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族贵妻 320 白纸黑字02
作者:文苑舒兰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那萧惟便不是了?!”皇帝陛下板着一张脸,他选的就是猪,那萧惟便是宝了?!“说这般多还是怕朕真的杀了那臭小子!”

    为了那臭小子连他也算计?!

    不孝女!

    “父皇”长生从未觉得自己的小心眼能够骗过皇帝陛下,“儿臣儿臣那不是不是”

    “不是什么?!”

    “反正父皇比他重要就是了!”长生认真道,“他好不好儿臣说了不算,父皇说了才算!”

    “哼!”裕明帝这次可没心软,“君无戏言,朕既然下旨让他去西州,他便得去!你说再说也无用!”

    “父皇这便愿望儿臣了,儿臣承认先前的确有些担心的,不过他既然是大周的将士便该保家卫国,哪里有需要便去哪里才是。yi。”长生忙表态,“儿臣做的再出格也不过是给他一件金丝软甲罢了,怎么会不顾大局?再说了,父皇让他去西州是给他机会建功立业,儿臣岂能辜负了父皇的苦心?”

    裕明帝气的眼睛都瞪了,“你这个不孝女!”

    “父皇”公主殿下忙走了过去,抱着皇帝陛下的胳膊叫着,也没说其他辩解的话,就这般抱着他的胳膊叫着父皇,再强硬的心也被他给叫软了。

    皇帝陛下便是再气也抵挡不住,“阿熹,朕不能护着你一辈子的!”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长生道,“父皇是不能陪儿臣一辈子,儿臣也不会让父皇有白发人送烟发人的机会,但这总是要好多年的,父皇如今才多大?便是萧惟真的蒙蔽的了儿臣,也能蒙蔽得了父皇一时,可总不能数十年都蒙蔽下去吧?他萧惟哪里来的本事?!”

    裕明帝看着身边有些胡搅蛮缠的女儿,深深地吐了口气,问道:“阿熹,你老实跟父皇说,你这般对这小子是不是因为秦恪对你做的那件事!”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一般。

    长生的脸顿时白了。

    裕明帝这一次没有随随便便就揭过去,他看着她,目光凌厉,等待着她的回答,便是已经过去了许久了,当日的凛冽杀意已然褪去了许多,可仍旧是瘆人。

    “就知道瞒不了父皇。”长生苦笑,“亏儿臣还一直自以为是”

    “青龙与凌光很忠心。”裕明帝道。

    长生笑了笑,“儿臣知道。”

    “阿熹”

    “不过恐怕让父皇失望了。”长生没让他说下去,“儿臣可没有那般贞烈的性子,给了谁清白便死心塌地地跟了谁。”

    裕明帝眯起了眼睛。

    “儿臣只是寂寞了,想找个人陪陪,而萧惟恰好合了儿臣的胃口。”长生笑着继续道,“父皇,他或许不是最好的,可至今为止除了父皇之外,他是唯一可以让儿臣安心的男人。”

    裕明帝脸色又烟了。

    “不过还是比不上父皇的。”公主殿下继续道,“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父皇。”

    “可父皇还是没有保护好你。”

    长生明白他的意思,“不是父皇没保护好儿臣,是儿臣本事不够被人给算计了,还有,儿臣必须澄清一件事,当日的事情还真的怪不得萧惟,是儿臣强行把他拉上床的。”

    “秦长生!”裕明帝怒斥道。

    长生却笑着,“父皇可不许说儿臣不要脸!”

    “你——”

    “父皇。”长生看着他,“儿臣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有自信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感,这锦绣江山是父皇与母后倾尽所有守护的,儿臣也会倾尽一切来守护。”

    裕明帝怒意消去,深深地凝视着她,目光之中有父皇对女儿的慈爱,亦有帝王的担忧,“大周的江山与萧惟,你选哪一样?”

    长生脸色一僵。

    “若是将来萧惟成了大周的威胁,你会如何做?”裕明帝继续问道。

    长生脸色稍稍缓和,不是让她现在便做出选择,不过这个问题“不骗父皇,儿臣还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

    “现在也不想吗?”

    长生笑了笑,“父皇都亲自问了,怎么还能不想?”她敛去了笑容,“儿臣说过不会让父皇失望的!”

    “那你会如何做?”裕明帝道。

    长生道:“杀了他。”

    裕明帝盯着她,似乎要确定她究竟是认真的还是只是敷衍。

    “不管是谁威胁到大周的江山,儿臣都不会放过他!”长生一字一字地道,“这是父皇与母后用性命捍卫的东西,儿臣没有资格因自己私情而糟蹋。”

    “好!”裕明帝道,随后伸手取了一支笔,递给了她。

    长生一愣。

    “白纸烟字。”裕明帝道。

    长生看了看那支笔,“父皇您不信儿臣吗?”

