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60遗书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公主”崔升抬起头,欲言又止了许久,终究还是没能给长生想要的答案,“陛下会安排好一切,公主安心便是。yi。”

    长生怒极反笑,“好那我便好好安心地等着他的安排的好去处”

    可愤怒又如何

    不敢又如何

    在这里,她便如同砧板上的肉,任由他宰割

    可是为什么

    真的是她错了吗

    不

    就算要走她也必须弄清楚,绝对不能稀里糊涂地离开

    孟氏

    长生想起了那日在冷宫便是落难了也飞扬跋扈的女子,这般的女子怎么可能自尽她都不相信,秦韶如何会相信

    “秦韶”

    长生想找秦韶,可没等她找到机会,便被另一个消息给震住了,她看着前来将消息告知她的人,冷笑:“什么时候开始,丽妃娘娘跟荣妃娘娘姐妹情深了”

    荣妃危在旦夕。

    原本是奉裕明帝旨意前来给她收拾行装的丽妃却是给她带来了这个消息而荣妃之所以危在旦夕,那是因为裕明帝要她死

    她从皇陵回宫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荣妃,只是依稀听闻过她病了,所以,现在掌管后宫的是丽妃,不过却也没有注意过,如今却有人来告诉她,裕明帝要荣妃死而且这个人还是丽妃

    “还有,父皇有什么理由要杀荣妃”

    “公主殿下觉得需要原因吗”丽妃嗤笑,“君要臣死何需理由”

    长生冷笑:“那丽妃娘娘专门来告诉我这个消息,总是有原因吧”

    “的确。”丽妃道。

    长生讥笑,“若是娘娘想要利用救荣妃一命来彰显自己的贤良淑德,恐怕打错算盘了,别说我绝不会让人把我当棋子,便是又傻得被人给哄骗了,也没这个本事了其他人不知道,娘娘不会不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唯一比荣妃好的便是我不会丢了性命。”

    “荣妃的死活跟本宫没什么关系。”丽妃道,“本宫也不会傻的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触怒陛下,不过本宫这些日子心里十分的不痛快,所以,便想让所有人陪着本宫不痛快”

    “哦”长生挑眉,“愿闻其详。”

    丽妃却是笑道:“公主救下了荣妃,自然便会知道。”

    “可惜啊,我没这个本事”长生嗤笑。

    丽妃没与她继续争辩,“本宫要说的都说完了,至于你想不想知道那便是你的事情了,好了,本宫还得去帮公主殿下看着行装的准备了,虽说陛下这又是禁足又是送出宫的,但对公主还是紧的很,巨细无遗都要最好的。”

    长生在她走了之后砸了东西,可便是发泄了心里的恼火也还是对丽妃所说的抱有怀疑,裕明帝把她赶出宫去尚且还可以说害怕她会对她不利,可要荣妃的命,这为什么再不需要理由也不该这般吧

    她如何能信

    便是秦阳的乳母嬷嬷借了秦阳给她送东西的机会,来向她求救的时候,她仍旧是抱着怀疑的态度。

    “公主,如今能救娘娘的只有公主了求公主救救娘娘”秦阳的乳母安嬷嬷曾经是荣妃的近身侍女,后来嫁出去了,不过荣妃生秦阳的时候,恰逢她刚刚夭折了儿子,又死了丈夫,便回到荣妃身爆当了秦阳的乳母,“公主,娘娘如今危在旦夕也是因为先皇后啊,公主不能坐视不理”

    长生蹙眉,“你什么意思”

    “娘娘”安嬷嬷咬着牙,“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娘娘跟皇后娘娘并非如表面这般的疏远,在娘娘的心里,皇后娘娘比八殿下更加的重要公主,皇后娘娘也不会希望看到娘娘出事的”

    “哦”长生继续道,“那你应该荣妃为何落得这般处境吧。”

    “公主”

    “怎么”长生没等她说完便道:“不是要救你家主子吗连起因也不肯说”

    安嬷嬷看着她,“公主便不能看在”

    “在我的记忆力,荣妃跟本宫的母后可没什么交情”长生冷笑,“丽妃之前来跟本宫说过这事,表明了态度就是想要所有人陪着她不好过,本宫若是这般便信了你,岂不是中了她的套了本宫如何知道你就完完全全地对荣妃忠心耿耿”

    “公主”

    “也不是没有例子,不是吗”

    安嬷嬷反驳的话堵在了喉咙,咬着牙挣扎了许久,终究吐了口,“娘娘的手里有一封先皇后的遗书之前丽妃被禁足便是因为这封遗书”

    “遗书”

    “是”安嬷嬷豁出去了一般,“遗书中可以知道先皇后的真正死因”

    长生眯起了眼,便是因为这般,裕明帝才要杀荣妃可他杀了许皇后来陷害四大国公府的事情已经通天了,而经过了秦钰叛乱一事,如今便是再闹出一封许皇后的遗书也没什么大不了,裕明帝何需这般做怎么说荣妃也是秦阳的生母便是要杀,直接了当便是,哪里需要这般慢慢的做

    不过

    如今他对她态度巨变,不也是解释的不通吗

    “让我看到遗书,我就救。”

    安嬷嬷一怔。

    “虽说本宫现在也不怎么样,不过救你主子一命应该还可以。”长生继续道,“不过最好快点,你也该知道本宫在这宫里待不了多久了”

    “好”

    秦靖在朝阳殿外徘徊了许久了,但终究还是踏不出那一步,他想进去问问为何父皇忽然间要这般对四皇妹,为什么要送她出宫。

    可始终无法踏前一步。

    不是有人挡着。

    长生只是出不来,外边的人却不都是进不去。

    秦靖相信只要他提出来,还是能够进去的,可是他不敢进去,若是连最疼爱的四皇妹也可以说弃便弃,那他更是什么也不是了,他不想去面对这般残酷的结果。

    “七皇弟是来跟四皇妹告别的吗”

    秦靖转过身,便见到了秦韶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身后,此时的他穿着素色衣袍,疲倦的脸上有着明显的哀伤,然而周身的贵气却更浓。

    孟淑妃死了。

    那个张扬后宫的女子也死在了冷宫里面了。

    他们说,她是自尽的。

    可是真的吗

    二皇兄立了功,被父皇允许在朝堂上听政了,是所有皇子之中的第一个,即便没有实权甚至没有正式的职务,可是,却是第一人。

    第一人

    大皇兄领着林贵妃的灵柩出宫便毫无消息了,以大皇兄的性子,怕是真的不回来了,若是如此,二皇兄便是长子。

    孟淑妃

    若她真的是自尽的话,便是为了二皇兄吧

    若不是自尽

    怕也是因为二皇兄吧

    为了前程而没了母妃,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