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54手记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不过父皇真的挺亏的。”话锋一转,长生眨着眼睛,“生的儿子却亲了别人。”

    裕明帝收回了视犀“给朕磨墨。”

    长生踮起了脚跟拿起了磨台,一边很不专业地磨着一边俏皮地笑着,“父皇这是在罚儿臣吗”

    这磨墨开始是好玩,可真的认真磨起来却是苦差事。

    “连父皇都嘲笑,不该受罚吗”裕明帝头也没抬,只是向她伸出了手。

    长生停下研磨,拿起了一旁待批阅的折子,“父皇请阅览。”

    “鬼灵精。”裕明帝接过折子,佯怒地拍了一下她的头,眼中却是慈爱,“父皇没你想的那般没用,不就是一个儿子朕还损失的起”

    长生耸耸肩,“不是一个吧。”

    “多少个也损失的起”裕明帝板起了脸。

    长生笑笑,“是,父皇最威武了。”倒没想为秦韶说什么好话,只是不想让裕明帝难过罢了,“不过二皇兄也未必真的是别有用心。”还是说了句公平的话,“那日在冷宫孟淑妃脾气虽然不怎么好,不过那样子倒是不讨厌,想来教出来的儿子”

    “阿熹”裕明帝忽然打断了她的话,也唤起了有段时间没叫的名字。

    长生心有些惊。

    裕明帝看着她,没有愤怒也没有责备,只是看着她,“你母后会伤心的。”

    长生明白他的话,低下头:“对不起,父皇。”或许终究不是本尊,所以,方才能这般公平地看待这些人,“以后我不会了。”她抬起头,认真地保证道,“我发誓。”

    “阿熹能够如此善良,父皇很高兴。”裕明帝抚着她的头,“不过父皇宁愿你恨父皇恨所有与你母后离开有关联的人。”

    长生点头,“我会的。”

    “那就好。”裕明帝笑道。

    长生看着他,“可父皇真的想要儿臣一辈子心中有恨”顿了顿,又道,“恨父皇您这个最亲的人”

    “父皇不想长生忘了你母后。”

    长生忽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裕明帝的意思她明白,只是一定要这样过下去吗“可是父皇,母后定然不希望你一直这样”

    “朕害死了你母后。”裕明帝打断了她的话,深沉的眸子染上了冷意,“朕亲手害死了她”

    长生背脊一凉。

    “别忘了这件事。”裕明帝说完,便起身大步离开,迅速的像是在逃离什么。

    长生环视了眼前威武富丽的殿宇,心上像是压了一块石头。

    这便是他给自己的惩罚吧

    一辈子背负着这份罪孽,承受着愧疚的折磨。

    这般的男人

    或许当初许皇后是带着爱意离开的,更或许是愿意牺牲的,那夜的梦中,她是笑着离开的。

    长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由无法接受的愤恨到现在的释然,但是她知道,她希望裕明帝好。

    希望这个慈爱的父亲好。

    她真的把他当成了父亲了。

    秦韶最终得了裕明帝的旨意随着大军赶去平乱了,而在大军出发之后,叛军的消息一个一个地传来,于朝廷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

    到了朝廷大军与叛军正面交锋的时候,叛军已经有了不小的规模,甚至已经拿下了两个州县,而秦钰之所以能够在这般段的时间内便能有如此成绩,除了依托余国公府余孽的帮助之外,其余的三大国公府的余孽也帮了不少的忙,四大国公府血脉被裕明帝杀了一个精光,但毕竟是百年世家,多多少少还是留下一些势力的,他们等的便是这般一个机会,如今秦钰给了他们了,自然不会错过。

    除此之外,南方的大旱也是给了秦钰大好的时机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旱灾给秦钰带来的则是一群为了活命而不惜拼命的流民。

    所以叛军的队伍在短期内迅速壮大。

    “长生觉得这场战事,谁会赢”裕明帝看完了新送上来的奏报,问道。

    长生从一堆新旧折子里头抬起头,“父皇是在开玩笑吗”

    裕明帝静待她的下文。

    “若是连着小小的叛军都解决不了,忠勇侯还是早日回家种田去吧。”长生挑眉道,“朝廷每年花费那般多的银子养出来的还对付不了一群乌合之众”

    扩张的再快也不过是一群为了利益而聚在一起的乌合之众罢了,哪里能与朝廷的正规军相比若秦韶生在了乱世,倒有可能赢,可偏偏他生在了当朝这个虽然不能算是盛世但也是安稳的时期,更别说他连道义上也站不出脚跟,要是这都能成功,就真的奇了

    “军需的折子看几份便够了。”裕明帝忽然岔开了话题,“要对付那群老头子,看这些没用。”

    长生讪讪笑了笑,“父皇说什么呢儿臣不过是打发打发时间罢了,哪里”

    “朕若是连你这些心思都看不出来”

    “父皇觉得儿臣很坏”长生没等裕明帝说完便道。

    裕明帝没回答。

    “儿臣只是有些担心而已。”长生道,这些日子她基本上都是呆在御书房,陪裕明帝批阅折子,翻看御书房内已经封存的折子,为的便是的了解朝政,“儿臣只是想保护自己。”她没想过可以瞒过裕明帝,但也不怕被他发觉这份心思。

    裕明帝笑了,“父皇知道。”

    “儿臣也不是不相信父皇,但父皇不能护儿臣一辈子。”长生道。

    裕明帝凝视着她。

    长生被看有些头皮发麻,“父皇”

    “好。”裕明帝没等她说完便笑道,“那便好好看吧,有什么不懂的便问父皇。”

    长生心里有些酸,“好。”她又伤了一个父亲的心吗

    “很喜欢兵部的折子”裕明帝似乎看出了什么,转移了话题。

    长生敛了心绪,认真道:“文人造反,十年不成。”

    裕明帝一怔。

    “拳头硬才是硬道理。”长生继续道。

    裕明帝还是怔着。

    长生与他对视,清澈的眼珠子烟白分明,“儿臣说的没错吧”

    “哈哈”裕明帝大笑了起来,摸着她的脑袋很是高兴,“没错没错果然是朕的长生公主”

    假的。

    长生心里叹息道。

    前方的战事很是顺利,忠勇侯不愧为当朝悍将,才到了便死死地摁着叛军打,捷报一个一个地传回京城。

    朝堂的僵硬气氛也有所缓解。

    裕明帝自然是高兴。

    可长生不高兴了,她的确是了解多些东西好保命,可没想过要当政治家啊裕明帝却像是恨不得一下子她给培养出来跟那群老头子斗似得,不但封存的折子一盒一盒地堆到她的书案上,新鲜热辣的折子更是先让她过目,甚至让她先拟写批阅,忙的她脑子里只剩下折子政事。

    好吧,谁让她自己说要努力的

    再累也只能硬着头皮坚持

    “看看这个。”

    当裕明帝将一个盒子递到她的面前,长生什么也没多想便打开了,甚至没注意到这个盒子跟其他用来封信旧折子的有多区别,直到打开一看,这才奇怪,抬起头看向眼前的裕明帝,“这是什么”

    盒子里面装着的是一本残缺的旧书。

    “前朝女帝的手记。”裕明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