    “不。”裕明帝摇头,“朕只是要你记住今日所说的话!”

    长生沉默半晌,随后伸手接过了那笔。

    白字烟字,比指天发誓更加的铭记在心!

    不过,若是连这点信任都无法给萧惟的话,又岂能真的一直走下去?既然信任,便是留下这白纸烟字又如何?

    她不否认心里不舒服,可是,她却也无法反驳裕明帝的要求。

    他已然做出了让步!

    “父皇这便是同意了吗?”

    裕明帝看着桌上的白纸烟字,“练了这般多年的字也算是没百练。”

    “还不是父皇教导有方吗?”长生笑道。

    裕明帝看着她,“怨父皇?”

    “不。”长生摇头,“怎么会?”

    “好!”裕明帝将那张纸给收了起来。

    长生继续笑道:“那父皇是同意了?”

    “你觉得他现在配的上你吗?”裕明帝反问,语气倒是平缓下来了。

    长生扯了扯嘴角,“天底下有配的上你女儿我的男人吗?”

    “至少不至于让朕的掌上明珠成为被猪给拱了的白菜。”裕明帝道。

    长生一窒,“父皇你欺负我!”

    “朕欺负总好过给那些臭小子欺负!”裕明帝道,“你不是说了自己年纪还小吗?急什么?”

    她这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吗?“那年后的选驸马应该不需要了吗?一个春闱便已经足够让儿臣成为众矢之的了,要是再来一个”

    “姓萧的招蜂引蝶,朕的公主便不能百家求娶?”

    好吧!

    长生吸了口气,至少萧惟的小命是保住了,“让他着急一下也好,免得他真的以为本公主非他不嫁了!”

    皇帝陛下的脸又烟了。

    公主殿下只当没看见,寻了其他的话题,“表哥这趟从燕州回来便会常驻京城了,他的婚事也该定下了。”

    裕明帝也没有继续为难公主殿下,“等他回来之后再说吧。”

    “虽然有些烟历史,但目前来看他也算是个有为青年了,应该可以找一个好媳妇的。”长生点头,“他喜欢美女,给他找一个才貌双全的吧。”

    裕明帝睨了她一眼,“然后再给老八找一个母老虎?”

    “这可是父皇说的!”长生挑眉道。

    裕明帝道:“你跟老八之间事情你们自己处理!”也便是说皇帝陛下不掺和。

    公主殿下撇了撇嘴,“自己处理便自己处理!反正他是逃不过儿臣的手掌心的!”随后又不着边际地说了会儿话,便溜了。

    “长生。”裕明帝在她就要走出去的时候突然间叫住了她。

    长生心头一凛,转过了身。

    “记住你的承诺。”裕明帝神色肃穆地看着她,手里边拿着的是她的承诺与誓言,白纸烟字。

    长生深深地看着他手里的那张纸,正色道:“儿臣不会忘记的!”

    只是这一日不会发生的!

    这一刻,她坚信。

    无比坚信!

    新年期间,没什么特大的政事,可朝廷的那些老油条们却还是无法安安心心地放一个新年假期,而原因还是因为长生公主!

    不知道怎么的,长生公主跟衡王殿下竟然亲近起来了,甚至好几次都同进同出的,便是她与燕王殿下关系亲厚的时候也没这般亲近过!

    这说明什么?

    说明长生公主已然转移了目标了?

    因为燕王想要把自己过继给元襄皇后一事,公主殿下愤怒了,不但羞辱了燕王一番更是转移了目标!

    可衡王殿下?

    他们之前不是你死我活吗?

    长生公主能蛊惑的了皇帝陛下干涉政事必定不是一个傻的,怎么便选了衡王?燕王不可靠,可先前跟他宛若死敌的衡王殿下便可靠了?

    她到底是气疯了还是真的有恃无恐?!

    秦阳气疯了!

    那个死丫头到底是脑子有病不明白他的意思还是非得让他不好过?

    “你又来做什么?!”

    衡王殿下拿公主殿下没法子,可收拾一个小小的前太傅之女还是足够的,先前逗她是为了气那臭丫头,现在他是气的连想去气那臭丫头的心思都没有了!

    面对这般的不客气,顾绮反而是安心了,“民女有封信想请衡王殿下送给公主殿下。”

    “哈!”衡王殿下气笑了,“你将本王当信使吗?!”

