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155一命还一命43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嗯。”长生满意地点头,“现在回去,该你登场的时候便会通知你,现在你只需要安静地等着。”

    萧惟凝视着她,“好。”

    “还不快送你的萧惟哥哥回去”长生冲顾闵道,“照看好了,再出差错我就砍了你的头”

    顾闵瞪了眼,敢怒不敢言,就知道吓唬他“萧惟哥哥,我扶你回去”

    萧惟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便是放在心上了也不会去多想,“不要跟你父亲争论的太凶他毕竟是你的父亲”

    她的将来必须依靠他。

    长生颔首,“好。”当然不会凶凶了便是歇斯底里失去了冷静,失去了冷静便失去了先机

    既然他敢来,她还怕了不成

    顾闵却懵了。

    她父亲

    父亲

    那不是

    天啊

    最后,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他扶着萧惟出来还是萧惟拉着他出来。

    “萧惟哥哥”他颤着声音,拉着他的手臂,“你刚刚说刚刚说顾姑娘的父亲父亲”

    “嗯。”萧惟点头,“她父亲来了。”

    “那”顾闵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萧惟正色道:“你不要听别人胡说,虽然我不知道她怎么会到了顾家,但她跟你祖父绝对没有任何关系。”

    他当然知道,可是“她父亲是”顾闵夺口而出的话最后还是摁住了,“萧惟哥哥你知道她父亲是谁吗”

    “知道。”

    “那你”顾闵震惊的同时也是佩服,“萧惟哥哥,你真厉害”

    萧惟苦笑,厉害什么厉害还能稳得住所以厉害吗“刚刚她不是在对我发脾气,她是为了帮我才在她父亲那里受了气,才发脾气的,阿闵,以后不要说她。”

    “我哪里敢”顾闵撇了撇嘴道。

    “她父亲虽然是钦差,可也不可能因为疼她便枉顾朝廷诏令的。”萧惟道。

    顾闵一愣。

    他父亲是钦差大人

    什么钦差大人

    皇帝陛下就是那要来的钦差大人

    这怎么可能

    “萧惟哥哥”

    “咳”

    顾闵接下来的话被堵住了,转身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的凌光,脸色顿时一白,“我什么也没说”

    这人怎么跟鬼一样

    凌光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便看向萧惟。

    “长生可是还有什么话要交代我”

    凌光眼光更冷了,叫的还真是顺溜“我家姑娘心底好,怕萧少爷这般回去会冻死,让我给萧少爷送一件披风来”

    说完,扬手便将披风扔了出去了。

    萧惟伸手接着,心里头有着暖意。

    凌光转身回去。

    “帮我给长生说句谢谢。”萧惟道,即便凌光连头也没回。

    顾闵等人走了才缓过气来,不过再也不敢多说了,“对不起萧惟哥哥”他不敢说

    可公主干嘛要骗萧惟哥哥

    是不能让人知道她的身份吗

    可钦差来了,她的谎话不是要被揭穿了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她刚刚才会发疯的

    “啊”萧惟却是一愣,像是没听到一般,“你是说什么”

    “没有”顾闵赶紧道,“萧惟哥哥你快把披风披好吧,免得着了风寒。”

    对不起萧惟哥哥,我不敢说。

    不过公主应该不会害你的

    “我没有这般糟糕。”萧惟笑道,不过到底还是动手把披风披了起来,暖暖的,暖入了心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钦差到了的消息,顾延没长生收的及时,不过也没晚了多久,但还是没能阻止长生去见钦差。

    尔后,便得知了幽园的事情。

    具体的情况没打听清楚,但顾姑娘出门回来之后大发雷霆的消息还是可以听到的,只是

    “去查查,顾姑娘在衙门发生了什么事情”

    便是钦差不卖她这个公主殿下的脸面,以她的个性也应当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衙门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

    关注钦差到来的消息,除了顾府里面的人之外,还有其他人,卢纲是一个,王驰亦是一个。

    卢纲一得到消息便赶来了衙门,只是却未能如愿见到钦差大人。

    王驰却得知了一个让他皱眉的消息。

    “你确定消息准确”

    “消息是从顾家传出来的,是萧惟亲口说的,应该不会有错。”良伯道,“少爷,这未必是个坏消息。”

    至少,尊贵的长生公主不会阻扰他们让萧家来背这个烟锅的计划

    王驰眯着眼沉默着,半晌后,“按计划进行便是了。”

    “是。”

    “父亲”卢荧看着神色难看回来的父亲,当即迎了上去,“怎么样见到钦差大人了吗他怎么说什么时候可以抓到杀死哥哥的人”

    卢纲摇头:“我没见到钦差大人。”

