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58客人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到底为什么

    长生几乎想疯了般地歇斯底里,可是理智告诉她,一定要冷静一定要“崔公公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二皇子做了什么还是”

    “公主。|**|”崔升打断了长生的话,“陛下正在气头上,难免”

    “什么气头上他现在只是在气头上吗他”

    “公主”崔升沉声打断了她的话,“陛下虽宠公主,可陛下始终是陛下,公主不敢如此僭越”

    长生的手滑落了下来,面色寡白地看着他。

    “奴才告退。”崔升躬身道。

    “等等。”长生低着头没有看他。

    崔升停下离去的脚步。

    “告诉父陛下,不管许昭做了什么事情,都是我授意的。”长生抬头,一字一字地道,“若他要杀人才可以息怒的话,朝我下手。”

    崔升一怔。

    “既然不该忘了母后,那自然要护住许家这唯一的子嗣。”长生继续道,“劳烦崔公公代为转达。”说完,又道:“对了,阿若”合了合眼,“让她走的痛快些”

    许昭能不能活下来她不知道,但是阿若

    长生转身往内殿走去,她要好好冷静,好好想想到底哪里做错了

    长生被禁足了。

    见过了丽妃、荣妃、嘉嫔被禁足,没想到最后轮到自己的,更可悲的是她连到底为什么落得如此这般地步都不知道

    整整两日,无论怎么分析除了裕明帝对她的疼爱不过是一场戏之外便无法找到其他的理由

    可真的是做戏吗

    堂堂皇帝何需做戏

    “公主,这是崔公公刚送来的书籍。”

    长生看着宫女递上来的书籍,嘴边泛起了一抹苦笑,除了失去自由之外,一切还是如常,就连藏书阁的书都送来了

    不。

    也不仅仅是失去自由,连外界的信息都失去了。

    秦韶要回来了,孟淑妃却死了,他会如何

    许昭是凶手一事有没有散播出去

    许昭现在又如何了

    裕明帝

    到底打算如何处置这件事

    很多很多事情想知道,可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呆在这里

    她还真的够一无是处的

    “公主”

    “下去吧。”长生没想为难不相干的人。

    又过两日,昭阳殿忽然来了客人,还尸外的人,不过不是许昭,是永宁侯夫人,在御书房那些日子,也将勋贵重臣都记了一遍,不敢说了解,但至少知道是谁。

    永宁侯,太宗时期祖辈战功而封侯,现任御林军统领李长林便是永宁侯府的二爷,而永宁侯却是因为体弱别说习武,连入朝为官都撑不住,只能当一个领着俸禄的勋贵,可以说,整个永宁侯府已然没落到只能靠李长林一个人撑着。

    她若是没记错,之前皇陵出事,李长林也被牵连,罚了俸禄,永宁侯夫人这次来求见,怕是想讨好她这个皇帝最宠爱的女儿吧

    不过可惜,来晚了。

    “请她进来。”

    &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长生现在没心情应酬人,不过如今急需了解外边的消息,永宁侯夫人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最重要的是,裕明帝居然没有阻止她见永宁侯

    “妾身见过公主。”永宁侯夫人是一个大美人,有着贵妇人的端庄高贵又不失女子的妩媚温柔。

    长生愣了愣,眼前的美丽容颜让她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永宁侯夫人”

    “妾身正是。”永宁侯夫人恭敬微笑,“妾身进宫看望祥太嫔娘娘,听闻公主近来病了,特意前来探望,还望公主恕妾身莽撞之罪。”

    “祥太嫔”长生蹙眉。

    永宁侯夫人笑着解释,“祥太嫔是妾身娘家姑姑。”

    长生想不起谁是祥太嫔,先帝的女人多的去了,没生孩子也没掺和进当年的夺嫡之争的,都养在了后宫怡安堂里,“是吗”随后又问道:“本宫之前见过你”

    “大时节朝拜,妾身会进宫。”永宁侯夫人似乎没察觉长生的异常似得,继续恭敬微笑:“妾身见过公主几次。”

    长生颔首,“是吗”虽然没记住,但因为见过所以才觉得熟悉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祥太嫔娘娘身子可还康健”

    “娘娘安好。”永宁侯夫人笑道。

    长生点头,“那就好,咳咳本宫这几日偶感风寒一直在养病正闷着,正好夫人来访,不知夫人可否愿意跟本宫说说外边的事情,让本宫解解闷”

    “蒙公主不嫌弃,妾身自然愿意。”永宁侯夫人并未因这话而露出一丝不约的神情,反倒是觉得能够公主解闷十分的荣幸,“不知公主想听那些方面的”

    “我那表哥可有闯祸”长生问道,“咳咳让夫人见笑了。”

    “公主言重了。”永宁侯夫人笑道,“许公子是性情中人。”

    长生笑了笑,“可有闯祸了”

    “这妾身倒是没听说。”永宁侯夫人道,“不过最近听闻许公子很少出门,据说在家里念书习武修生养性,总是快要及冠的人了,也懂事了,公主放心便是。”

    “真的没出事”长生盯着她问道。

    永宁侯夫人美眸之中划过了一抹疑惑,继续笑道:“许公子很好,公主放心便是。”

    长生舒了一口气,即便眼前这人有可能偏她,但听到许昭安然无恙还是松了口气,至少现在还是安全的,至于以后,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永宁侯夫人在昭阳殿呆了一刻多钟便以不打扰长生养病为由告退了,长生虽然没能从她的口中套得想要的信息,但起码知道,孟淑妃的死并未引起一丝风浪,外边风平浪静,对了,秦韶昨日回宫了。

    孟淑妃的死,他会善罢甘休吗

    永宁侯的爵位不足以让侯府的马车驶进皇宫的大门,只能在宫门前下车,随后乘坐内务府安排好的轿子前往所需拜见的主子的住处。

    裕明帝对先帝留下来的妃子倒也是厚待,内务府自然也不敢怠慢,对这些先帝妃嫔娘家人来求见的,也是通融方便,但毕竟是先帝的妃嫔,又无生育子嗣,这些娘家人也不敢在非时节进宫拜见,若是拜见,必有其他的事情。

    永宁侯夫人也不例外,她进宫也不是为了祥太嫔,而是为了长生,正如长生所说的,之前李长林被罚一事让永宁侯府很不安,她希望这位万千宠爱的长生公主弥补一些什么,便是让长生公主在裕明帝面前说一两句好话也是好的。

    “夫人回来了。”

    方才回到永宁侯后院,永宁侯夫人便见丈夫迎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