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87怎么办?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本书由,请勿转载

    今日第二更

    ------题外话------

    “谁在那里”

    虹光哭了。

    姑娘

    还能找谁啊

    可是除了大夫人,她还能找谁

    “对了大夫人”可是这个念头才起,便想起了临出来之时善妈妈所说的那句话,不要找大夫人,千万不要找大夫人

    她真的想不到办法

    怎么出去

    顾家的后院说大不大,说小也是不小,要藏住一个人也很容易,虹光年纪虽然不大,不过能当上大丫鬟自然也便是有几分聪明的,躲开这些人并不是不难做到,可怎么出去找人救主子

    “好”小姜氏勾着嘴角笑着。

    “若是有人来禀报,下人们不敢惊扰夫人,便没把消息通报。”

    小姜氏冷笑一声,“也是,跑掉了又如何我倒是想看看她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来”说着,便又道:“吩咐下去,本夫人自感没尽到母亲的责任,心里甚是愧疚,从莘院回来之后便进了佛堂了”

    “夫人放心,一个小丫头跑不了多远的”

    “你说什么”柴房内的人跑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小姜氏那里,“这都让人给跑了,那群狗奴才干什么吃的”

    虹光只能先逃,绝对不能被抓住

    “在那里”

    虹光急的看出来了,她不能被抓住,绝对不能被抓住了她要救姑娘,一定要救姑娘

    “在这里”追来的人要赶上来了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可能这般早便下锁了

    怎么可能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远了,前院越来越近了,可是,当她费劲了力气终于要跑出后院的时候却发现,前院跟后院中间的那道门下锁了

    “快来人啊”

    虹光咬紧了牙关往前冲去,她一定可以救姑娘的一定可以的

    “来人来人”

    “有人跑了”

    虹光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应道:“好”,抹干净了眼泪踉跄地站起身来转身便往门口跑去,顺利地打开了门,果真没看到看守的婆子,当即便冲了出去,可还没跑多远便被发现了。

    “快去还有,记住不要找大夫人,千万不要找大夫人”

    虹光这才作罢,抹了把眼泪道:“好我一定会找到老太爷一定会救到姑娘的善妈妈你等我回来救你”

    “你是不是想看着姑娘出事”善妈妈大怒。

    “可是”

    “不行太多人的话会被发现的虹光你听我的,快去”

    “我帮妈妈解开,我们一起去”

    “虹光,你一定要救姑娘,你一定要”

    她就知道

    她就知道会出事的

    “不管姑娘是不是惹怒了老太爷,老太爷也不会看着姑娘死的”善妈妈焦急道:“而且能反抗老夫人的也就只有老太爷了虹光你快去,姑娘耽误不得了”

    “老太爷”

    “不用门没锁,看守的人也走开了,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你赶紧出去”善妈妈却道,“你快去找老太爷快去”

    虹光挣脱了身上的绳索,拿掉了塞着嘴的步,“善妈妈”同时拿掉了善妈妈塞嘴布,“我帮你解开”

    两人背对背的,那婆子正替虹光解着绳索,便是有了办法,可实行起来却是不容易,折腾了两刻多钟,这才解开了。

    虹光听了下来,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忙转过身去。

    “呜呜”这时候,一个四十来岁的婆子挪动身子往虹光这边,晃着头传递信息,“呜呜”

    虹光拼命地扭动着手试图挣扎开那绳索,便是磨出了血也未曾放弃,姑娘病着,她需要请大夫

    太阳渐渐落山,柴房内更加阴暗了,没过多久,便完全暗了下来,晚上了已经到了晚上了

    问话的婆子顿时闭嘴了,说八卦是有趣,可小命更要紧

    “我哪里知道”李三家的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之前好不容易从老太爷处置奴婢的风波中摘清了自己,现在又来了这桩子事这不是倒霉是什么“少说两句,之前的事情你还没怕吗”

    “李三家的,这是怎么回事了”

    “都给我看好了”莘院的一应奴婢被关押到了大厨房旁边的柴房里头了,顾老夫人身边的妈妈吩咐了一番后,方才离开。

    “给我好生看着了”顾老夫人盯着寝室的门,怒声又吩咐了一边,方才拂袖而去。

    小姜氏低下了头,啜泣道:“媳妇明白了”

    “送你们夫人回去”顾老夫人吩咐了小姜氏身边的下人,“往后你好好照顾闵儿就是了,这个孽畜便让老婆子我来管教,我便不信了我管教不了她”

    小姜氏瘫坐在地,落了泪了。

    “你若是还为这个孽畜说话便不要认我这个母亲”顾老夫人大怒道。

    小姜氏还想说什么,“母亲”

    “是”下人们纷纷跪下领命。

    “来人”顾老夫人厉色怒道:“吩咐下午,三姑娘紧闭房中,没我的允许不得出来,还有,每日只给她一碗清水一个馒头,让她好好反省反省还有,这件事不许传到前院去,谁若是敢给我嚼舌根,便不要怪我老婆子临老临老才来下狠手了”

    “母亲”

    顾老夫人怒不可遏,也不打算让人撞门去见那个孽畜了,“她既然想躲在里头,那便让她永远不好出来”

    “母亲”

    小姜氏脸色更不好看了,正当想要进一步劝的时候,便听顾老夫人喝道:“她不开门便由着她就是了”

    “给我滚”屋内咆哮出声。

    小姜氏浑身一颤,“绮儿,你开门吧,母亲求你了,你把门开一开吧”

    “滚”屋子里传来了尖锐的厉喝。

    “绮儿,你听话,让母亲进去看看你”

    没有回应。

    “绮儿,是母亲,母亲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你把门开开。”

    “母女一场,哪里需要领什么人情”小姜氏哭了,“媳妇谢母亲。”福了福,这才转身前去敲门。

    顾老夫人看着都要跪下来的儿媳妇,到底还是给了一丝脸面,“你对她好她未必领你的人情”

    小姜氏忙道:“母亲,让我试试,先让我试试吧母亲,都到了这里了,就让我试试吧,母亲,媳妇求你了”

    “撞开”顾老夫人怒喝道。

    婆子当即上前推门,不过门却在里头反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