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62玩不起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是啊,凭什么

    要杀要剐明说就是,现在这算什么

    “我有权利知道我为什么会落得如今这般下场”长生一字一字地道,“荣妃娘娘,难道母后希望看到我一辈子就这样不明不白惴惴不安地活着”

    荣妃仍是没说话。yi。

    长生跪坐下来,拉着她的手,“荣妃娘娘,我求你给我一个干脆”

    “你”荣妃笑了,却笑得很难看,“你会后悔的。”

    “不会。”长生坚决道,她怎么会后悔当年的真相难道还会比如今更加的难堪吗更何况,她不是本尊

    荣妃还是犹豫。

    长生也没有再说话,如今的沉默比说话更加的有用许久许久,便在长生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的时候,荣妃终于开口了。

    “你父皇没有杀你母后”

    长生心头一紧,便是隐隐猜到了,可听了仍是如此,“不是父皇那是母后”

    “其实”荣妃撑起了身子,随后背靠在了僵硬的墙壁上,喘着气,也是笑着,即便是凄凉的,仍是有着一种别样的风情,“陛下的皇位没有面上的这般稳固,立许姐姐为皇后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一切,许姐姐很清楚这一点,也因为清楚,所以才会那般的不顾一切。”

    “真的是”长生觉得自己浑身都在。

    荣妃伸手拉着她的,“你母后很疼你的她唯一放心不下的人只有你,长生,你不能恨她你不能”

    若是连她都恨许姐姐,许姐姐如何走的安心

    “长生,你不能恨她”

    长生跌坐在了地上,浑身发凉地看着近乎哀求地看着她的荣妃,干干地笑了笑,“恨我资格去恨”

    恨什么

    恨她丢下女儿不管不顾

    别说她根本不是本尊,就算是,许皇后若不是走到了绝路,如何会这般做世上何人不怕死

    “长生”

    “既然她是自愿的,那应该也没有所谓的遗书了。”长生从她的手中抽回了手,“你放心,我不会让父皇杀你的。”说完,便欲起身离开。

    “你不能让陛下知道你已经知道这件事”荣妃忽然激动起来,“长生,你不可以”

    “为什么”

    荣妃死死地拉着她,“你母后最怕的就是你们父女因为这件事反目,她更怕你父皇一辈子也走不出这个阴影,长生,你不能让你母后死不瞑目”

    “阴影”长生嗤笑道,“那现在他这样喜怒不定莫名其妙的也是因为这个阴影了”

    “长生”

    “之前我想起了一些忘了的事情。”长生继续道,“虽然只是一些很小的片段,但也是很清楚,母后死的时候他在场,他知道母后要做什么。”她抬手一点一点地拨开了她的手,“所以,他也不是完全无辜。”

    荣妃脸上的血色几乎完全褪去,手无力地垂落在地上,自言自语一般,“是啊,并非完全无辜的”

    她也是一样

    “安嬷嬷、八皇兄。”长生看着似乎失去了所有生气的荣妃,“他们都不希望你有事,我也一样。”

    “我也知道的。”荣妃看着她,“我也该知道的那段时间许姐姐那般的反常,我明明觉察到了的,可却没有阻止长生,我也不是无辜的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这一年多来,我一直都在怪陛下,都在恨他,可是我也不是无辜的”

    许姐姐的死,她也有一份责任

    “所以,你们都得活着”长生一字一字地道:“死也容易,难的是活着你们的命都是母后用自己的命换来的,不管是欠了她的还是为了弥补我,你们都得活着”

    “呵呵”荣妃泪如雨下。

    长生没有再安抚下去,撑起了身子便转身离开。

    “别恨你母后”荣妃嘶哑地喊道,“她是最疼最爱你的人,别恨她”

    长生没有回头,“我谁也不恨。”

    谁也不恨

    不管是裕明帝还是许皇后,她没资格也不会去恨,事情如她所愿都弄清楚了,还有什么好恨的

    她恨什么

    往后,她好好过她自己的日子便是了

    出宫

    好啊。

    离开这些原本便不是她该拥有和承受的,去开创属于自己的天地

    长生笑着想着,心却不知为何还是那般的沉重。

    或许裕明帝真的很怕吧,长生走出荣妃的寝室见到他的时候,他的脸青白的可怕,青白的像是丢了半条命似得。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杀荣妃,不过我不想她死。”

    裕明帝没有说话,只是青白着脸盯着她。

    “有人跟我说她跟母后的关系很好。”长生继续道,“为了求证这件事,我便偷偷来了这里确认,虽然荣妃没承认,不过我相信自己看到的,她与母后并非如表面这般的疏离,甚至可以说,她是这后宫之中唯一一个真心对待母后的后妃,所以,我不想她死”

    裕明帝还是没说话。

    “母后一生艰难,难得有这般一个真心对待她的人。”长生继续道,“我希望她活着,活着维护母后的一切,不让任何人有机会抹杀母后存在的痕迹,更让你永远也忘不了母后是如何死的”

    裕明帝踉跄一步,若不是崔升扶着,几乎是摔倒在地,脸色转为了灰白,身躯,低喘着气。

    看着这一切,长生心里有着痛快,亦是难受,不过仍是不肯放过这最后的发泄机会,“把握送出宫是怕我有朝一日害你是吗好啊,我走就是,这破皇宫谁在待谁去不过你放心,就算我留在这宫里头与你朝夕相对的,我也不会害你,别说我心里没多少恨,就算我对你恨之入骨我也不会下手害你,看着你这般日复一日的愧疚痛苦,不是可以更加的解恨吗死未免太便宜了”

    “公主”崔升焦灼地喊道,“您不要再说下去了”

    长生笑道:“放心,我说完了。”看向像是遭受了打击的裕明帝,“另外,昭阳殿的火是我放的,我要走了,那昭阳殿与其被别人占据,不如一把火烧了,免得玷污了母后”

    “公主”崔升声音也厉了起来。

    “我回去等候陛下处置。”长生没有继续下去,搁下了这话便往外走去,即便没有人阻拦,可每一步也走的异常的艰辛。

    这般多日的相处,终究还是有了父女之情吧

    可现在

    断了。

    断的干干净净。

    不过也是好的,不是吗

    他们这些大人物的游戏她玩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