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093学业41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不可否认,长生的一番话的确让顾延的心里有几分震动,陛下这般宝贝这个女儿,怎么会不查清楚顾家的底细才便把她托付于他便是信任他,可长生公主生活的是顾家的后院可也便是这般看重这个女儿,方才不可能利用她可是不管如何,她这般一闹的确是把顾家的问题都给闹出来了。

    这般多年说是真的没有一丝察觉,顾延也没有资格当这个顾家的老太爷,更枉为太子太傅多年,不过一直没有出大事,也便睁只眼闭只只眼了。

    “姑娘对顾家的用心,顾延领了,只是顾绮乃我顾家长房嫡女,无论如何也不能为他人奴婢”

    “本宫也不成”长生道。

    顾延道:“不成”

    “你该知道只要我想,有的是办法让她成为真正的奴婢。”长生挑眉道。

    顾延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草民自然知道,不过若真的到了这般地步,草民的孙女也没资格给您当奴婢。”

    “可她白日里还跪在我面前求我让她给我为奴为婢。”长生继续道。

    顾延道:“顾绮是顾家的人,她所犯的一切过错,顾家都会承担”

    “便是因此让顾家陷入危局”长生道。

    顾延道:“顾家绝不抛弃顾家人”

    “好”长生笑了,“既然这般我也不勉强了,不过奴婢不成,伴读总是可以吧”

    顾延一怔。

    “京城那老头子定然给你交代过让我好好念书吧”长生笑道,“也不怕你笑话,之前我娘在世的时候虽然督促我念书,不过我不懂事,那老头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存心害我一直纵容我,一直没怎么好好学,我娘走了,老头子更是不管我了,念书这事自然便没了,所以到现在我连自己的名字都写得跟狗爬似得。”

    顾延还是愣怔。

    “老头子既然把我交给了你,怕也不太可能换人。”长生继续道:“可这顾家的女主人我都得罪遍了,待在顾家的话,我怕有朝一日死的不明不白的,到时候也连累你们一家子陪葬,多不好啊。”顿了顿,继续道:“所以我想,不如便去念书吧,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姑娘的意思是”

    “常山书院不是离常州府很近吗”长生道,“既在你的眼皮子底下,也可以避开你家里的这些麻烦人。”

    “常山书院”

    “没错。”长生道,“送我去常山书院念书。”

    顾延凝视着她,许久许久不回答。

    长生也有耐心,安静地等待着。

    “姑娘可想知道陛下对老夫的嘱咐”顾延忽然笑了。

    长生挑眉,“你敢说我便敢听。”

    “陛下嘱咐,其他的地方都可以由着姑娘,但学业却不能。”顾延道。

    &n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长生一怔,随后道:“也便是说你答应了”

    “常山书院中没有女学生。”顾延道。

    长生道:“我女扮男装总是可以吧”

    “不行。”顾延道。

    长生道:“那顾老先生想如何”

    “明年元宵过后,常山书院将会设立一女子班,招收一批七八岁的女女学生。”顾延继续道,“到时候,姑娘可以以顾家远亲的身份报名。”

    长生诧异:“女子班”

    “是。”

    “不是说没有女子吗”长生疑惑,不过没等顾延回答便指着自己的鼻子道:“难不成是专门为了我而设的”

    顾延神色似乎闪过了一丝的不自在,“及笄之前,姑娘都不得离开常州。”

    有问题

    长生心里暗道,不过他的反应虽然是有问题,但应当不会是危害她的,想了想,便也不去挖人家的了,“好”至少结果是她想要的

    女子班便女子班,只要不是被人当猪一般养着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用等养肥了等着被宰就好了

    “时候不早了,老夫送姑娘回幽园吧。”顾延道。

    长生下了地,“不用了。”拍拍身上的衣裳,“顾三得跟我一同去。”

    “自然。”顾延道。

    “那便好,让人好生治好她。”长生道,挥挥手,“走了。”转身离开。

    顾延起步,将她直接送出了院子,这才转身返回去了西厢房。

    “老太爷。”顾安上前见礼。

    顾延脸色微沉,“三姑娘如何了”

    “大夫方才看过了,说三丫头感染了风寒方才导致高烧,已经开了药了。”顾安道,“小人派去请大夫的人在门口便遇上了赶来的大夫,让门房去请大夫的是后院的婆子,想来是老夫人派去的。”

    顾延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便起步入了屋,走到了厢房的床边,床上,顾绮仍是烧的满脸微红,神色痛苦,“让大夫在府中候着,直到三丫头退烧为止。”

    “是。”

    顾延站了会儿,问道:“大老爷有没有过来看过三丫头”

    “没有。”

    顾延神色不动,静站了会儿,方才道:“照顾好三姑娘,有什么事情即可来通知我。”

    “是。”

    顾老夫人既是是被人扶着回了屋子的,便是已经回了屋子,身上的寒意仍是没有消退,她甚至还清楚地记得丈夫盯着她看之时的每一个眼神。

    可是

    可是为什么

    就为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