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77谁在兴风作浪?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哪里不会出事”小姜氏像是没看到婆婆的不悦似得,继续忧心忡忡的,“哪里不会出事闵儿出事不就是因为去幽园找那小丫头吗绮儿这孩子自小便懂事,现在闵儿着了这般的罪,绮儿哪里会什么都不管不行,母亲,得派人去看看,千万不要让绮儿去哪幽园,绮儿跟闵儿不一样,她可拭娘家,这若是惹怒了老太爷再被行了家法,身子着罪不说,绮儿这闺誉也会受损的母亲,绮儿明年便十岁了,再过两年就可以议亲事了,可不能为了幽园那来历不明的丫头毁了终身啊”

    顾老夫人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转身对自己的心腹妈妈道:“古妈妈,你去看看”

    “是。(记住一的域名)”

    小姜氏既是担心还在昏迷中的继子,又担心会不会做傻事的继女,坐都坐不住,眼泪擦了又掉,掉了又擦,“母亲,都是媳妇无用,都是媳妇没照看好这两个孩子”

    “好了。”顾老夫人叹了口气,“这事跟你没关系”

    “母亲”

    顾老夫人眯起了眼,“你说的没错,不管幽园那小丫头是什么身份,既然进了顾家,便该有我来管教我会去跟老太爷说的”

    “母亲”小姜氏抹了抹眼泪,“你说你说下人们传着的那些”

    “糊涂”顾老夫人怒道,“若是诚儿的,老太爷第一件事便是对诚儿动家法,哪里会这般把人领回来乱了顾家的嫡庶尊卑你也是,下人的嘴也管不住,你这个主母怎么当啊的”

    “是媳妇的错”小姜氏没反驳,愧疚而自责,“都是媳妇没有管好家,都是媳妇的错”

    “好了好了”顾老夫人有些不耐烦,不看着她一脸难受,语气到底还是缓和了一些,“以后看紧些就是了,你年纪轻,心又软的,这是又牵涉到了诚儿,你难免疏忽,但你也要记住,你是这顾家的宗妇,别听风就是雨的慌了神”

    “媳妇受教。”小姜氏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

    顾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派去的古妈妈回来了,“回老夫人、大夫人,三姑娘在莘院,并未去幽园。”

    “什么”小姜氏惊讶,“绮儿在莘院没出来她不知道闵儿出事了吗”

    “奴婢去的时候遇见了三姑娘的近身丫鬟虹光,她急急地问奴婢闵少爷的情况。”古妈妈继续道:“闵少爷的事情虹光第一时间便禀报了三姑娘了。”

    “那她怎么还若无其事地待在莘院”顾老夫人沉了脸,“闵儿是她唯一的弟弟,她便是不为他出头也该来看看,这般待在屋子里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她心里还有没有闵儿这个弟弟”

    “母亲,许是绮儿有事情”

    “有什么事情比她嫡亲弟弟更重要”顾老夫人越说越气,“我看她就是随了她那个高贵的娘,心里眼里便只有自己”

    “母亲”小姜氏急了,“绮儿年纪还小,她定然是被吓到了才不敢出来的,母亲你别气,绮儿怎么会不关心闵儿呢闵儿可是她的双胞弟弟,比亲姐弟还要亲的双胞弟弟啊。”

    “她若是还记得有这么一个嫡亲弟弟便不会连脸都不露一下”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顾老夫人冷笑,“你不用帮她说话了既然她这般想呆在院子里头,那便好好呆着吧”说完,便对古妈妈吩咐道:“去莘园传话,让三姑娘把孝经抄百遍,抄完了才能出院子”

    “是。”

    “母亲”

    “这事你就别管了”顾老夫人没给她求情的机会,“三丫头性子本就随了她生母,若不趁着年纪小好好约束,将来还得了我盟家可没有他们王家的百年底蕴”话说到了最后已经有了讥讽,“我知道你心疼她自小没了母亲,可你也别忘了,你是她的长辈,当长辈的便要有长辈的样,该教的便得教”

    “是媳妇没尽好母亲的责任。”小姜氏揪着帕子低头道。

    顾老夫人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把自己放的很低的儿媳妇,“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不就是担心别人说你苛待前头夫人的子女觉得自己是继室,便低了王氏一头,便没有底气去管教王氏生的孩子可你别忘了,你也是诚儿八抬大轿抬进门,拜过祠堂入了族谱的长房嫡妻,如今长房的后院,除了我这个老婆子之外便是以你为尊更何况,王氏不也是继室她不比你高贵多少”

    “媳妇媳妇”

    “闵儿随了诚儿,你待他好,他便亲你,可绮儿”顾老夫人脸上泛起了一丝厌恶,“既然现在你才是她的嫡母,便有权利好好管教”

    “母亲”小姜氏面露为难。

    顾老夫人冷下了声音,“我倒是想看看嫡母管教子女,谁敢多说一个字百年士族王家他们还以为现在还是几百年前他们士族横行的朝代不过是有些年岁的破落户罢了”若真的是这般的高贵,当年便不会把嫡女给顾家当继室了

    小姜氏抿了抿唇,“媳妇明白了,媳妇以后定然会担起母亲的责任,好好教导这几个孩子。”说罢,又道:“不过媳妇还是相信绮儿不是那等无情之人,闵儿是她唯一的弟弟,便是她不满媳妇,也不会不管自己的嫡亲弟弟的,母亲你先别动怒,让媳妇先问问清楚。”

    “骸”

    “母亲,如今闵儿出了这事,若是再罚绮儿,那媳妇便是坦坦荡荡也抵不过那些闲言碎语。”小姜氏继续求情,“便是媳妇不在乎这些,可总守系到了顾家的名声。”说完,便跪了下来,“方才媳妇心急误事,闵儿这事怕是”

    “你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那些大夫不敢多说一个字”老夫人明白她的意思。

    “那绮儿”

    “不过是抄抄经文罢了。”顾老夫人却不让步,“那个女儿家没抄写过经文”

    小姜氏似乎还想说什么。

    “这事便不用再说了”顾老夫人没等她开口便做了最后定论,“好生照顾闵儿,我先回去了。”

    “母亲”小姜氏挣扎会儿,不过还是没继续下去,“母亲放心,媳妇一定会好好照顾闵儿的。”

    “嗯。”顾老夫人颔首,便在丫头的搀扶下离开了。

    小姜氏将顾老夫人送到了门口,目送了她离开之后,脸色也渐渐的冷了下来,“去查查谁在背后兴风作浪”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