了这般一个不仁不义的暴君手中,更为了枉死的人讨回公道,也为了其他三位兄弟,他就算被天下人唾弃也要大义灭亲

    天下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