    “怎么会”卢荧急了,“怎么会没见到钦差大人怎么会父亲,他为什么不见你他不是来查这件事的吗为什么不见你父亲你一定要为哥哥报仇,你一定要为哥哥报仇,哥哥他死的很惨,他死的很惨”

    “荧儿”

    “父亲,哥哥死的好惨我做梦都梦见哥哥说要我给他报仇,父亲,哥哥死的好惨”

    “爹知道”

    “爹爹”卢荧抱着父亲哭着,“我们让祖父帮我们吧,我们告诉祖父,让祖父帮我们给哥哥报仇,还有郑家郑家他们也一定会帮我们的父亲”

    “荧儿,你祖父年纪大了,祖母更是身体不好。”卢纲道,而且有些事情他也无法跟女儿说清楚。

    儿子的惨死是让他失了方寸,甚至迁怒一个无辜的孩子,可是,他还记得自己是卢家的人。

    即便这些年他从未为卢家做过什么,可他也是卢家的儿子,更因为这般,他才不能把卢家扯进来

    郑繁是他的亲生子,可却是郑家的人

    卢家可以完全不掺和进来

    “荧儿,父亲一定会为你哥哥报仇的”

    卢荧相信父亲的话,可是她无法坐的什么都不做地等着,她要亲手为兄长报仇,就算做不到她也一定要做些什么,她不能一直什么不做地等着

    她没再听父亲的劝告,出了门了。

    父女两人没惊动卢家跟郑家的人,搬离开了顾家之后,便住进了客栈里头,第二日,衙门传来话,钦差大人要见卢纲了。

    卢纲当即便去了。

    卢荧随后也出了客栈,却不是跟随父亲去衙门,也没傻到去大街上找害死她兄长的人,而是去了顾家。

    她要找萧惟

    父亲说这件事跟萧家有关系,那矿山的幕后主子就是萧家,而萧惟是萧家的嫡长孙

    可若是萧家,萧惟哥哥为什么会帮她又为什么会差一点就死了

    她打听过了的,萧惟哥哥差一点就死了,是是那个长生救了他

    卢荧醒来的时候情绪不稳,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望,等冷静下来了,想起了萧惟哥哥了,却又被父亲给带出顾家了,然后,从父亲的口中得知了萧家的嫌疑。

    她有些不信,可也不能说出口。

    因为死的那个人是她的兄长

    唯一的兄长

    她必须去问清楚

    必须去问清楚小伟哥哥,是不是真的是不是萧家做的

    顾家的人没有拦着她进门。

    &n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不过能不能见到萧惟,却不是他们说了算,甚至是顾诚,也没有做下这个决定,让人把这事告知了幽园的那位,直接甩手不管了。

    长生听闻后,皱着眉让人把人给带到了自己的面前,以卢纲的反应,她不觉得卢荧见萧惟有什么好事。

    卢荧没想到下人领着她见的是她“我要见的是萧惟哥哥”

    “你父亲没告诉你吗”长生问道。

    卢荧脸色一青。

    “看来你是明白我的意思了。”长生道,“你若是来看望你的小伟哥哥的,便是把你惨死的哥哥扔到了九霄云外了,这般薄情冷血的人,我可不敢把你带到萧惟的面前,若你是来给你哥哥报仇的,我就更不敢领了,所以卢姑娘,你还是哪里来哪里回去吧。”

    “你想把小伟哥哥怎么了”卢荧道。

    长生抬着下巴看着她,“他叫萧惟。”

    “他是我的小伟哥哥”

    长生笑了,“卢姑娘,你大哥死了,死的很惨。”

    卢荧脸上的青色更浓。

    “如果你还有一些手足情,便马上回去。”长生道。

    卢荧咬着牙:“萧惟哥哥绝对不会害我哥哥的杀我哥哥的是萧家的人,不是萧惟哥哥”

    “你倒是分的很清楚。”长生嗤笑道,“不过这话可不要让人给听见了,尤其是你父亲。”

    “我父亲不是是非不分明的人,萧惟哥哥”

    “够了”长生打断了她的话,“他是萧家的萧惟,萧家无辜,他自然便是无辜,萧家若是真的该死,他也活不成就算朝廷不杀他,他也绝对不会独自活着”

    “不”

    “就算他活着,你父亲也绝对不会让他活”长生继续道,神色也厉了起来,“若我是你父亲,就冲着你现在的行为,也绝对不会让他活下去”

    卢荧浑身颤抖,“你不要在这里挑拨离间,就算我跟萧惟哥哥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亲近,他也不会是你的”

    “你脑子真的没毛病吗”长生目光直直地盯着她,跟一把刀似得,“你兄长惨死,你父亲正极力追查,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庞大的士族,一个需要你们卢家拼尽全力才可以与之对抗的士族,而你现在关心的却是你的萧惟哥哥会不会被我给抢了”

    “你”

    “就算我抢了,你又奈的我何”长生挑眉道。

    “你”

