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65不重要了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自那晚之后,荣妃那边便没有一丝消息传来,长生相信裕明帝会将她那晚上的话听进去的,便是不在乎她,可也不会不在乎死了的许皇后,所以,荣妃应该是无碍的。yi。

    应该是。

    长生吸了口气,终究还是决定去确定一下。

    “见过公主。”

    原本的守卫撤去了,迎上前却也是一个陌生的,便是没有确切的消息,可长生知道,安嬷嬷怕是没能过这一关了。

    这便是皇宫,这便是这个世界。

    人命如草芥。

    “听说荣妃娘娘病了,本宫来看看。”

    默女年岁不算大也不小,大约二十四五的样子,已经做了宫里面姑姑的装扮,“奴婢谢公主关心,娘娘好多了。”说完,便恭恭敬敬地把长生给迎了进去。

    虽然还是人迹罕见,但还是比那夜多了一丝人气。

    长生顺利地到了荣妃面前,并未受到任何的阻难也没发觉有什么不妥,而荣妃的气色也比那晚上好了不少,“看来我是多虑了。”

    “来了。”荣妃笑道,平日的冷漠此时在脸上找不出一丝痕迹,甚至多了慈爱之色,“坐吧。”

    “不用了。”长生道,“我就是来看看母后在父皇的心里还有多重的分量罢了。”

    “坐吧。”荣妃却还是道,“我有东西给你。”

    长生挑眉,“临别礼物”

    “坐吧。”荣妃还是道。

    长生耸耸肩,转身便要去旁边的椅子。

    “这里。”荣妃却指着床沿道。

    “好吧,看在你是病人的份上就听你了。”长生笑道,起步上前坐在了床沿边上,“我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要是有好东西就多给我一些吧,免得我在外边没银子填饱肚子。”

    “你母后听了你这话会难过的。”荣妃道,语气有些伤感。

    长生却是笑着道:“母后死了,她不会知道的。”

    “长生”

    “我没恨她。”长生没等她说完便道,“她也是无路可走才不得不如此,而她拼死保护的人之中也有我,我没资格去恨,更不该去恨她丢下我。”

    荣妃凝视着她,眼底似乎五味杂陈。

    “你要不信我也没法子。”长生无所谓道。

    “你变了。”荣妃缓缓道,抬起头抚了抚她的头,“或许我该说,许姐姐的长生长大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了。”

    长生笑道:“不好吗”

    “不好。”荣妃,“许姐姐会难过的。”

    长生还是笑道:“总比傻傻的一辈子强,再说了,谁也不会傻一辈子,就算她在,也是如此,所以,你不必觉得伤感,也无需觉得对不起她。”

    “真的不恨你母后”荣妃又问道。

    长生正色道:“不恨。”

    “你父皇呢”荣妃又问道。

    长生摇了。

    “他要把你送出宫。”荣妃道。

    长生耸耸肩,“也不完全是坏事,这皇宫可不是好地方,你看我这些日子遭了多少的罪离开了至少可以睡个安稳觉。”说完,便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道:“不是说有好东西给我吗快点吧,省的待会反悔了。”

    “你”荣妃有些哭笑不得,“好你想要什么好东西,我都给你,不过”神色转为正色,“先给你这个。”说完,从头上拔下了鬓发上插着的木簪子,“拿着。”

    长生接了过来,仔细端详了会儿,“材质看不出好坏,不过做工普通,荣妃娘娘,出手有些吝啬哦。”

    “你母后去世前一日给我的。”荣妃道。

    长生一愣,“去世前一日给你的”

    “嗯。”

    长生看着她,半晌后揣测道:“该不会跟那所谓的遗书有关系吧”

    荣妃没有回答,不过那神色却是说明了结果。

    长生忽然觉得握着一个烫手山芋,“娘娘不厚道,这般烫手的东西给我便不怕父皇连我也给灭了”

    “胡说”荣妃轻斥道。

    长生挑了挑眉,“这东西怎么跟遗书扯上关系”

    “拿来。”荣妃道。

    长生交了回去。

    荣妃接过了木簪子,随后握住了簪子的头,用力一拔,簪子的头拔出来了,露出了空心的簪身。

    长生一愣,好吧,是她眼睛不够尖,“这般不起眼的簪子,又一直戴在头上,难怪父皇找不到。”

    “你母后留给你的。”荣妃道。

    长生看着簪子里面塞着的东西,却不动手取出。

    荣妃也没催促,安静地看着她。

    “好吧。”长生吸了口气,“便是不看也知道里头写什么了,估计她也是怕我恨父皇,所以才留下这封遗书的。”说完,便接过了簪子,把里头塞着的东西给拉了出来,是一块白色绸缎,绸缎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

    虽然大多数古文,不过毕竟是受了二十年的正规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教育,大部分的话还是可以看懂的,只是

    她抬头看着荣妃,喉咙有些干涩,“她说她原本便活不长”

    荣妃很平静。

    “你看过了”长生继续问道。

    荣妃,“这是你母后留给你的,我不过是代为保管。”

    “那”

    “你母后不会让你父皇背负任何责难的。”荣妃缓缓道,“既是只是坐视不管。”

    长生此时心里百味杂陈,闹出了那般多事情的遗书终于到手了,里头的内容也得确让人惊愕,元襄皇后说她之所以决定那般做除了当时裕明帝的处境真的很糟糕之外,便是她得了重病,活不长了,所以才用了那样的方法解决危机,这也是裕明帝之所以同意的重要原因,她说她跪在了裕明帝面前,恳求他让她为他做这唯一一件的事,她说这是她最后的心愿,能够帮到他,她便是走了也安心,所以,裕明帝抵不过她的哀求,同意了,她告诉她的女儿,她对不起她,丢下她一个人,她告诉她,他的父皇很疼很疼他们母女,她说若是她得知一切之后要怨恨,便怨恨自己,是她为了自己走的安心而将最爱的两个人推到了痛苦里,她让她不要恨她的父皇,她的父皇一个人承受了所有的痛苦,她让她陪着她父皇,好好地陪着他

    “长生”

    “娘娘很对。”长生缓过神来,淡淡地笑了,“遗书的内容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心。”

    元襄皇后是不是原本便活不长如今已经不重要了,她的心意已经很清楚,就算她没病活的好好的,她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她还是会丢下女儿。

    或许她该庆幸她不是本尊,不然真的会很难过很难过的。

    “既然是这样的遗书,为何父皇为了它差点弄死了你”

    荣妃笑了,“因为他是皇帝。”顿了顿,又道:“况且,他之所以那般做也不完全是因为这封遗书。”

    长生挑眉。

    “你说的没错。”荣妃摸着她的脑袋,“离开了未必是坏事,离开了也好,外边海阔天空的,我们的小长生定然可以活的更加的精彩。”

    长生也笑了,“当然了。”

    过去了的便过去了,追究下去有何意义

    更何况当事人都不愿意去追究。

    “待会儿记得把好东西送来。”长生把绸缎塞回了簪子,“这簪子还是留给娘娘做纪念吧,我只要值钱的。”

    “好。”荣妃笑道。

    长生起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