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80邪性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本书由,请勿转载

    “我只想保住幼弟,只想活下去。yi。”顾绮道,眼眶却已泛起了泪水,“公主殿下,我别无办法,我已失败两次,这一次,绝不能再重蹈覆辙”

    长生凛着目光盯着她,“顾三姑娘,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明明知道她的身份,却还是这般做了,是为了她弟弟为了死去的母亲就算顾家后院真的藏污纳垢,也还没到让她冒着吵架灭族的危险来设计这件事“还是你恨你的继母恨到了不惜拉着顾家陪葬也要置之死地的地步”

    “顾绮别无选择”顾绮抬起头,面色却已是苍白了,她一字一字地继续道:“为了弟弟,为了死去的母亲,既是下地狱,我也在所不惜”

    长生挥手摔了面前的碗,怒道:“你既知本宫身份还敢这般做,谁给你的胆子跟倚仗”

    “是顾绮一手策划。”

    长生盯着她,“昨天的事情,与你有关”

    顾绮道:“是。”

    “你母亲在顾延身边安插了人”长生揣测道。

    “顾绮生母王氏,出自士族王氏。”顾绮道,头仍是压的低低的,“嫁入顾家后执掌中馈,虽多年未孕,但地位稳固无人动摇,后来受孕,身子百般不适便知可能熬不过生产一关,为了腹中胎儿,便事先走了一番安排。”

    长生冷声道:“你还没回答本宫的问题”

    “顾绮见过长生公主殿下。”半晌后,顾绮开了口,然后,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叩拜大礼,不知是为了表示恭敬还是为了别的,那头磕的十分的响亮。

    长生眯起了眼。

    顾绮抬起头,目光幽幽地看着她。

    中秋那夜的刺杀如今还不清不楚,如今又冒出了这般一个顾三姑娘,她是不是该重新考量一下裕明帝让她出宫是不是真的为了她好

    “你如何知晓本宫的身份”长生打破了沉默,便是顾老夫人,顾延的发妻,这顾家后院的女主人,也尚且不知道她的身份,她一个小丫头,怎么便知道“或者本宫该问你,你从何处得知”

    长生没有立即说话,也没有阻止凌光不断地往屋子里诉讼冷空气,而跪在地上的顾绮也是沉默,一直低着头,卑微地跪着,仿佛在等待着她该领受的惩罚一般,身上隐隐还散发出了一丝决绝。

    下人们纷纷退下,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长生心里的猜测得到了肯定,“除凌光之外,其他人都退下。”

    顾绮低着头,“请罪。”

    “你来找我何事”长生继续道。

    顾绮跪下,似乎刻意卑微一般,“是。”

    “三姑娘”长生双手放在了腿上压下了心头翻滚的情绪,冷静道。

    这样的顾三姑娘,让她觉得心惊的熟悉。

    丫鬟领了命令前去,没过多久,便领着一个小姑娘进来,明眸皓齿的模样十分的讨人喜爱,可是便是在这般一张脸上,却是没有孩子该有的稚气,相反,是沉稳与冷静,这般的神色在那张明明年幼的脸上却不显突兀,仿佛这便是与身居来,本该如此一般。

    凌光只好沉默。

    “去”长生没给凌光劝阻的机会。

    “姑娘”

    &nb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 长生放下了筷子,道:“请顾三姑娘进来。”

    姓顾乃顾氏一族的荣耀

    凌光眼底则直接散发了冷意。

    长生脸色微变。

    便是害怕,说到了最后也还是有了奇怪。

    “三三姑娘说”那丫鬟断断续续地道:“姑娘姓顾,乃顾氏一族的荣耀。”

    长生笑道:“你家三姑娘让你转告我什么话”

    “奴婢不敢”丫鬟赶紧道。

    “说说看吧。”长生听了下来,看着那脸色发白的丫鬟,“凌光性子不太好,这位姐姐无需害怕。”

    她不希望主子跟这个顾三姑娘接触

    凌光面露厉色,“没见到姑娘在用早膳吗转告什么话下去”

    长生点头,不过这早膳没吃多久,外边便进来一个丫鬟,神色忐忑地上前,“顾姑娘,三姑娘让奴婢转告顾姑娘一句话。”

    “姑娘先用早膳吧。”凌光转移了话题。

    长生沉思会儿,“既然已经通知了顾延了,便让他处理吧。”好奇是好奇,不过既然答应了顾延让他处理,便不适合见这位顾三姑娘。

    “不管为何而来,奴婢希望姑娘不要与她接触。”凌光道,“奴婢已经让人去通知顾延了。”

    长生自然明白她的的意思,她也不像是孩子,不过,她生在皇族,皇族的孩子,只要懂事了,便不再是孩子,更何况,她经历了那般多,“依你看,这位顾三姑娘为何而来”

    “姑娘。”凌光只是无奈地唤了一句。

    长生道:“我还比她小两岁了。”

    所以,才邪性。

    “顾三姑娘今年九岁。”凌光继续道:“既是顾家的后院没表面的这般平静,可也不至于养出这样的姑娘,顾三姑娘,不像个孩子。”

    “超乎年龄”长生一愣。

    “她很冷静。”凌光继续道:“超乎寻常更超乎年龄。”

    “邪性”长生有些错愕,一个小丫头而已,能有什么邪性还是出自凌光之口,她尚且还没让她觉得邪性了,“怎么说”

    “顾三姑娘。”凌光沉吟会儿,“有些邪性。”

    长生便奇怪了,“不是来求情这跪着怕也不是来为弟弟报仇的,难不成她想要以这样的方式让别人以为我欺负了她,然后泼我一盆脏水”

    凌光道:“不像。”

    “顾家三姑娘”长生挑眉,“为她弟弟来求情的”

    “今早天还没亮,顾家三姑娘便来了幽园。”凌光只得道:“到了之后便跪着,一直跪到现在。”

    长生没听她的话,“出什么事了”昨天的事情顾老头子还没压下去

    凌光道:“姑娘先用早膳吧。”

    “怎么回事”长生问向了送早膳进来的凌光,便是到了顾家,她的衣食住行,都由凌光把关。

    第二日醒来,梳洗过后便发觉了伺候的下人脸色有些不对劲了。

    顾家半夜里的这番闹腾并未影响到幽园,虽然心里也是有事,不过长生还是睡了一个不错的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