    长生大手一挥,“把人给我扔出去”

    “你放开我放开我”

    长生没把卢荧这是放在心上,托着下巴继续自己的沉思。

    没动静。

    是要比谁的耐性好吗

    还是人家根本就没把她放在心上过

    难道真的是为了萧家一事来的

    若是如此

    长生眯起了眼,若裕明帝真的是为了萧家一事而来,那萧家怕是真的熬不过这一劫了,更甚者

    “凌光,你说,那背后的另一只手会不会是”

    话没说完,不过意思很明显了。

    凌光蹙眉,“姑娘不是怀疑王家吗”

    “的确。”长生颔首,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那若是王家也不过是棋子呢”

    凌光一愣。

    长生盘了腿,道:“让人去把顾绮找来。”

    “姑娘”

    “我有事情要问她。”长生道,“放心,没其他的事情,就问问她有些事情。”

    凌光也不再说什么,别说姑娘现在已经断了跟顾绮深交下去的念头,便还是有这个念头,顾绮也翻不出什么大风浪来

    “是。”

    “顾姑娘要见我”顾绮心绪不稳,重复询问了两遍,才真的相信是真的,她还会主动想见她

    这些日子便是碰到了,也是陌生的。

    她现在要见她

    “我马上过去。”她深吸了一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an sty=color:#4876ff>-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口气,道。

    卢纲如愿地见到了钦差大人了,对方对矿山一事的重视态度让他不安的心安定了许多,他的态度便代表朝廷的态度

    萧家若是有罪,朝廷绝对不会轻饶

    繁儿的仇一定可以报

    案子,朝廷会彻查。

    只是

    “大人,为什么我不能一同查”卢纲对于这个命令无法接受。

    顾长远正色道:“朝廷律法,受害人家人不得参与案件调查,卢捕头难道不清楚”

    卢纲一僵。

    “还是卢捕头信不过本官”

    虽然只是捕头,但毕竟士族出身,察言观色方面也不会差,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卢纲知道再争辩也无用

    只是,不争辩并不是便什么也不能做。

    卢纲走出了衙门,撇去捕头的身份他还是卢家的三爷

    “父亲”这才出了衙门的大门,便见卢荧扑过来了,满脸的着急跟愤恨,“父亲,我见到那些人了我见到那些人”

    卢纲一惊,“什么人”

    “那些把我掳走的人”卢荧咬着牙道,“父亲,就是他们害死哥哥的,你快去快去把他们抓了”

    顾绮已经静静地站着,在那些破碎的回忆之中尽可能地把她所想要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然而即便如此,能给给她解惑的也不多。

    可她为何突然间想知道王驰的事情还是她噩梦之中的王驰。

    “我知道了。”过了许久,长生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凌光,送三姑娘回去。”

    “是。”

    顾绮脸色微白,不过还是维持着微笑:“那我先走了,若是你顾姑娘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说完,便福了一福,才离开。

    长生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现在不是处理她跟顾绮关系的时候,顾绮所说的王驰的事情虽然不多,也没有太过详细的过程,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王驰的科举之路走得极为的顺畅,三元及第的高起点让他迅速地进入皇帝的眼,只是便是有一个高起点,真的要做到位极人臣,也需要时间的,正常来说不会太短,可是顾绮说,她死的时候,王驰不过是三十出头。

    如今,他不过十六岁,也还只是王家的嫡长子罢了。

    他到底做了什么,可以在三十出头便位极人臣

    裕明帝可不是一个糊涂的皇帝

    王驰

    裕明帝

    长生不希望把事情想得太过复杂可是却也不得不这般,这两个人,哪一个不复杂

    可还没等她决定该不该去找裕明帝摊牌的时候,矿山一案有了大进展了。

    卢荧发现了当日掳走她的人,卢纲潜伏查探,探的了那些人出没之地挖出了那些人的身份以及背后的人。

    最后,查到了常州城内的另一户大户人家,方家。

    比不上顾家名声响亮,却也是当地的乡绅之家。

    这般的家族在常州城也算是数一数二了,不过也不像是胆敢犯下这般大案的样子,钦差大人下令,继续查下去。

    这一查,便查出了,这家家主的妻子竟然是萧家的人。

    而那矿山的山契,转了几转,最终的主人便是这位萧家女。

    而方家夫人,在萧家人下狱之后没多久,便悬梁自尽了,方家对外说是重病身亡。

    萧家。

    又是萧家。

    “方家的人已经都被下狱了。”

    长生的脸色很难看,“走去衙门”最终,坐不住的人是她好,她也承认她不比他皇帝陛下稳的住

    现在萧家是不是无辜已经不重要了,他皇帝陛下要人家家破人亡的,谁能拦着

    “你怎么对付萧家我不管,我只保萧惟一命一命还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