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66保重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长生走出寝殿,抬头看见的是蓝天白云,还有灿烂的阳光,是一个不错的好天气,或许终究还是还是受了一些影响的,不管那封遗书上面写的究竟是真还是假,但至少证明了一件事,这世上还是有可以为了对方而牺牲自己的爱情。yilego.

    所有的苦难之中,至少还是有一份美好存在。

    虽然建立在了许多人的痛苦之上。

    她想,便是本尊自己,也会选择释然的,那是他最亲最爱的父母。

    “呵”

    长生笑了,步入了阳光之中,却并不觉得烈日的。

    如今这般,是最好的结局。

    “四皇妹。”

    长生顿住了脚步,寻声看去,便见秦韶从旁边的宫道走来,大好的心情顿时被破坏,“二皇兄。”

    “四皇妹这是从荣妃娘娘的宫里出来”秦韶问道,温和而平静。

    长生挑眉:“对,听说她病了,便去瞅瞅平日威风八面的荣妃娘娘病了是个什么样子。”

    “四皇妹说笑了。”秦韶笑道,那神情像是在看一个小孩子玩闹似得。

    长生摊手:“不然二皇兄认为我干嘛去我可没那份去安慰人的心思,二皇兄想必也知道我就要被赶出宫去了,看着别人不好过,我心里才舒服一些。”

    “四皇妹说笑了。”秦韶仍是一副好哥哥的形象。

    长生微微眯了眯眼,比起眼前这温和仁善的二皇子,她倒是宁愿去面对面目狰狞满腔恨意的秦恪等人,至少她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即便是要弄死自己,“废德妃孟氏的事情我听说了,二皇兄节哀。”

    秦韶的脸似乎有过一瞬间的僵硬。

    长生勾了勾嘴角,“虽说孟氏是罪人,不过到底是二皇兄的生母,二皇兄尽孝道也是应该的,我便不耽误二皇兄尽孝道了。”说完,便抬着下巴一脸骄傲地转身离开。

    “四皇妹”

    “二皇兄”秦韶才刚开口,秦靖便跑了过来了,那看着秦韶的眼神分明是防备跟警告,“二皇兄怎么在这里”

    长生看着他,微微挑眉。

    “四皇妹也在啊。”秦靖没等秦韶回答便转向长生,“方才我遇见了崔公公,他正找四皇妹。”

    “是吗”长生道。

    秦靖点头,“怕是父皇找你,四皇妹还是快些回去吧。”

    长生的目光在他跟秦韶身上转了转,“好吧,既然父皇找我,我便去就是了,毕竟留在这宫里头的日子不多了,能见一面是一面。”

    秦靖的脸色微微一青。

    “走了。”长生招招手,“二皇兄也快些回冷宫尽孝吧,这些时间也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数一点便少一点的。”

    秦韶还没反应,秦靖便先开口了,“四皇妹快些回去吧。”一边说着还一边挡在了她跟秦韶之间。

    不过便是如此,以他的身高还不足以挡住秦韶。

    长生很清楚地看到了秦韶眼底一闪而过的阴鸷,心随即松了,恨这才对,要是这样他都还能跟他兄妹情深不露出一丝痕迹,那这个人就太可怕了,“走了。”再次招招手,这次是真的走了。

    看着长生走远的背影,秦靖的神经方才松弛了下来,转过身看着身后的秦韶,“二皇兄”

    “看七皇弟这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本殿对你做了什么了。”秦韶勾着嘴角似笑非笑,“七皇弟这般紧张做什么本殿不过是偶遇四皇妹跟她说了两句话罢了。”

    秦靖深吸了一口气,“二皇兄,四皇妹年纪小不懂事”

    “你错了。”秦韶打断了他的话,语气也添了冷意,“这皇宫里头从来便没有不懂事的人,就算是有,也活不长。”

    “二皇兄”秦靖脸上的青白色更重,“你”

    “七皇弟爱护幼妹的确有兄长风范。”秦韶没给他说下去的机会,话是称赞,可傻子都听的出是在嘲讽,“不过七皇弟也不能只想着自己是兄长便忘了本殿不是。”

