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85又算什么?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本书由,请勿转载

    增加50收藏,加更不是骗大家的哦可是一天才长了50个,好惨淡啊明日继续求支持啊啊啊继续满50加更,继续留言有奖

    ------题外话------

    “下去吧。[一]”

    顾诚皱眉。

    “你虽看重小姜氏,但也不能忽略了一对子女”顾延还是说道,“顾诚,骨肉至亲也是需要情感维系的”

    “父亲”

    顾延不想再说下去,挥手道:“你下去吧。”

    “父亲教训的是。”顾诚没有反驳。

    顾延沉下了脸,“你就只有绮儿一个嫡女,逆女逆女的的叫你也不怕丢了顾家的颜面”

    “自然”顾诚道,而且也听到了一些味儿,“父亲,是不是绮儿那个逆女”

    “你觉得她为你尽心尽力了”

    顾诚没有否认,“小姜氏虽不能为顾家诞下子嗣,但多年来一直为儿子操持家务,孝敬父母,养育王氏所出的一子一女,更为儿子纳妾添丁,儿子自然该爱重于她”

    “你很看重小姜氏。”顾延道。

    顾诚心里沉了沉,“父亲,当日母亲并不知小姜氏的情况,而之所以执意为儿子续娶小姜氏虽然有私心,但当年那般多的姑娘当中,小姜氏的条件是最好的,母亲并非完全只是为了娘家。”

    “没有。”顾延道,却拧着眉头。

    顾诚看着父亲,“父亲,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有其他”

    “小姜氏说她年幼的时候曾经掉进了水里过。”

    “为何宫寒”

    “前两年母亲请了名医看过,说是”顾诚有些哭笑,“说是宫寒,难以受孕。”

    顾延等着她回答。

    顾诚有些诧异。

    “小姜氏进门这般多年为何不能生育”顾延却是问起了另一件事,一件他本该过问不过多年来一直不闻不问的事情。

    “可是”

    “她什么也没做。”顾延道,眸子深沉。

    “父亲,这个逆女到底”

    “是吗”顾延淡淡道。

    “小姜氏告诉儿子的。”顾诚道,“她说父亲让人把绮儿带走了,她担心会出事,就让儿子过来看看。”

    顾延却反问:“你如何得知消息”

    “父亲,这个逆女到底做了什么让父亲如此震怒”顾诚继续问道。

    顾延的心中恼火,可却无法质问顾诚,因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士大夫的礼教,亦是他所教的,当日续娶小姜氏,不也是为了有人来照顾和教养孩子吗

    顾诚皱了眉,“绮儿是姑娘家,自有祖母与她母亲教养。”说完,便又道:“不过父亲放心,往后儿子会让小姜氏严加管教”

    “这些年来,你关注闵儿的学业,可曾关注过绮儿”顾延继续问道。

    顾诚一愣。

    “你不喜绮儿”顾延却打断了她的话。

    “父亲。”顾诚满脸的羞愧,“是儿子没有管教好”

    顾安应了话赶紧扶起了像是失去了魂魄的顾绮离开。

    “够了”顾延打断了儿子的怒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斥,“顾安,送三姑娘回去”

    “顾绮”

    顾绮一动不动,像是没听到这话似得。

    顾延蹙眉。

    “父亲”便在此时,顾诚闯了进来,看了一眼地上瘫坐着哭成了一个泪人儿的女儿,再看了一眼脸色不太好的父亲,顿时对女儿怒道:“绮儿,你做了什么”

    心里一直支撑着她的信念开始崩塌

    她的那些努力又算什么

    这般轻而易举地便解决了

    算什么

    那她经历了那般多的苦难那般多的噩梦,又算什么

    这就是她的唇吗

    她不相信任何人,不相信至亲的人,所以才会步步走错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蹈覆辙

    这便是她的蠢吗

    那般多的噩梦原来真的可以轻易地避免吗

    她找祖父大闹,找祖父说出了一切,祖父便会庇护她

    长生公主说对了吗

    就这样

    就这样吗

    顾绮好像还有好多话想说,可最后只是泪流满面地沉默。

    顾延沉默地看着她许久,方才语重心长,“绮儿,你是顾家的子孙”

    “祖父信我”顾绮似乎不信。

    “你若还认我这个祖父,现在便回你的院子好好呆着”

    “祖父”

    “我不知道你为何变成这个样子。”顾延继续道,“不过你既是我顾延的孙女,我便不会置之不理可你所说的小姜氏面慈心善,没有证据,我亦不可能无端处置,至于你祖母,她是你的长辈,既是有过错你也不该生出如此深的怨恨还有你母亲的死,你祖母没这个胆子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残害我亲自选出来的嫡媳我不管你是受了别人的蛊惑还是自己魔怔了,从今往后,今日的事情不得再提”

    顾绮呼吸急促,浑身颤抖。

    “闵儿往后我亲自教导。”顾延神色缓和了下来,“幽园那边,我亦会处理妥当。”

    顾绮一怔。

    顾延胸膛起伏不定,许是因为愤怒,也许是因为震动,究竟是什么样的煎熬才能将一个九岁的孩子逼成了这般样子没有人教她吗若是没有,何至于此可王氏既是眼前的孙女已经魔怔了,可顾延仍是不得不承认,王氏一族没有这般做的理由便是死去了的王氏,她会为一双儿女留下一些保障,比如说在他身边安插钉子,可绝对不可能预测的到顾诚续娶的是小姜氏,更不可能知道一双儿女的继母会是一个蛇蝎心肠的人,从而早早便给女儿灌输这些王氏的品行他信的过是二房的人吗或者是顾家的世仇“你先起来。”

    “魔怔了”顾绮笑了,几乎是歇斯底里,“是啊,我是魔怔了,而且就快要疯了可是祖父,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谁造成的我才九岁啊,我为何要承担这些为什么为什么不管我多努力结果都是一样长生公主说我蠢,祖父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蠢了我哪里错了祖母不喜我,难道不是真的吗闵儿越长越是不堪,难道不是真的吗小姜氏贤良淑德,可为何却将闵儿养成了这个样子为何让我如此的恨她祖父,你告诉我哪里错了我蠢在了哪里了”

    “你生母死于难产”顾延怒道,“就算你祖母不喜你生母,可是她对子嗣的看重绝对不会做出任何伤及你生母的事情顾绮,你魔怔了”

    “是”顾绮咬着牙道。

    顾延神色威震,“你连你生母的死也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