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67顾先生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长生放下了窗帘子,靠着边上的迎枕,恹恹的,心终究还是不舒服,终究还是没所说的那般豁达。|**|

    她难过。

    这一离开,失去的便是好不容易得来的亲情还有一直口口声声说不需要心里却异常的关心。

    上辈子的那些日子,嘴硬的她从未承认过她也别人的关心,她一个人过的很好,很好啊,哪里要别人关心

    可得到了又失去了,才知道不过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裕明帝

    他真的不要她这个女儿了吗

    若仍是真的是为了她好,为何连送她出宫都不愿意

    “不想了”

    长生并未沉浸在低落的负面情绪之中太久,她是谁她仕长生,便是没了亲人没了朋友没了其他人的关心,她还是可以活的很好的

    盛夏出门,本就是一件难熬的事情,更别说是闷在了马车里头了,这马车不比当日许昭的马车好多少,跟公主的鸾轿更是没得比了,长生方才甩开了低落的心情,却被这烈日给烤的更恹了。

    “姑娘,冰镇酸梅汤。”凌光已然换了当日那身烟寡妇似得劲装,作了寻常丫鬟的装扮,不过许是为了行走方便,穿的不是裙子而是长裤,还有没变的便是那平静的根本不像是丫头的脸。

    长生恹恹的没接,趴在了小桌上有气无力地睁着大眼睛看着她,“我老爹打算把我扔到那个犄角疙瘩去”

    出了宫后,她便由尊贵无比的公主变成了姑娘了。

    她自然也要把那皇帝老爷子给降一个大级别了。

    凌光把酸梅汤放回了盛满了冰块的盒子里面,“姑娘到了便知道了。”

    “这般神秘,怕我跑了不成”长生白了眼。

    凌光道:“奴婢不敢,不过奴婢目前也不清楚最终的目的地,所以无法回答姑娘的问题。”

    “你也不知道”长生挑眉。

    凌光道:“是。”

    “他该不会想偷偷弄死我吧”长生接着道,虽然可能性很低,但不妨碍说出来讨论讨论。

    凌光道:“奴婢会誓死保护姑娘。”

    长生不否认喜欢听到这话,不过还是好奇,“那日其他三个都不说话,就你一个人回答了我,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选择回答不怕死吗”

    裕明帝从哪里弄来这些人她不知道,但这些人绝对不简单,自然,越是不简单便越是要要求忠心。

    而凌光却敢开口。

    若裕明帝是想放一个眼线到她身边的话,凌光怕是只有死路一条,当然了,若这原本便是计划,那便不一样了。

    不过长生还是不想将身边的人和事想的过于的卑劣,日子终究还是要高高兴兴地过的,终日疑神疑鬼的,有什么意思

    “不会是他让你故意说好哄我吧”开开玩笑还是可以的。

    凌光却是沉默了许久,才幽幽开口:“或许因为奴婢无法位列前茅吧。”

    长生一愣。

    &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奴婢很感激姑娘给奴婢这个机会。”凌光没有持续这份情绪太久,很快便恢复正常了,“奴婢会誓死保护姑娘”

    “好啊。”长生笑了,没有追究下去,这个比上辈子的她还要小几岁的姑娘所经历的怕是她一辈子都未曾见识过的,她也何必去深究“那我便可以安安心心地吃喝玩乐了。”

    她才七岁,七岁的年纪该是无忧无虑吃喝玩乐的,那些阴谋诡计,皇权倾轧,都有多远滚多远吧

    她的这辈子,才刚刚开始。

    一路走来虽说是微服隐瞒身份,但长生除了是热的不行之外倒也没受多少的苦,大概走了七八日,凌光告诉她,他们即将太原境内。

    长生翻出了行礼中大周的疆域图,找出了太原的位置,“我们向西卓”该不会要把她发配去西边吧那里虽然没有位于北方的燕州那般战火频繁,但也不太平

    “我们先去太原。”凌光只是道。

    长生喝了口茶润了喉咙,“好吧,反正我跑不掉就是了。”

    又走了好几日,具体多少日,长生也没兴致去记了,终于到了太原了,不过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裕明帝还是没悄无声息弄死她的打算的,因为方才进太原境内,她便病倒了,把随行的人给吓的三魂不见七魄似得,若是真的要弄死她,哪里会这般紧张

    躺了几日,每日三餐地喝苦药,病情总算是缓和了,长生刚刚有些精神,便有些按耐不住想要见见裕明帝托孤,不,托付的人。

    她病倒之后没多久,凌光说出了来太原的目的,不是路过太原往西去,而是来太原这里见一个人。

    裕明帝的老师。

    他把她托付给了他的老师。

    顾延。

    许是同姓三分亲的缘故,长生心里的忐忑少了许多,裕明帝的老师是何许人,长生了解的不多,也便是住在太极殿的那段日子,裕明帝曾经提过他当太子的时候拜过一位老师,是南方大儒,不过他登基之后,这位老师便功成身退促回乡了,没留下来享受从龙之功带来的极大利益和帝师的尊荣。

    裕明帝虽然没有说的太多,但可以看得出来,他对这位老师极为的敬重。

    把她交给这样的人,应当还是将她放在心里的。

    “顾先生。”

    凌光领来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家,睿智的瞳眸亦显示了他与寻常的慈祥老人是不一样了的。

    “草民见过公主。”顾延没因长生的客气而忘却了对方的身份,既是如今她已然微服。

    长生道:“顾先生不必多礼。”

    “谢公主。”顾延方才站直了身子,恪守君臣之礼之余亦有对晚辈的关切,“公主身子可好多了”

    长生笑道:“好多了,让顾先生担心了。”

    “公主没事便好。”顾延微笑道,“此处简陋,委屈公主了。”

    “哪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长生笑道:“顾先生不嫌弃我就好,想来顾先生也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吧”

    顾延深深地看着她,微笑却没变,“陛下只是命草民好生看顾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