    秦靖握紧了拳头,“四皇妹就要离宫了,二皇兄何必”

    “正是因为相处的时间不多了,本殿才得抓紧这最后的机会好好尽一些兄长之责。”秦韶还是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不过没想到到了七皇弟这里,却成了别有用心了。”

    “我认为是别用有心不要紧,但若是父皇也误会了”秦靖一字一字地道:“二皇兄觉得到时候父皇会作何反应”

    秦韶眯起了眼。

    秦靖深吸了一口气,“二皇兄想做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可四皇妹还小,而且就要离开,她碍不着二皇兄任何事情,二皇兄何必做这些徒惹父皇疑心的事情”说完,便拱了拱手,“臣弟还有事,有空在与二皇兄相聚。”随后,转身离开,可即便是走远了,仍是觉得针芒在背似得。

    只是尽兄长之责

    谁信

    长生并未走远,她在等秦靖。

    裕明帝这几个皇子,便是平日一直病怏怏跟她根本没什么利益冲突的八皇子秦阳之前也曾流露出对她的妒忌,可偏偏是被无辜牵连的秦靖没有。

    她母妃可是要在冷宫里头呆一辈子的。

    便是从前他也没有争夺皇位的机会,可总比现在活得体面吧

    他就一点也不恨她

    “四皇妹。”秦靖对碰上长生似乎并不怎么惊讶。

    长生抬头看着他,“我是不是该感谢七皇兄拔刀相助”

    “四皇妹说笑了。”秦靖道,“不过我还是想劝七皇妹莫要激怒二皇兄的好。”顿了顿,方才继续,“如今二皇兄入了父皇的眼,激怒他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对四皇妹没有好处。”

    “所以呢”长生继续问道。

    秦靖皱眉。

    “秦韶入了父皇的眼,而我丢了父皇的宠爱”长生继续道,“所以最好不要惹他,免得到时候父皇不知道会护着谁”

    秦靖苦笑:“我知道四皇妹心里不痛快,可是事实往往便是这般残酷。”

    “你不恨我”长生问道。

    秦靖一怔。

    “你母妃无辜被牵连,你堂堂一个皇子在这宫里头活的窝窝囊囊。”长生继续道,“你便不恨我”

    “与四皇妹无关。”秦靖深吸了一口气,道。

    长生笑了,“可即使是八皇兄也因为我失宠了暗暗高兴,你就一点也没有反而在这里担心我被秦韶给算计了。”

    秦靖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凝视着她。

    长生也没开口,等待着他的回答。

    许久许久,秦靖,“不,我希望四皇妹好好的,一直好好的,我更希望这一次父皇送你出宫是为了你好,因为只有如此”嘴酱起了一抹自嘲的笑,“一切都不过是我自己想的太糟糕而已。”

    长生深深地看着他,半晌后才道:“你不该是皇子。”

    “我也希望。”秦靖苦笑。

    长生耸耸肩,“可惜了。”究竟是可惜他的希望不过是奢望还是可惜他是皇子,唯有她自己知道,“不过还是谢谢你。”

    秦靖没有回话。

    “保重吧。”长生也没继续说下去,有些话说了也只不过是徒增伤心罢了,“以后你也离他们远点,虽然会活的窝囊一些,但平平安安有什么不好”

    “好。”秦靖笑道,“谢谢四皇妹。”

    长生笑笑,转身离开。

    两日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断,而这一次,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裕明帝更是没有改变主意。

    两日后的一大清早,崔升如期出现在长生的面前,“公主,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奴才送公主出宫。”

    长生还是很不争气地看了一下他的身后,没看到人,“只有你”

    “陛下政务繁忙,所以让奴才”

    “够了。”长生没让他说完,“我也不过是问问罢了,走吧。”大步流星一般,没有丝毫的留恋。

    至少在外人看来是这般的。

    当马车走出了皇宫,她掀开了窗帘子,看着身后渐渐远去的巍峨,忽然间想起了难道见识到了真正的皇宫,却从未好好逛过。

    亏了。

    真的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