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62凭什么?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长生相信安嬷嬷若是真的如她口中所说的主仆情深一定会不惜一切拿到遗书的,而留给她的时间十分有限,所以,便是她无所不用其极,长生也不会觉得惊讶,可是却仍旧是没想到她会用这般一个方法。|一|

    子时方过没多久,昭阳殿忽然冒出了火光,随后,一发不可收拾,在烟夜里面,格外的耀目。

    长生几乎是被安嬷嬷从给挖出来的,即便她自愿跟着她赚可亦说明了一件事,在这后宫之中危险还真的是防不胜防。

    安嬷嬷不过是荣妃的宫人,只不过是八皇子的乳母,可却可以悄无声息地进了昭阳殿,放了这般一把大火。

    “委屈公主了。”宫墙之下,安嬷嬷放下了长生,“宫门前有人守着,奴婢无法陛下派来的守卫,陛下是铁了心要娘娘的命了,奴婢只能委屈公主,请公主从这墙角下的缺口进去。”说完,便跪下,“奴婢求公主务必救娘娘一命”

    “我只要你把遗书拿给我,并没有让你烧了朝阳殿”长生盯着她,“你可知道烧了昭阳殿意味着什么”

    “奴婢知道”安嬷嬷决绝地道,“但奴婢没有其他的法子,便是奴婢能见到娘娘,可却无法说服娘娘把先皇后的遗书交出来,奴婢只能让公主亲自去见娘娘奴婢知道烧了昭阳殿便是冒犯了先皇后,公主必定是恨奴婢,可奴婢求公主看在先皇后的份上,看在八皇子的份上先不要动怒奴婢定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给公主一个交代,求公主务必救救娘娘”

    “你不怕死”长生道。

    安嬷嬷惨淡地笑了,“奴婢怕,可奴婢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娘娘死”

    “希望你不会后悔。”长生并未动怒,烧了昭阳殿对她来说首先意味着的只是流血,不管裕明帝心里究竟是如何想的,都绝对不会饶恕在昭阳殿纵火的人,安嬷嬷不是皇长子秦恪,“也最好祈祷没连累到你主子。”

    安嬷嬷道:“奴婢会一力承当”

    长生没有去质疑她究竟承担不承担的起,但是却很清楚,荣妃便是熬过了这一劫,以后在这后宫里头亦不过苟且过日子,“最好如此。”她说完,便转身弯腰钻进了那被人强行敲出来的缺口。

    安嬷嬷笑了,“奴婢不会后悔,怎么会后悔”

    荣妃的住处,本尊没来过,长生自然无法从记忆中找到路,不过这宫里的布局都是差不多的,便是有所不同,长生亦能找到。

    这个时候屋里还灯火通明的,除了荣妃的寝殿还能有谁

    外边看守究竟有多严密,长生不知道,不过这殿内此时却是没有一个人,一个宫人也没看到,整座宫殿像是空无一人一般。

    若不是廊下的宫灯依旧璀璨,若不是前方的寝殿依旧灯火通明,谁能相信这是后妃的住处

    冷宫怕也不会如此。

    长生心底忽然冒起了一股寒意,安嬷嬷说的是真的,裕明帝真的想要荣妃的命,而且是以最残忍的方式。

    让她独自一人慢慢地熬尽了最后一点生命。

    那封遗书,究竟写着什么让他如此的恨之入骨

    长生顿住了脚步,胆怯在这一刻涌上来,看遗书的后果,是她所能承担的吗尤其是在这时候

    不过,却只是一会儿而已。

    都到了这一步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r />

    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一个死字

    “谁”

    方才走进了寝室,迎面扑来的是阴森森的死气,还有那虚弱而又凌厉的声音,长生抬脚走进了内室,便见荣妃扶着窗沿,面色惨白地盯向自己,她长发散落,面容消瘦,整个人都弥漫着一层死气,便是满屋子的灯火也驱散不了那双向来清冷的眼睛亦是幽深的仿佛只剩下烟暗,不过在看清楚了来人之后,却是变了。

    变得惊愕,变得不敢相信。

    “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几乎是惊恐地吼了出声。

    长生握紧了拳头压下了心里的,“听说你跟我母后并非表面这般疏离。”

    “你”

    “我既然来了,就是想知道真相的。”长生没等她说完便道,“你若真的与我母后姐们情深,便将我该知道的都告诉我。”

    荣妃跌在了地上,浑身,“你快走快走”

    长生却起步走了过去。

    “我让你走”

    长生在她的面前停下了脚步,“我能走到哪里去”

    荣妃狰狞的面容僵住了。

    “孟淑妃死了,你知道吗”长生看着她继续道,不等她反应便继续:“父皇查出来说是许昭指使阿若下的手,还是罪证确凿,如今父皇把许昭弄去燕州戍边去了,而明日,我也会被送出宫,父皇说她怕今日死的是孟淑妃,来日便是他。”

    荣妃瞪大了眼睛,原本便凹陷了的眼眶显得更加的可怕。

    长生继续道:“荣妃娘娘,现在我只想死的明白一点。”

    “不”荣妃挣扎着想起身,可是却无法做到,“陛下不会的他不会的他”

    “他既然能杀了我母后,便可以”

    “不”荣妃情绪激动,“他没有”

    “没有什么”

    荣妃断了话,定定地看着她。

    长生没有回避她的目光,“没有杀我母后吗”

    荣妃没有回答。

    “可若是如此,他为何要瞒着为何要这般怕你手里的遗书被我看到为此不惜弄死你”长生讥笑了起来,“荣妃娘娘,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便是十恶不赦的犯人也可以有一刀两断的痛快,可是你们”她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道:“却只会一点一点地折磨我”

    “阿熹”

    “母后喜欢叫我长生的”

    荣妃忽然落了泪,“所以你母后希望看到你平平安安。”

    “不知道便能平安吗我现在平安过吗”长生反驳,“父皇不止一次说过有他在绝不会让我受到伤害,可如今呢他要把我赶出宫去”

    荣妃的嘴唇动着,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

    “娘娘想如何说服我这都不是真的还是想告诉我父皇有苦衷一切都是为了我好”长生继续道,“连你现在都是为了我好”

    “长生”

    “可你们都不是我,哪里来的权利决定如何才是对我好”长生动了怒,“你们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