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57突变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不是回太极殿的路,也不是回昭阳殿的

    崔升想做什么

    “轰隆”

    豆大的雨滴落下,敲的辇轿噗噗响。|一|

    崔升站在雨中低着头,“陛下有旨,让奴才带公主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长生握紧拳头,水雾随风吹来,侵袭着脸上的皮肤,好端端的,裕明帝怎么会忽然间不知会便让崔升领她去一个地方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冷宫。”

    长生皱眉,“冷宫”

    林贵妃死了、余德妃也死了,冷宫还能闹出什么事还让裕明帝专门把她也叫过去

    是秦韶吗

    孟淑妃

    藏书楼到冷宫,路程不近,在磅礴的大雨中行走更是困难,到了冷宫,已然是午夜了,雨势却没有半丝的减弱。

    下了辇轿,入了屋,长生的衣裳已然半湿,一身凉意,“父皇”她看着坐在屋子中央的一脸冷意裕明帝,顿住了脚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移开了视线环视了屋子,除了裕明帝之外,地上还跪着一个瑟瑟发抖的人,“阿若”

    不是别人,正是被她派出宫去的阿若

    她怎么会在这里

    “父皇。”长生看向裕明帝,握紧了拳头,“发生了什么事了”

    裕明帝看着她,眼瞳深沉如海,“孟氏死了。”

    长生愕然,“死了”孟淑妃死了怎么会死了“是谁”话还没说完,便断了,目光落到了几乎是趴在了地上的阿若,心里浮现了一个荒谬的念头,阿若阿若杀了孟淑妃

    裕明帝落到阿若身上的目光隐含着杀意。

    长生心头一颤,“阿若”

    “证据确凿。”裕明帝看向她,眸子的杀意转为了冷意。

    长生揪起了心,深吸了一口气方才一字一字地道:“父皇该不会认为是我指使的吧”

    裕明帝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父皇既然认为是”

    “公主。”崔公公上前,打断了长生的怒气,“陛下怎么会怀疑公主”

    “那是谁”长生怒道,若是换做了之前,她只会觉得恐惧,然后想尽办法闯过这一关,可如今,她只是愤怒,被自己最亲的人不信任的愤怒“她是我的宫女,不是我指使的,还能有谁难不成是她自己”

    “是许昭许公子。”崔公公道,“方才阿若已经招供,是许昭公子吩咐她来毒杀孟氏,以慰先皇后之灵。”

    长生眸子一睁,许昭怎么可能“许昭有这胆子许家便不会没落成这个样子了”

    “证据确凿。”崔升只是低头道。

    长生没理他,也没理裕明帝,直接走到阿若的面前,一把揪着她的肩膀把她拉起,让她不得不面向自己,“是许昭指使你的”

    阿若面色青白的可怕,嘴唇几乎没有了血色,可是一开一合之间,还是给出了答案,“是”

    “那你告诉我他怎么指使你的你凭什么这般听她的话还有怎么下的手哪里来的这般本事可以瞒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着本宫回宫偷偷来这冷宫里面下毒药”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阿若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地磕头请罪。

    长生因为她磕头的动作而被迫松开了她后退。

    “奴婢该死”

    长生没有再动手,死死地攥着拳头看着像是陷入癫狂之中的阿若,半晌,僵着身子转身,“父皇打算如何处理”

    她不相信许昭有胆子做这件事

    便是他有这个胆子,阿若也没这个本事

    她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背后下毒手的人究竟是谁,如今她只关心裕明帝的态度

    这般把她叫来,用这张冷脸对着她

    “朕记得你说过。”裕明帝缓缓开口,威严的脸上只剩下帝皇的冷漠,“赏罚要分明。”

    长生心头猛然一颤,咬着牙,“别说许昭没这个胆子,就算他真的做了,不过是毒杀一个罪妇罢了,值得父皇如此父皇记得儿臣说过赏罚要分明这话,那儿臣也记得父皇跟儿臣说过,儿臣是父皇唯一嫡出,尊贵无比”

    裕明帝神色不动。

    “许昭是许家唯一的子嗣是母后唯一的娘家人,我绝对允许”

    “你还记得你母后”裕明帝忽然怒声打断了她的话,“你心里还有你母后吗”

    长生浑身,不知是激动还是生气,亦或者是害怕。

    “你若是还记得你母后,便不会与朕这般的亲近,与朕这个杀了你母后的凶手父女情深”裕明帝每个字都像是开封了的刀,锋利无比,“秦长生,你还记得你母后吗”

    长生踉跄地后退了两步,脸骤然苍白下来。

    “孟氏是死不足惜,可许昭把朕的后宫当成什么了”裕明帝继续怒道,“还是你们觉得朕杀了皇后便会让你们予取予求”

    长生死死地握着拳头,看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人,明明是一样的脸庞,可是却没有了昔日的慈爱与温和,是之前她太过得意忘形而没看出他的不满还是他从头到尾的慈爱都是做戏

    “孟氏该不该死由朕说了算,便是孟氏真的该死,也轮不到他许昭下手”裕明帝继续道。

    长生只觉脑子轰轰的,“那父皇想要如何”杀了许昭或者连她也一起杀了

    裕明帝却是背过了身去,“来人,送公主回昭阳殿,没朕的旨意不得踏出宫门一步”

    “是。”崔升上前,恭敬地道:“公主请。”

    长生浑身僵硬,动也动不了。

    崔升见状,上前,“奴才失礼了。”说着,便弯腰抱起了浑身冰冷僵硬的长生,往外走去,冒雨一路回了昭阳殿。

    “怎么回事”在崔升告退之时,长生死死地拽住了他的手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是她真的看错了真的得意忘形了还是她了什么

    为什么裕明帝的态度会转变的这般厉害

    既是许昭触犯了帝王的权威,裕明帝动了怒也不该这样对她他是皇帝,许昭有没有做过,她有没有背后指使许昭,难道他查不出来吗

    到底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