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63时候到了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远处昭阳殿的火光仍在烟暗中,似乎不将一切都焚烧殆尽了便不肯罢休似得,长生走出了荣妃的殿宇,在守门的侍卫几乎惊恐的目光之中一步一步地向前方幽深的仿佛没有尽头的宫道走去。

    远离了殿门的宫道渐渐地被烟暗吞噬。

    长生却不觉得害怕,只是在这盛夏的夜里觉得浑身发凉,想来也不是什么好症状,她该去哪里呢走了许久,双腿都开始发酸了,她方才茫然地想起了这个问题,裕明帝没有派人来跟着她,昭阳殿那边烧成了那样子估计回不去了,这偌大的后宫,在这短暂的时间之内,她还能去哪里

    夜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一般。

    长生站在寡淡的月色下,任由着茫然侵袭全身,直到许久许久,脑子里方才升起了一个念头。

    去做最后的告别吧。

    太庙

    长生到这里的时候,天边已经开始泛白了,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目的地,守夜的宫人缩在了墙角睡着了,似乎没想到这个时辰会有人来,长生没惊醒他们,悄然地推开了厚重的大门,走了进去。

    殿内的长明灯明亮的仿佛可以照耀烟暗的人生,檀香安抚着躁动的人心。

    长生走到了供桌前,有些艰难地拿了香,垫着脚跟小心燃着了,“虽然不是我有意的,但昭阳殿被毁终究还是因我而起,对不起,毁了你在这皇宫中最后的存在见证其实,我不太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觉得我知道了真相便会恨你,恨你丢下你的女儿吗或许你女儿是任性不懂事,但她总有一日会懂事的,即便不懂事,又怎么会去恨用性命保护丈夫跟女儿的母亲裕明帝的皇位不稳,哪有长生公主的尊贵生活再不懂事的女儿也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的。

    不过或许你真的太好太好了,以至于所有爱你的人在乎你的人都不希望让你受到一丝的质疑跟不公,我真的很遗憾我没能见到你没能与你尽一份母女情缘,还有,对不起,我侵占了你女儿的一切,不过现在好了,侵占来的一切都要还回去了,虽然裕明帝送我走或许仍是为了我好,不过,总比之前一般盯着你女儿的一切在这里耀武扬威的好。”

    她上前将手中的香没入了香炉中,“这些日子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我也几乎忘了我根本便不属于这里,也起了不该有的贪恋,不过,往后不会了,我仕长生,那个如杂草一般活着的顾长生。”

    不尊贵,可却是坚韧。

    她一定会好好的

    后宫的大火几乎惊了满京城的人,次日宫门开了之后,朝臣便纷纷借着早朝的机会纷纷进宫打探此事,不过很可惜的是能够得到的消息只是昨夜昭阳殿走水了,至于走水的原因跟详细的情形,后宫一丝风声也没露。

    还有,裕明帝今日没有上朝。

    在早朝太监宣布了裕明帝身子不适今日不早朝之后,朝臣各怀心思地离开,作为唯一一个可以在朝堂上听政的皇子,便是在生母丧期之内,秦韶仍是准时出现在这里,脸色疲惫而憔悴,但是面色平静,更是从容不迫地应对着朝臣们的试探,虽然只是短短的几日,无人敢小看这位二皇子。

    虽也没能从他的口中探得昨夜走水一事的内情,但联系起了之前裕明帝把许家唯一的香火扔去了燕州戍爆又说要送长生公主出宫静养,便不难揣测昨夜昭阳殿走水一事,怕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长生公主胡闹所致了。

    至于陛下为何龙体不适,自然也是跟这位长生公主有关系。

    这位尊贵的嫡公主又为什么突然这般大闹自然便是二皇子上位了。

    这猜测,在有心人有意无意地传播之下,长生公主的“威名”又一次传遍了京城,而随着流言的传播,也酝酿出了其他的震撼消息,冷宫里面那些被废了的娘娘的死说不定也有这位长生公主的手笔。

    不会吧,她不是只有七岁吗

    就是这般才狠毒的让人心惊

    消息传入后宫之时,已经是昭阳殿走水三日之后了,第一个听到的自然便是如今管着后宫的丽妃。

    此时,长生正暂住在丽妃的宫中。

    丽妃站在廊下,透着敞开的窗户看着那正端坐在床边罗汉低头练字的女孩,心里的火气像是这午后的闷热一般怎么也散不去,那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她不关心,只要他们都不好过就行了,可这死丫头却像是真的是她的克星似得,她好心好意帮她收拾好新的宫殿让她入住,结果,她一句住在她这里她安心,便死赖着不走了她该是称赞她胆子大还是该恨骂她没脑子住在她这里安心她哪来的胆子说出安心这两个字

    不过

    她也的确拿她没法子

    一场大火烧了昭阳殿,烧掉了那个女人在这后宫中所有的痕迹,可也似乎改变了陛下要送走这个死丫头的念头

    果真还是疼着宠着的

    把荣妃的消息透露给她,看来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外边热,丽妃娘娘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

    丽妃差点便掐断了指甲,可她毕竟是这后宫的主子,“外边都闹翻天了,难得公主还有这份闲情逸致。”

    “哦”长生挑眉,似乎有些感兴趣,“怎么闹了父皇又要杀谁”

    “是你。”丽妃坐下,摇着团扇,笑的风情万种,“信不信”

    长生笑笑,“好啊,父皇赐死别人的圣旨我倒是看了不少,赐死自己的,还真的没看过,丽妃娘娘给我瞧瞧。”

    “你就真的不怕”丽妃恼羞成怒。

    “有什么好怕的”长生耸肩,“想要我小命的人多着呢,多一个不多。”

    “你”

    “娘娘,崔公公来了”

    丽妃不得不压下了火气,不过便是崔升不来,她也奈何她不得,“请他进来。”

    长生收敛笑意,那晚之后,裕明帝并未按时送她出宫,不过她并不觉得裕明帝会改变主意,崔升这次过来,怕是时候到了吧

    “奴才见过丽妃娘娘,见过公主。”

    长生搁下了笔,招来了宫女给自己穿好了鞋子,下了罗汉床,平静说道:“走吧。”

    崔升神色复杂。

    “怎么不是时候到了”长生道。

    崔升脸皮抽了一抽,“启禀公主,陛下请您到太极殿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