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55遮掩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前朝女帝手记

    长生有些傻眼,不仅仅是因为得知了这里也有一个武则天,更是因为裕明帝给她这本手记,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在折子堆里,几乎是翻遍了所有留档的折子,从这些留档封存的折子中几乎可以了解到朝政的全貌,但也仅限于大周一朝

    前朝

    她忽略了历史,甚至没有意识到需要了解历史,这里的历史

    可这并不重要不是吗

    即便这里也有一个女皇帝,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裕明帝为何特意给她这般手记

    长生压下了心头混乱的思绪,但却掩饰不了脸上的惊愕与呆愣,不过这并不是不能说过去,于是,她惊讶地问道:“前朝女帝的手记”

    “嗯。|一|”裕明帝淡淡道,像只是给女儿一本消磨时间的读物似得,“看看吧。”

    长生悄悄吸了一口气,“好啊,看看”说着,便低头翻开了,心头再次一震,甚至连身子也开始,她瞪大了眼睛盯着发黄了的书页上面的文字,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长生看的明白”裕明帝开口问道,语气还是淡淡。

    长生却像是没听到一般,呆怔了半晌之后便飞快地翻着书页,不是幻觉,也不是巧合,不是

    可是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长生双手也开始发颤,震惊的无法形容。

    怎么可能啊

    正本的手记即便部分破损,但是却还是可以清晰地辨认出里面的文字,是用汉语拼音拼写而成的

    来自上辈子那个年代的产物,唯一存在于那个时代的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

    怎么会不会

    她都能来了,为何其他人便不能

    居然还有其他人

    还与其他人

    还是一个女皇帝

    长生呼吸也开始急促了,除了震惊之外,心里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她不是一个人的不是的

    既是那个人现在已经死了,可至少她不是一个人的

    前朝女帝

    “父皇”长生抬起头,她想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事情,的,不仅仅是这本手记,她还要知道的可是,当她抬起头,话却止住了,因为裕明帝正看着她,即便脸色平静,即便目光温和,可是,却让她不寒而栗,脑海中浮现了不久前的一个细节,那日,裕明帝拿起了她绘制的所谓的后宫关系图,那时候他的神色他一定看过这本手记,也一定见过手记上面的文字,他一定是认出了那图上边画的正是这样的文字,她说胡乱画的,可是

    “能看懂”裕明帝又问道。

    长生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抓住,不能慌一定不能慌不能露出一丝的痕迹他这般疼爱本尊,若是被他知道她不是本尊不是他的女儿,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她不想死,更不想失去这份父女温情“看懂父皇开玩笑吧我怎么能看得懂”

    “是吗”裕明帝笑了笑,“父皇以为你能看懂。”

    “父皇是说上回我画过差不多的吧”长生苦着脸道,“我也很想懂,可惜不懂,父皇可不许说我笨”

    “笨”

    “是啊。”长生道,“我看母后画过差不多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我便学着话,可惜还是不懂。”对不起,她只能推给死人,这件事只能死无对证

    裕明帝眼眸多了一抹温柔,“你母后懂的”

    “我不知道。”长生道,“母后没告诉我懂不懂,不过母后那么聪明一定懂的这是前朝女帝的手记父皇也是皇帝,那父皇也懂吧”说完便激动地拉着裕明帝的宽袖,“父皇你教教我呗,等我学会了画一些烧给母后让母后高兴高兴。”

    “父皇也不会。”裕明帝揉着她的脑袋,“而且这也不是画,而是一种文字。”

    “这个我知道”长生扬眉道,“母后跟我说过,啊,父皇嘲笑我是不是”

    裕明帝笑道:“父皇也不懂,怎么便嘲笑你了”

    “骸”长生瞪了他一眼,低下头又翻看了几页方才抬头:“父皇把这本送我怎么样看着它就好像看到母后。”

    “好。”

    长生高兴道:“太好了”小心翼翼地摸着书页,“我一定会学会的,如果我学会了,母后会很高兴的”

    “你母后真的懂”裕明帝又问道。

    长生抬头,“当然了母后画过,当然是懂的”

    “只是抄录过而已。”裕明帝失笑道,笑容中有着回忆的沧桑,“你母后说她能帮父皇的不多,只能帮父皇抄写一些珍贵古籍,前朝灭亡之时皇宫大火,宫中的古籍保存下来的很少,前朝皇帝的手记更是少,那唯一一位女帝的更是只有这本了。”

    长生的心又狠狠地颤了一下,还是露馅了吗

    “当年父皇从皇宫的藏书楼里借出了这本古籍研究好了许久,最终没有研究出来,不高兴了许久。”裕明帝继续回忆,“当时你母后没说什么,没想到竟然悄悄的抄录了一份。”

    长生的心松了一些。

    “你想要便拿去吧。”裕明帝从回忆中出来,“不过不许放太多心思进去,再特别也不值得朕的小公主伤神,知道吗”

    “嗯。”长生点头应道。

    这时,崔升进来,禀报道:“陛下,兵书尚书等几位大人已经在中殿等候多时了。”

    “嗯。”裕明帝颔首,“父皇去与大臣商议政事,好好呆着,不许乱跑。”

    “嗯。”长生用力点头,恨不得他马上走。

    裕明帝又叮嘱了几句,这才离开。

    长生浑身虚脱了似得瘫坐在了罗汉,手里死死地抓着那本手记,只觉自己坐着过山车在天堂与地狱中来回了一趟,一身冷汗。

    遮掩过去了吗遮掩过去了吧

    裕明帝没怀疑吧

    一定没怀疑的要是怀疑,怎么会这般的平静

    一定没怀疑的

    谁能想到这世上居然有人可以侵占一个人的身躯还能承袭他的记忆

    裕明帝就算觉得奇怪但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这个的

    殿外,裕明帝站在廊下久久不动。

    “陛下”

    裕明帝抬头看向廊外的烈日,“朕怀疑什么她就是阿熹,就是朕与阿榛的女儿,即便看懂了又如何朕倒是希望她真的能看懂,先帝曾告诉朕,前朝皇室曾有传闻,谁若能看懂文熙女帝的手记,便可得江山。”

    崔升心头一颤。

    “朕倒是希望她能看懂。”裕明帝低头笑了笑,随后,起步离开,纵使有异常,纵使不妥,可她终究是他跟阿榛的女儿,是他该看顾一生的宝贝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