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56奖罚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虽然裕明帝当时并没有表现出怀疑,不过长生的心还是提着的,每天小心翼翼还要掩饰不让别人看出异常,这种难熬的日子坚持了大半个月,裕明帝仍是没表现出一丝的怀疑,长生方才放下了心。yi。

    若真的怀疑了,便是不确定裕明帝也一定不会像现在这般的平静的。

    所以,她熬过了这一关了。

    而此时,与叛军的战事也有了结果,如开始所料,叛军并未坚持多久便溃不成军了,很快,忠勇侯便将最后的捷报送到了裕明帝的御案上。

    “恭喜父皇。”长生笑道。

    裕明帝心情也是不错,不过却还是说起了一个煞风景的话题,“长生觉得朕该如何出自秦钰”

    长生道:“父皇想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她不来当这个坏人。

    “鬼灵精”裕明帝失笑。

    长生扬眉笑道:“父皇的女儿,自然不能是个笨蛋。”

    “忠勇侯即将回京,可要见见”裕明帝笑着问道,没继续该如何处置秦钰的话题。

    长生眼睛亮了亮,“想。”

    “等他回京,朕便让他来给朕的长生公主好好瞧瞧。”裕明帝笑道。

    长生严肃道:“是儿臣想一睹名将风采。”随后,眨了眨眼睛,“儿臣可是敬意十足的,父皇可别害我。”

    “你啊。”裕明帝无奈失笑,“妄自菲薄。”

    “儿臣是不能给父皇丢脸。”长生反驳。

    裕明帝失笑不已,随后便道:“朕会让人押解秦钰回京受审,大周律法给他什么结果,他便是什么结果。”

    长生没有回话,这是意料之中的结局,不管秦钰究竟为何走到叛逆的地步,可他所做的这些事情裕明帝若是不严惩,他这个皇帝怕是更不好当了。

    “秦韶。”裕明帝又说起了另一个人,语气却比方才出自秦钰之时深沉了,“论功行赏。”

    长生低下了头,随着捷报的传来,还有二皇子秦韶的功劳,忠勇侯也没揽功,如实奏报了他之所以能够这般快便平定叛军,也有二皇子的一份功劳,是他离间劝降了四国公府的人,虽然这些人最后还是担心裕明帝斩草除根而逃窜了,可这些人的离开让叛军更快地瓦解,另外,二皇子也身先士卒上战场杀敌,十分英勇,“那父皇打算如何论功行赏”

    “长生认为呢”裕明帝反问。

    长生抬头,面带微笑道:“哪里要儿臣认为,父皇才是皇帝嘛。”

    裕明帝看着她。

    “好吧。”长生摊手,“儿臣怕二皇子上位因她母妃一事迁怒儿臣,可若阻止父皇论功行赏,便让功臣得不到应有的回报,实在罪过”

    “长生若是不喜欢”

    “父皇。”长生打断了他的话,“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按律处置秦钰,便不能亏待功臣,儿臣不想看着父皇为难,更何况,赏罚应分明,如此才能服众。”

    裕明帝脸色有些阴沉。

    长生见状心颤了颤的,不知道哪里说错话了,“儿臣说错了”

    “你没有说错。”裕明帝缓和了脸色,“朕不及先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帝。”

    长生一愣。

    “先帝盛年之时,喜怒哀乐皆为国铂爱恨情仇唯我独尊。”裕明帝缓缓道,眼底冷意渗人,“朕不及先帝。”

    长生忽然明白他为何脸色那般难看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既然父皇不想赏,那便不赏便是了。”

    “这些恩赏,朕还给得起。”裕明帝却转了话锋。

    长生又是一愣,不过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吧,目前秦韶并未对她释出过恶意,她何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儿臣在御书房待了很久了,有些腻了,父皇放我出去玩玩呗。”

    “去哪里”裕明帝笑道。

    长生道:“总之放儿臣出去就行了,父皇放心,我保证不胡闹偷偷出宫就是了。”

    “真的腻了”裕明帝道。

    长生讪讪,“其实也不算是,就是单单看这些折子没什么意思,所以打算去藏书楼找些有意思的瞧瞧。”

    “藏书楼”

    “嗯。”长生道,“母后生前最爱去的地方便是藏书楼,她在的时候儿臣没能时时刻刻陪着,儿臣后悔。”

    裕明帝沉默。

    “所以想弥补。”长生低头,呢喃道。

    裕明帝抬手抚着她的头,“恨父皇吗”

    “父皇”长生抬头,却一脸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的纠结。

    裕明帝笑了,却比方才多了一份苍凉,“父皇不问了,再也不问了。”随后,又道:“想去便去,让崔升陪着你。”

    长生想拒绝,不过想了想,还是点头,“好。”

    藏书楼是皇宫之中最大的书库,比御书房的藏书更加的丰富多样。

    长生昧着良心拿死人当借口为的便是来这里寻找关于那个前朝女帝的信息,那本手记这些日子她看了无数遍,手记上记录基本上都是政事,便是偶尔几句日常生活,也不过是几句简单的描述,从手记的内容却无法看出文熙女帝是不是真的跟她一样穿来的,甚至连她的真实面貌都无法窥探一二。

    用这般特殊方氏记录下来的东西居然一丝意义都没有,这文熙女帝真的很有趣

    自然,除了好奇之外,她也是需要地了解这个时代的历史。

    长生在藏书楼地窝了将近大半个月,便是晚上也在这里待到很晚,而在把所有能找到关于前朝女帝的史书都给看了一遍,更加好奇的同时也是自惭形秽,若对方真的是穿越的前辈,那她这个后背就差多了,到现在为止,她靠的还是裕明帝,别说成就丰功伟绩,便是小命也还是无法保障。

    “公主。”

    长生从感慨中回过神来,看向走进来的崔升,“我知道了,我马上便回去。”崔升的出现便是告诉她,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

    放下书起身跟崔升离开。

    轰隆

    辇轿才出藏书楼,漆烟的天边被白光划破,轰隆的雷声随之而至,长生心里一紧,不过却不是被雷声吓的,而是

    “崔公公,我们这是去哪里”

    这不是回太极殿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