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92意欲何为?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顾延皱眉。

    “怎么觉得我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而想要闹得你家宅不宁”长生却是笑着,“虽然也有这般心思,不过顾老太爷不是在关心我想做什么之前先关心关心你的嫡亲孙女到底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难不成认为是我害的”

    “姑娘,顾家的家务事不值得你如此劳心。”顾延道。

    “那顾老太爷觉得我想做什么”长生还是把问题扔了回去。

    顾延道:“愿闻其详。”

    “顾三为何成了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长生却道,“顾老夫人,你的结发老妻为何便不顾嫡亲孙女的死活,居然不让人请大夫”

    顾延脸色骤然难看起来。

    “很意外”长生扬眉道,“却是我也挺意外的,毕竟有那家长辈是不疼爱晚辈的更何况还是嫡亲的孙女就算不疼爱,总不会看着她死吧不过顾老夫人似乎让我大开眼界了。”

    顾延沉默了半晌方才开口:“此事我会处理。”

    “怎么处理”长生没就此作罢。

    顾延道:“该如何处理便如何处理。”

    “那可是你的老妻”

    “公主殿下。”顾延换了称呼,神色凝重,“这几日所发生的事情的确让老夫觉察了顾家的一些问题,可顾家的事情顾家自会处理。”

    “我多管闲事了”

    “老夫更想知道姑娘意欲何为。”顾延再次道,“姑娘不放开门见山。”

    长生叹了口气,“好吧,那我也不绕圈子了,进过这般一闹,我怕是不好在顾家待下去了。”

    顾延蹙眉。

    “京城那老头子如何交代你的我不清楚,不过我可不想换了一个地方关着。”长生继续道,“我要自由。”

    “顾家无人干涉姑娘的自由”顾延道。

    长生哂笑,“我不过是顾家的一个客人,凭什么”

    “姑娘”

    “这几日的这些事情不正是很好的证明吗”长生继续道,“便是你再把我当贵客,也终究会有人不满,甚至是你对我越是好,这些不满便会越多,顾老先生,你觉得这几日的事情只是你没有交代好”

    顾延似乎有些无话可说。

    “一个客人,再贵也不可能在别人家过得自在”长生没等他的回应便继续道:“就算你不怕死的把我变成了顾家的人,在顾老夫人那里,我依旧是晚辈,还是一个刺般存在的晚辈,她还不把我往死里收拾便是碍着你不敢明着来,暗地里给我使绊子也够我喝一壶了。”

    “那姑娘想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要怎样的自由”顾延问道。

    长生道:“至少不是如今这般的。”

    顾延笑了,“姑娘闹了这般却连想要什么都没想好”

    “你大可嘲笑我。”长生坦然道,“不过我不觉得我这般年纪事情没有周全有什么不对,而且,我也并非全完没想好,至少现在想好了一样。”

    “什么”

    “既然顾家不把顾三姑娘当回事,便把人给我吧。”长生道,“你也知道我身边只有凌光一人,难免人手不足。”

    “岂有此理”顾延还未开口,门口便传来了一道怒斥。

    长生转身,便见顾老夫人大步走来,灯火之下那脸难看的几乎扭曲,“顾老太爷已经吩咐人去请大夫了,顾老夫人若是想来阻止的话,怕是已经晚了。”

    顾老夫人差一点没被气晕了过去,“你”

    “姜氏。”顾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回去”

    顾老夫人一口气还没发出来便哽住了,看着眼前面沉如水的丈夫,几十年对她敬重如一的丈夫,“老太爷,此女大闹后院,掳走了绮儿,如今还在这里”

    “为何不给绮儿请大夫”顾延打断了她的话,直接质问。

    顾老夫人气的身子哆嗦,“妾身如何不给绮丫头请大夫不过是”

    “不过是被我气着了,所以便连自己的嫡亲孙女的死活都不管了”长生抢话道,“若真的是这般,我还真的是罪孽了。”

    “你”

    顾老夫人面色青白青白,“你”狠狠得咬着牙,愤怒的怒骂并未说下去,而是看向顾延,“妾身不知道老太爷听了什么样的话,不过妾身自认为对得起天对得起地更对得起顾家没错,绮丫头是病了,可哪里是病的半死不活的”

    “没有半死不活便可以放着不理”长生凉凉地道。

    顾老夫人狠狠地扫了长生一眼,“妾身的确说过不许请大夫的话,不过却不是不让大夫来给绮丫头诊治,而是不想让外人插手顾家的事情绮丫头性子左,平日里妾身对她的确严苛有些,可她到底是妾身的嫡亲孙女,妾身再如何也不会看着她死妾身阻止的不是请大夫,而是外人擅自插手顾家的家务事,更是维护顾家的颜面跟清誉顾家的嫡亲孙女病了自有顾家的长辈照料看顾,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插手”

    “是吗”长生似笑非笑,“这般说来倒是我这个外人多管闲事了,不过我可不是自己找来的这些闲事,而是顾三姑娘的丫头对我又是磕头又是哀求的,我才勉为其难管了这件事,现在看来倒是管错了。”

    顾老夫人没有与她反驳,甚至没有看她一眼,不过倒不是可以无视,而是移不开目光,被丈夫看的移不开目光,进门之时她还是被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