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84对峙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本书由,请勿转载

    多多收藏多多留言啊啊啊啊啊

    想有第三更、第四更吗

    第二更。

    ------题外话------

    可真的是她发疯了吗

    所有人都觉得她认为生母死因有疑是发疯了

    所以,她回来之后便咬着这事不放,可终究没有结果,反而落得一个不敬继母,忤逆父亲的不孝罪名

    生母的死,亦是她心里始终无法解开的谜团即便在那些噩梦里头也没有得到答案的谜团,可她忘不了第一次她临终之时,小姜氏来到她的病榻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她说她的生母死得其所

    她说的咬牙切齿,说的讥讽不已,说的心头战栗

    “祖父还认为是王氏蛊惑我吗”顾绮讥笑道,“既是真的有人蛊惑了孙女,可也不会是王氏,没错,如今的顾家并不比王氏差,可顾家有什么值得王氏如此算计的王氏若是有这份心思,也该是放在为家族筹谋之上当年孙女的生母可是难产而死的,王氏跟顾家的姻亲虽然中断了,可也没有结仇,王氏为何浪费如此人力物力来蛊惑一个根本起不了大作用的外孙女难不成当年孙女生母的死另有猫腻”

    “绮儿,你只有九岁”顾延沉默了半晌,方才沉声道,似乎有些痛心,“你才九岁”

    “无妨。”顾绮笑着道,泪水滑落脸庞,“孙女既然敢这般做便不怕承担后果,如今,幽园那位已经答应了不会追究顾家的过错,同意一切责任孙女来承担,祖父这边若是还有什么惩处,孙女也不怕承担,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字吧了,死了干净利落也总好过活着苟延残喘”

    顾延眸光一涩。

    “祖父如今心里一定是在害怕。”顾绮笑着继续,眼眶却含起了泪水,“一定在想这般心机深重又对家族心怀怨恨的孙女,来日怕是会给顾家带来灭顶之灾吧”

    顾延背脊微微颤着,说出这些话,她的心里该是有多大的怨恨“绮儿”

    “幽园的贵客说我愚蠢。”顾绮却是道,“她说便是我来找祖父揭发小姜氏的阴谋,便是大闹一场,闹的人众皆知也好过设下这个蠢局”她看着眼前震怒的长辈,“她说我愚蠢,祖父,你也这般认为吗”说完,不等顾延开口便继续道:“祖父也是这般认为吧可是,若孙女真的这般做了,祖父你真的会相信吗不会是觉得孙女年纪小不懂事胡言乱语吗还是会觉得是哪个下人放肆嚼舌根影响到了我又或者直接变认定了孙女不孝不悌,直接把孙女关起来抄写孝经哦,不,祖父怕只会是直接把孙女交给祖母管教不过是一个小姑娘家家而已,哪里用得着祖父这一家之主亲自处理”

    “在你的心里,顾家就是卑鄙龌龊、背信弃义的地方”顾延打断了她的话,“顾绮,别忘了你身上也留着顾家的血,你也是顾家的人”

    “皇上把那位交给祖父,便是对祖父的信任”顾绮继续道,“便是这事让皇上震怒,最多也不过是杀了我顾绮一人,顾家有何危险可言便是祖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父您,大义灭亲啊,皇上只会”

    “你拿什么承担”

    “我做的事情我会自己承担”顾绮耿着脖子,“所以我去了幽园,去承担自己该承担的责任”

    顾延沉着一张脸,“所以你就不顾顾家满门安危”

    “孙女有说错吗”顾绮像是要把心中积压了几辈子的情绪都给发泄了出来似得,“王氏虽不复数百年前的辉煌,但数半年的底蕴亦足以支撑门楣,如今的王氏一族也并非没有能人当年祖父不也是因为这个才为父亲选了王氏女为继妻吗可祖父不喜孙女生母,说王氏女眼高于顶、不敬她,王家的门楣岂会养出不敬不孝之人若真的不敬不孝,又岂能入的了祖父的眼但人已经死了,而且还是为了顾家的子嗣而死,为何这般多年过去了祖母心里还有如此深的恨连带着恨上了孙女孙女没有生母,最亲的便该是祖母才对,可是这般多年来,祖母何曾有过怜爱小姜氏迫害我们姐弟,祖母难道真的一丝察觉也没有吗她可是父亲的嫡妻不是不知道,是心里的天平已经倾斜了吧祖父你知道吗比起小姜氏,孙女更恨这个本该最亲最爱的祖母”

    “你”

    “祖父。”顾绮笑了,“您不觉得你这般有些无耻吗”仿若没看到顾延瞬间难看的脸色似得,“与王氏联姻顾家得到的好处,祖父不但忘的一清二楚,如今出事了,还赖上了人家了,祖父,你可是皇帝的老师啊”

    顾延目光深沉地看着眼前的孙女,“这些都是谁教你的”便是王氏去世之前有了布置,也不可能把他顾延的孙女教导成了这个样子“王家”

    顾绮却仍是笑着,“不过在这之前,还请祖父救一救闵儿,他是长房唯一的嫡孙,也是祖父唯一的嫡孙,祖父便是不喜孙女的生母,便是恼恨孙女,可闵儿终究是祖父唯一的嫡孙另外,小姜氏如此怨恨我们姐弟,恨不得毁了我们姐弟,那是因为她不能生育,好像是进门的时候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而且认准了是我生母布下的暗招,为的便是保护我们姐弟,也便是说小姜氏不可能给顾家生出一个嫡孙,而祖父想来也不会撕破脸把小姜氏给休了让父亲领娶,更不可能让父亲再克死一个妻子,所以,闵儿是顾家唯一的继承人闵儿毁了,顾家便也没有了未来祖父多年来的养精蓄锐也毁于一旦。”

    “顾绮”顾延怒道,对于这个破罐子破摔的孙女动了真怒。

    “以祖父的本事,想来如今已经把人给揪出来了。”顾绮继续道,“虽然孙女自知没有这个资格,但还是想求祖父放他一条生路,其实他也并非要背叛祖父,不过受了我生母的恩,报恩罢了,不过若祖父不愿意的话,孙女也不会强求,来日孙女以命抵命便是了。”

    顾延皱紧了眉头。

    “那祖父也该质问孙女那耳报神是谁”顾绮继续问道,嘴边泛起了一抹嘲弄,“我生母居然能瞒着祖父在祖父身边下钉子,想来如今祖父也是恼怒了她吧”

    顾延拿起了桌子上的书信,“你在信中不是已经写得很清楚吗”

    “祖父不是应该先问问孙女为何知晓幽园贵客的身份吗”顾绮却忽然间岔开了话题,“这才是祖父最担心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