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59驱逐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永宁侯的相貌亦是十分出色,只是可惜气色不好,大大地打了折扣。

    “夫君怎么出来了”永宁侯夫人见丈夫出来,着急而又担忧,“这日头这般的大,夫君”

    “为夫还没虚弱到连日头也扛不住。”永宁侯安抚着妻子,话里有些自嘲。

    永宁侯夫人哪里放心,急忙扶着丈夫入了屋,又命人张罗了一番,确定丈夫没事才安心,“夫君以后切不可这般了,若是着急命人来叫妾身就是了。”

    “是为夫没用,让夫人”

    “夫君若是再说便是在戳我的心了。”永宁侯夫人抬手止住了丈夫的话,“你我是夫妻,是一体的。”

    永宁侯笑了笑,握着了她的手,“好。”

    永宁侯夫人也终于笑了。

    屋子里一片温馨。

    “我见到了长生公主了。”夫妻温存后,永宁侯夫人说起了正事,“只是”

    “只是什么”永宁侯泛起了忧虑,若是可以他也不希望让妻子去,长生公主虽是陛下最宠爱的公主,只是风评一直不好,这些日子后宫接连出事都跟她脱不了干系,可是“二弟辛苦支撑侯府却得不到该得的,为夫无法袖手旁观,只能委屈夫人了。”

    “说什么呢”永宁侯夫人佯怒,“妾身亦是永宁侯府的人,侯府有事,妾身如何能置身事外更何况妾身不过是进宫走一趟,陪公主说几句解闷罢了,哪里委屈了”

    “长生公主的性子”

    “夫君也信那些无稽流言”永宁侯夫人失笑,“先皇后端庄贤淑,便是再娇宠公主也不会养出一个一无是处的公主的。”

    永宁侯有些诧异。

    “公主对妾身很客气。”永宁侯夫人继续解释,“不过许诗主之前见过妾身觉得熟悉,便盯着妾身看了许久罢了。”

    “她真的没有给委屈你受”

    永宁侯夫人道:“自然没有了,便是有,也不过是一个孩子,妾身还能受什么委屈夫君你若是再说这些便是不把妾身当家人了。”

    永宁侯方才安心,“没事就好。”

    “公主对妾身印象不错。”永宁侯夫人继续道,“还说让妾身有空便进宫陪她玩,永宁侯府不会有事的。”

    永宁侯心里发苦,愧疚道:“辛苦夫人了。”

    “再说妾身便生气了。”

    “好。”永宁侯无奈笑道,搂着妻子,“不说了,我们都不说了。”

    “夫君”

    “嗯。”

    永宁侯夫人紧紧地抱着丈夫,为了丈夫为了这个家不管承受什么她都愿意

    “那个孩子”温馨的静谧过了半晌后,永宁侯忽然开口问道,“可有消息了”

    永宁侯夫人忽然颤了身子。

    永宁侯低头看着妻子,却见她面色苍白了一些,“夫人”

    “妾身已经派人去找了。”永宁侯夫人攥着手,“夫君不必担心。”

    永宁侯如何不知道妻子的心情,“不管如何,那孩子始终”

    “妾身去看看药煎的如何。”永宁侯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夫人起身道,没等丈夫回答便转身走了出去了,一直走到了小厨房,方才停下,“都给我出去”

    仆人们见主子情绪不佳,当即领命退了出去。

    永宁侯夫人双手死死地摁着灶台,脸上的温柔换上了狠厉,“你别怪我,要怪便怪你不该出现”

    她绝对不允许他来玷污永宁侯的尊严,毁掉永宁侯府的清誉,即便为此要下地狱

    在见过了永宁侯夫人的当天晚上,长生终于见到了裕明帝了,仍是那晚冷漠的神情。

    “儿臣参见父皇。”她规规矩矩地跪在地上,行礼叩拜,只是却仍是有丝赌气的味道。

    裕明帝像是没看见一般,“见过了永宁侯夫人,安心了吧。”

    仍是冷漠。

    长生还听出了讥讽,抬起头,“儿臣谢父皇隆恩”

    “朕告诉二皇子孟氏是自尽而亡的。”裕明帝低头看着她,“许昭朕可饶他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朕会下旨命他前往燕州戍边抵罪。”

    “什么”长生猛然站起,脸色青白交加,之前她的确想过把许昭扔军营里面磨一磨,可没想到要他去送死“燕州每年都会遭胡人袭击,许昭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如何戍笨你这是要送他去丝”

    “许家的血脉若是这等无能之辈,死不足惜。”

    “他是”

    “不要再拿你母后阻扰朕。”裕明帝没给长生说下去的机会,目光冷厉,“不说你母后死了,就算她还活着也违抗不了圣旨”

    长生气的浑身,“那我呢陛下打算如何处置我”

    “三日后,朕会命人送你出宫。”裕明帝继续道。

    长生瞪大了眼睛,他连她也要驱逐出去

    裕明帝转身离去。

    “为什么”长生追了出去,“至少给我一个理由”

    “今日许昭能杀孟氏,明日你便能杀朕。”裕明帝没有转身,不过还是给出了答案,却是一个残酷的答案。

    他怕她会杀他

    可不久之前不是才说过若是她恨的话便杀了他为她母后报仇

    现在倒是怕了

    “我不信”

    “朕无需你相信。”裕明帝搁下了这句冷话,便快步离开。

    长生站在原地,许久许久仍是无法平静下心情来,没杀她,可是却不要她了,在她认同了新生的一切,认同了这份父女之情,他却不要她了

    次日,长生便从崔升的口中得知了许昭已经接到了旨意,且当日便出发了,她连去送行都不能。

    看着手中许昭写的信,长生心里冰火两重天一般,既是愤怒又是寒心,许昭在信上写的都是一些慷慨激昂的话,满篇的告别都在表明他是愿意去的,愿意用性命来将功抵罪的,可是

    每一个字都在

    他是着手写出这一篇慷慨激昂的话的

    长生可以想象的到许昭被逼着写这份告别信之时的情形

    这样的告别信,要不如不要

    “不知陛下打算把我给发配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