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71又见拐子?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裕明帝把心尖上的宝贝女儿交给他,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对他对顾家的信任,只是他为何要把长生公主送出宫

    传闻之中那些所谓的厌弃失宠,自然不可信,若说宫中危险,在除掉了四国公府,便是还有些棘手的事情,可也绝对不至于到连护一个人都护不了的地步

    陛下到底为何要这般做

    顾延苦死了许久,可终究还是无法得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另外便是这位长生公主,虽说传言不可信,可出入未免太大了。yi。

    “长生公主陛下,你到底想要臣为你做什么”

    在传统节日的气氛越来越淡的现代社会,长生对于中秋节并没有多大的感触,别人或许还可以为那法定假日而兴奋一下,可对于她一个自由职业者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所以,对于这趟出门,长生很平静。

    在确定自己小命不会有危险之后,她还好好地睡了一个午觉,到了傍晚的时候方才起来梳头换衣服出门。

    “编个辫子就成,不要弄得太麻烦。”长生双手撑着梳妆的桌子托着下巴对给她梳头的丫鬟道,来这里这般长时间,最难打理的便是这一头的长发,七岁的年纪头发却是垂到了腰间,要不是出身皇家,每日打理着头发都会给烦死,还偏偏不能剪了,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是。”

    长生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小脸儿的肉似乎消减了不少,原本有些圆的下巴却是尖了一些,更偏向于瓜子脸了,不过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女的瓜子脸都好看,至少她觉得之前圆圆润润的模样更加的娇俏可爱,“瘦了。”

    编着辫子的小丫头手顿时一颤。

    “路上辛苦一些。”凌光一边给主子递茶一边道:“等到了常州府,休养一下便可养回来的。”

    长生笑了笑,“希望如此吧。”也不知道常州有什么等着她呢。

    顾延入屋便见一身青绿色衣裙,编着两条辫子七分娇俏三分沉稳地小姑娘端坐在屋里,微笑着。

    “顾伯父来了。”长生在外人的面前做足了功夫,起身行了福礼。

    顾延颔首:“世侄女准备好了。”

    “嗯。”长生笑道:“有劳顾伯父了。”

    “走吧。”顾延没说什么,温和应道。

    长生点头,起步跟着他赚乖乖巧巧的,便是表明身份了怕也不会有人相信她是那可以说是声名狼藉的长生公主。

    马车挺宽敞的,车窗没有用帘子,而是蒙着一层薄纱,能隔绝外面窥伺的目光,又不会阻碍里头的人探知外边的热闹。

    既是只是常州行政区域边上的一个小镇,可这一夜的中秋佳节仍是热闹,街上人声鼎沸,灯火辉煌。

    长生却是稳稳地坐着,既表示出了对外边热闹的欣赏,却又没有过多探究的,更别说是有想下马车混迹其中的意思了。

    小小的姑娘端坐在马车中,目光透着纱窗看着外面,仿佛只是在欣赏一幕舞台上的戏一般,明明身在其中,却又完全置身事外。

    顾延蹙了蹙眉,“小镇人少,难免没京城热闹。”

    “京城很热闹吗”长生看着身边的老狐狸,笑道,这小镇的确是没京城热闹,不过这街上逛花灯过节的人也不少,老狐这般说不就是认为她瞧不起这小地方的小热闹吗

    顾延笑道:“顾姑娘没见过京城的中秋花灯会”

    “听宫人说过,不过我娘在的时候不让我出去。”长生继续道,露着淡淡的伤感,“后来娘不在了,老头子更不让我出去了。”

    &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顾延一愣。

    “我便是叫他老头子”长生抬着下巴,骄傲又任性,“谁让他把我扔出来”

    “顾姑娘”

    “顾伯父若是要告状我没意见。”长生没等他说完便道:“不过我不改口便是了,当然了,顾伯父也可以用教养来罚我,不过”

    “顾姑娘自便就是。”顾延道。

    长生一愣,“顾先生不觉得我不忠不孝”

    顾延笑了,“礼教是教人向善,自然不会抹杀父女天性。”

    “教人向善”长生挑眉,“可我所见的,礼教却是杀人不见血的利刀。”

    顾延敛去了笑容。

    “想来若是没有这所谓的礼教,我还有机会缠着我娘让她放我出门去见见京城热闹的花灯会。”长生道,明明笑眯眯的,话却是让人心头一凉,“你说是不是顾伯父。”

    顾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默地看着她。

    长生却像只是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似得,依旧笑着。

    “公主。”顾延缓缓开口,亦转换了称呼,“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长生挑眉,“所以呢”

    不是跟她将大道理,也不是拿忠孝来压她,而只是一句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所以,与其抱怨和恨,不如往前走。”顾延继续道,“公主还小,未来的路还很长。”

    长生笑了,没有与他继续争辩下去,只是淡淡地回道:“是啊,还很长。”

    “老夫不知陛下为何要把公主送出宫,但陛下既然把公主交到了老夫手里,老夫便不会让陛下失望。”顾延继续道。

    长生有些意外,要跟她挑明了吗“顾先生,给我透透底吧,京城那老头子要你把我养成什么样子的”

    顾延没有回答,目光有些深沉,却是带着微笑。

    “不说便罢了。”长生耸耸肩,也没多太在意,她又不是真的七岁,将来什么样子,她便是无法完全把控,但还是可以把我住大方向的,至少不会让自己给长歪了,“难得出来,便不要闷在马车里了,虽然这小镇热闹不及京城,可世侄女也不是眼睛长在头顶的人。”

    “停车。”顾延摸了摸胡须,道。

    长生是第一次看他这般,“有句话或许顾伯父听着有些刺耳,不过顾伯父往后还是少摸胡子的好。”

    顾延怔住了。

    “高深莫测虽然更配您的身份,可总比不上平易近人的好。”长生道,“京城那老头子已经够高深莫测了,顾伯父便绕了我吧。”说完,便笑着跳下了马车。

    顾延愣了好半晌,方才失笑了出声,小丫头终究还是小丫头。

    没身在其中,便是早热闹也难以产生共鸣,下了车了,混迹其中,长生方才真的感受到了那份热闹与喜庆。

    这才是真正的过节吧。

    真正的过节气氛。

    长生的心也渐渐地放开了,许久许久没有这般放开了,可没多久,却忽然发现,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了。

    是到了花灯会的了,所以人便多了起来吗

    “来宝我的来宝不见了来宝”

    忽然,人群中爆出了一个女人嚎啕的哭喊。

    “拐子有拐子”

    长生皱眉,拐子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