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69为什么?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看着越发失控的妻子,永宁侯到底是心软了,伸手抱着她,“我没有,从来都没有。(记住一的域名)”

    “我恨那个孽种,我恨他”

    “好好。”永宁侯顺着她的话安抚道。

    这句话像是压垮永宁侯夫人心中最后的一根稻草一般,她倒在了丈夫的怀中,泣不成声

    没了长生公主的皇宫并未没有什么不同,若真的要找出什么的话,那便是裕明帝不再涉足后宫。

    好在后宫中只有两位位分高、背景硬的妃嫔,而这两位主子并未对此事发出任何的不满,其他年轻位分低的自然便不敢说话了,只能每日翘首以待。

    荣妃的病好的很快,长生离开没多久便能出门了,虽然仍是看出了病态,但到底是缓过来了,不过她却并未能夺回后宫的掌管权,这个权利仍旧是在丽妃的手里,至于当日她到底为何被禁足为何病,后宫之中也没有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但总的来说,她还是落了丽妃一成。

    若这时候重启后位之争的话,荣妃必定不敌丽妃。

    不过如今这个时候,并没有人敢提及这件事,尤其是昭阳殿被烧了,裕明帝虽然没说什么,但却是一连好几日没上朝,对外说是龙体不适,至于到底为何龙体不适,朝堂上的那些人精哪里会揣测不到

    送走长生公主绝对不能成为裕明帝已经忘却了元襄皇后许氏的理由。

    没有人敢在这时候戳裕明帝的心中最痛

    二皇子入朝听政之后稳打稳扎的,倒也没对朝局造成多大的动荡,而随着南方旱灾的影响渐渐消退,朝廷上暂时也是平静。

    总的来说,前朝后宫一片歌舞升平。

    盛夏的炎热渐渐退去,转眼,中秋便要来临了。

    虽然裕明帝没下令大肆办中秋佳节,不过后宫还是忙碌了起来,丽妃作为掌管后宫之人,自然也是格外的忙碌。

    这日午后,难得抽空来了一趟荣妃处。

    荣妃躺在了窗前的贵妃椅中,并未起身迎接,神色回复到了过去的那般清冷,“丽妃有事”

    “荣妃姐姐倒是悠闲。”丽妃也不客气,径自走到了旁边的椅子便坐了下来,“许久未见荣妃姐姐了,今日抽的了空便来看看,姐姐的气色不错,想来病是大好了。”

    “抱歉,让你失望了。”荣妃道。

    丽妃笑了,“姐姐这般说妹妹便是在戳妹妹的心了,妹妹为了救姐姐可是冒着被废的危险的,姐姐便是不感激也不该这般误解妹妹吧”

    “皇后之位,本宫绝不与你争。”荣妃正色道,“不过本宫劝你最好也有自知自明,以免毁了如今的大好前程。”

    “大好前程”丽妃挑眉,“不知姐姐所说的大好前程是指”

    荣妃笑了,“妹妹是聪明人,理应知道。”

    “若真的如此,姐姐何尝没有”丽妃似笑非笑。

    荣妃双手放在了腹上,看着她但笑不语。

    丽妃抿了唇,便是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她的内心没有荣妃强大,吸了口气,“废话便不说了,本宫今日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是有正事。”

    “何事”荣妃道。

    丽妃正色道:“陛下为何把他的心头肉送卓”

    “妹妹不是已经查探的很清楚吗”荣妃反问。

    丽妃嗤笑:“若本宫真的那般轻易便听信了谣言,本宫早便死了一百次了”顿了顿,方才继续,“荣妃姐姐,你便不想知道或者说,姐姐已经知道了”

    “你觉得本宫可能知道吗”荣妃讥笑道,“本宫不久之前还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里。”

    “妹妹以为经过了这般多事情,与姐姐在某些事情上是利益一致的。”丽妃冷下了眼,“不过如今看来是妹妹多想了。”说完,便起身,“如此,妹妹便不打扰姐姐静养了。”

    荣妃神色不动。

    丽妃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丽妃。”荣妃还是叫住了她。

    丽妃转身,“姐姐还有何指教”

    荣妃平静地看着她,“虽然本宫不想承你的情,不过这次若没有你的多管闲事,本宫怕是连最后一丝生机也没有,所以,本宫还你这个人情。”

    “愿闻其详”

    荣妃继续道:“本宫的确不知陛下为何要送走公主,亦不相信外边那些所谓的失宠谣言,不过本宫却可以肯定,陛下不愿意让人知道的事情若是有人不识抬举的话,那这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她的话说的很轻很平静,却是让人听着不寒而栗。

    “这后宫之中要没了一个后妃有千百种方法,甚至可以做到悄无声息,而没了生母扶持庇护的皇子,只有死路一条。”

    丽妃绷紧了脸。

    “二皇子如今的确很风光,可皇家这风光是陛下愿意给的。”荣妃继续道,“而不是外边所说的,是因为他的本事,再本事的皇子,没了生母,也是什么都不是,我们的陛下是个什么人,妹妹想来也很清楚了,他可以给的,也随时可以收回,能够庇护六皇子的,只有你。”

    丽妃久久没有说话,最后,甩袖而去。

    荣妃没有再阻拦,垂下了眼帘闭目沉思着。

    为什么

    她不是没有想过,可最终也没想过一个可以解释的过去的理由。

    可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只要他不害长生,他到底在筹谋着什么又与他有何关系

    没了许姐姐,他裕明帝算什么

    长生的病来的急不过也好的快,没几日便又生龙活虎了,随后,便以顾延世侄女的身份启程前去常州了。

    一路上风景如画,亦有着前段时间旱灾与叛乱的痕迹,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很顺利,顾延似乎再赶时间似得,一路走得挺急的,到了中秋当日,终于跨进了常州境内,也便是在这一日,长生方才知道他为何要走得如此急。

    据顾延的长随说,中秋当日的常山书院中,有一场学子会,顾延本是答应了要作为贵宾出席的。

    而因为长生病倒延误了行程,便只能失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