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78进退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让顾家的金孙受了家法,长生便知道这后院的女主人不会轻易作罢的,寻思过后,也更是觉得这次的事情绝对不只是下人们多嘴罢了。

    不过便是凌光,这般一查下来,也只仕四少爷听了下人的议论,一气之下便跑来幽园闹事。

    “奴婢无能。”

    “不是你无能。”长生并未责怪,“这大宅子的后院不比后宫简单,再说了我们不过是来了几天罢了,你再本事也没这般容易把这摊子水摸清的。”

    凌光蹙眉:“姑娘觉得另有内情”

    “比起这个,我更加好奇为什么顾家长房嫡孙,将来顾家的继承人会是这般样子。”长生笑着道,宫斗宅斗的,她没经历过,不过若是没有猫腻,顾延、顾诚这般的祖父、父亲,顾闵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在这个年代,九岁的年纪,对于一个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来说,已经不能算是还小了。

    凌光道:“顾大夫人是继室。”

    “不是说这个顾大夫人贤良淑德,把前头夫人的孩子当自己亲生的照看,还把庶子庶女都给照顾的很好”长生笑眯眯地道。

    凌光道:“天底下没有人没有私心”

    “可她没有孩子。”长生道。

    凌光一愣。

    “所以这位顾大夫人也未必就是面慈心恶的。”长生继续道,“不过若是真的这般的话,那这顾家的风光怕是昙花一现了。”

    顾延虽然没有入朝,但凭着给裕明帝当过老师的资历以及在士林之中的声望,有他在,顾家的兴旺绝对会继续,来日他没了,顾诚也还是可以借着他的余威继续支撑顾家,可若是小姜氏真的面慈心恶,顾闵必毁,既是她能再生出嫡子,后宅有如此毒妇,将来的继承人也未必能好,没有了合适的继承人,一个家族哪里能长期兴旺下去

    小姜氏

    长生虽说有些阅历,不过到底不擅长揣测人心,“你觉得小姜氏如何”

    “据奴婢所掌控的,小姜氏并无不妥。”凌光道,“不过姑娘说得对,这大家族的后院不比后宫简单多少。”

    “那若这位顾大夫人真的有问题却没露出一丝的马脚。”长生摸着下巴,“城府必然很深,那这次的事情,未必便是与她有关。”

    小姜氏真的要对付她这个来历不明可能给她带来威胁的人,有的是其他的办法,无需把事情闹得这般的大。

    如今顾闵遭罪,她这个继母必定会受责难,更别说作为掌管中馈之人,居然让府中闹出这般荒谬的传闻,更是脱不了失职之罪。

    可不是小姜氏,那又会是谁

    谁会这般忌惮她的存在

    “奴婢再去查探”凌光继续道,若不完全掌控住眼前的一切,她便无法完全保障主子的安危,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长生点头:“不必着急,慢慢来,毕竟住在别人的地方,还是低调些好。”

    “奴婢明白。”

    当天晚上,顾延亲自来了,来请罪的。

    长生端坐在椅子上,神色沉静而冷凝,“这事说大不大,可说小也不小,尤其是若是将来我的身份公开了,今日这事便足以让顾家家破人亡”

    “老夫会给姑娘一个交代。”顾延没有辩解。

    长生道:“我不介意让京城那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老头子气一气,所以这个交代,顾伯父能给最好,不给嘛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顾伯父应当很清楚这是传出去对顾家会有什么危害,所以想必已经处理妥当了,既然闹不出去,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她眨了眨眼,“不过没想到顾伯父会养出这般一个孙子。”

    顾延皱眉,深深地看着她。

    “听说顾四少爷受了家法。”长生继续道,“既然受了教训了,也便算是处置了,不过我希望往后顾四少爷能警醒一些,不要再听风就是雨的胡说八道,第一次可以是年幼无知,第二次”她笑了笑,却不达眼底,“既然不入脑子了,那脑袋也便没用了。”

    顾延明白她的意思,“姑娘放心,此类事件绝不会再发生。”

    “好。”长生微笑道。

    顾延起身再次请罪后,方才告辞。

    长生颔首目送了他。

    “姑娘,真的不追究”

    长生端起茶喝了一口,“在别人的地方,还是宽容些好,而且,今日我卖了他这个人情,来日便更好说话了,再说了,有这般一个孙子,顾老太爷怕也是心里不好受,怎么也是京城那老头子的师傅,我该多谢敬爱的。”

    “此事侮辱了”

    “我母后。”长生接了话,也眯起了眼,“所以,不能轻易绕了始作俑者。”

    凌光皱眉:“既然如此,姑娘为何不让顾老先生”

    “区区一个交代,难道会难倒顾帝师”

    凌光似乎明白了。

    “一个交代不难拿出,顾家完全可以拿出一个让我无话可说的交代,如此一下,我便是只能咽下这口气了。”长生笑着道,“可如今这般,顾延只能欠我人情,却又不能确保我将来会不会秋后算账。”

    凌光看着眼前淡淡笑着的主子,一时间似乎说不上话来。

    “很阴险是吧”长生看着她笑道。

    “奴婢不敢。”

    “其实啊。”长生笑着感慨,“我还真的是老头子的种,骨子里都是阴险冷漠的。”

    “姑娘”

    “青龙对中秋当夜的事情一个字也不吐口。”长生没打算继续话题,而是换了一个,“我也不为难你,我只是想知道那晚上袭击我的人是谁就成了。”

    凌光蹙眉。

    “很为难”

    “奴婢领命。”

    长生笑了,“凌光,我很好奇你为何跟他们不一样。”

    凌光一愣。

    “不过还好你不一样。”长生没等她回答也没想过真的可以得到她的回答,“希望以后也是这般。”

    “奴婢会的。”

    半夜时分,顾家再一次喧闹起来了。

    因为顾闵发了高热。

    这是受外伤的人最害怕的事情。

    白日里的好几个大夫又被顾家的人半请半拉地弄来了,小姜氏虽然忧心万分,不过也似乎没忘记白日里顾老夫人的交代,也知道自己得罪了这些大夫了,对着大夫们好一阵子的赔罪,更是哀求他们救救儿子,生生地熄灭了大夫们心里的那口火气,除了认真治疗之外,更是纷纷称赞顾家娶了一个好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