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81震惊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本书由,请勿转载

    “在那些噩梦里头,没有公主殿下。yi。”顾绮却继续道,“所以,当我知道祖父带回来的贵客居然是长生公主,我便知道,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唯一不用再走进那些噩梦的机会公主殿下,我知道我没有资格求你任何事情,可我别无选择”

    “你觉得本宫会信吗”

    可一连两次

    她都能穿越了,为何顾绮便不能回到从前不,这叫做重生吧

    怎么不可能

    不

    可这怎么可能

    长生震惊无比,她又在哄骗她吗可是可是看着眼前这张脸,她无法说出这一切不过是她的谎言罢了。

    许久许久,顾绮方才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有着恍惚的神色,“一切好像是一场梦一样我明明死了可是醒来之后,却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一切都还没发生的事情我原本以为我可以改变命运改变一切的我努力了很努力很努力可是还是失败了再一次醒来,一切又从头开始了我以为我还有机会的,我一切是老天的厚爱,可是不管我做什么不管我如何努力,到头来还是一样的结局两次一连两次明明是上苍的厚爱的,可现在就剩下绝望了公主殿下,不管我有多深的心机,多厉害的手段,结果都是一样都是一样的”

    长生没有当即开口问,而是静静地等待着。

    顾绮瘫坐在了地上。

    凌光明显的不情愿不过也没有违抗命令,松开了顾绮。

    “放开她”长生命令道,“我倒想听听她还能说出什么来”

    凌光脸色很难看,“姑娘”

    顾绮

    借尸还魂说的不是她而是她自己

    死过两次

    “住手”长生喝道,握紧了拳头看着狼狈不堪的顾绮,一字一字地道:“你说什么”她死过了两次

    “公主殿下”顾绮拼命挣扎着,神色决绝,像是豁出去了一般,“我死过了三次了死过三次了”

    凌光见这位邪性的股三姑娘越说越荒谬,直接动手把她拽起,“走”

    长生面色一变,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你说什么”借尸还魂她知道什么她怎么可能知道

    顾绮如何能这般就走“公主殿下可相信借尸还魂”

    凌光当即上前。

    “凌光送客”长生不欲再听下去。

    “公主殿下”顾绮急道。

    “又或许,你以为本宫年纪小好哄骗,便想着编造一个可怜的故事,做出一副走到了绝路的模样,便可以让本宫可怜你,便可不将你拿本宫当棋子,侮辱本宫父母的事情当回事自然还有希望借着本宫的手帮你对付你的继母请罪怕是觉得本宫还有用吧”

    顾绮面色顿时苍白如纸,身子也簌簌发抖。

    &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如此,你便不怕连累王家”长生冷笑道:“看在顾延收留本宫,又有着当年帝师的情分,本宫很大可能宽恕,可王家可不是百年士族你们以为如今还是前朝大雍吗即便还是在大雍一朝,这些南方的士族也只是被打压的只剩下空架子罢了,还真当自己是高贵不可侵犯”

    难不成这世界,母族大于天

    又是一个心向母族的人

    顾绮看着她,“我只能冒犯公主殿下,唯有如此,祖父方才能够下手处理便是他还是不会重罚小姜氏,可至少可以认识到他唯一的嫡孙已经快要被毁了是我的确可以不走出来,继续躲在暗地里,让祖父为我收拾承担,可是”她咬了咬牙,“祖父永远也不会震撼,便是如今他认识到了闵儿需要严加管教,也绝不会隔绝小姜氏对闵儿的影响,唯有让他震惊让他震怒,闵儿才可以有一线生机除此之外,我也该为我所做的事情承担责任公主殿下,我不会逃避该负的责任,更不会沦为小姜氏那般的人我身上流着的是王家的血统,既是我不能为王家争光也绝对不会玷污了王家的血统”

    “所以呢”长生挑眉冷笑。

    “我是长房嫡女,唯一的嫡女,我最大的价值便在于联姻。”顾绮继续道,“祖父的确风光霁月,可在他的心里,最终要的只有顾家的家业,为了顾家的家业,牺牲一个嫡孙女算什么没错,我是可以让小姜氏焦头烂额,甚至可以揭穿她以疼爱为命毁了我弟弟的诡计,可是我无法改变祖父的心,无法改变他对顾家未来的筹谋与担忧公主殿下,便是小姜氏犯了再大的错,祖父也不会动她一根头发,更何况,除了我之外,谁知道她心如蛇蝎”

    长生冷着眼没回答。

    “以公主看来,我之于顾家有多重要”顾绮反问。

    “怕你祖父把你交给本宫,所以便先来一步,好编造一个可怜的处境让本宫对你网开一面”长生讥讽道,“有如此心机,还怕活不下去”

    “我无法解释,便是我能解释,怕也不会有人相信。”顾绮小脸上泛起了绝望的淡笑,“公主殿下,我也从未想过能瞒的过去”

    “顾家有你祖父,有你父亲,即便你父亲被你继母迷晕头了,可你祖父总不至于也晕头了你们姐弟是长房唯一的嫡出,他再怎么也不会任由别害你们任凭小姜氏贤良淑德的表象再如何牢不可破,可只要你开口,你祖父绝对不会置若罔闻便是一次不行,你还可以说第二次第三次,便是你大闹一场,也好过如今这般做更不要说如今你成功把顾家上下给搅的一团乱,成功地让你的继母焦头烂额,便是之前都失败了,可这一次你已经成功了你明明可以暗暗地窃喜,然后筹备下一个计划,你有的是本事一点一点揭开了你继母的那层伪善的皮你可以成为最大的赢家可如今你却偏偏跑来本宫这里认罪,还说只想保护幼弟只想活下去谁有本事让你活不下去顾三姑娘,你是认为本宫傻还是对你糊弄别人的本事太过自信”

    她就真的已经被逼到了这般地步吗

    是说她已经跟小姜氏斗了两次了,不过都输了,所以这一次便不得不脑子进水了冒这般大的危险

    什么叫做已经失败了两次,这一次绝不能再重蹈覆辙

    长生越听越觉得浑身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