    送信?

    她哪里来的大面子?!

    “还是你觉得本王先前逗你两句便以为本王真的看上你了?!本王不过在逗小狗罢了!”秦阳直接出口伤人了,“父皇抬举你们姐弟,你们还真的把自己当帝师之孙了?便是你祖父来了本王也不会放在眼里!”

    “王爷知道民女为何来求王爷帮忙吗?”顾绮并不生气,而是问道。

    秦阳好笑:“觉得本王看上了你便会让你予夺予求?”

    “民女虽然无法随意便能见到公主殿下,但并不是连送一封信进去都做不到。”顾绮继续道,“民女可以通过正式渠道将信送进宫去,只是这般却无法信能完好地到公主的手里。”

    “你到底想说什么?”秦阳眯起了眼。

    顾绮看着他,“民女相信唯有王爷方才可以将民女的信完整地送到公主的手里。”

    秦阳笑了,笑的有些夸张,“你凭什么这般觉得?!就凭现在大家都在议论的事情?说秦长生那臭丫头看上了本王,想要将本王推上太子之位,所以本王不敢得罪她,免得落得跟燕王一样的下场?”

    “不。”顾绮摇头。

    “那是什么?”秦阳冷笑,“该不会你对本王上了心,真的想给本王当王妃吧?”

    “因为公主信殿下。”顾绮道。

    秦阳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好笑的笑话一般,大笑了出来,“你从哪里看出来那个臭丫头信任本王?”她信他?天大的笑话!

    “若公主不信王爷,便不会与王爷一同前去卢家。”顾绮继续道,“若王爷不值得公主信任,便不会将民女的信完好地送到公主的手里。”

    秦阳脸色有些扭曲。

    “所以这次,顾绮相信王爷。”顾绮正色道,随后福下了身,“顾绮斗胆请王爷再出手相助。”

    秦阳死死地盯着她。

    顾绮也没有再说下去,安静地等候着他的回复,不着急也不担心,似乎认定了他最后一定会帮忙一般。

    “顾绮。”秦阳开了口。

    顾绮抬头看着他。

    秦阳却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盯着她,许久许久,才伸手,“拿来!”

    “谢王爷。”顾绮笑了。

    秦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是为了打公主殿下的脸还是为了证明自己根本便不再想那个位子,或者只是担心的被美色所迷惑!

    对!

    应该是被美色所迷惑!

    这个顾绮长得不错,说话也会奉承,他为何不能怜香惜玉?!

    至于那信

    上回的信便不是好东西,这回又岂会是好的?

    凡是能够让那臭丫头烦心的东西他都愿意送!都会完好无损地送到她的面前!

    该死的秦长生——

    秦阳直接将信扔到了她的身上,“你敢干涉我的婚事我便直接将顾绮给办了!”

    “你试试看!”长生也冷下了脸。

    “何须试试?”秦阳冷笑,“说不准只要我开口她便自己送上门来!”

    长生没理他,直接打开信来看了,仿佛他所说的话不过是废话一般。

    秦阳甩袖走了。

    长生没将他的怒火当回事,荣贵妃还不至于生出一个对女人用强的儿子来,至于顾绮“顾绮这些日子在京城都做了什么?”

    便是不能随时随地地见到她,可也不至于连一封信也送不进来,她明知道秦阳有心调戏,怎么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找他?

    先前是事情紧急,可如今

    “除了先前去了王家帮忙之外,一直待在府中,并无特别之处。”

    长生皱眉,“你说她有没有可能看上秦阳?”

    她觉得没可能。

    便是她放下了那些噩梦,可终究是刻骨铭心的,便是将来要嫁人生子,也不会看上秦阳,除非她贪恋衡王妃的位子。

    可这也不太可能。

    “奴婢让人去查查?”凌光道。

    长生看着手里的信,“不必了。”她在卢荧一事上的态度是完完全全为了她着想的,或许当日她没有出现,卢荧真的大闹婚礼,她还会做出其他维护她的事情来,“若真的看上了秦阳也不算坏事,顾家的嫡长女也配的上病怏怏的衡王。”

    “若顾绮是故意的,那她图什么?”

    “人人都有所图。”长生笑道,“只要没有坏心,便没有什么,至于顾绮所图什么,数来数去也离不开顾家跟顾闵,她不会成为我的敌人的。”

    凌光虽然不喜顾绮,但也认同主子的判断,“那不如便成全了他们了。”

    “他倒想得美!”长生眯起了眼,“不给他说一个母老虎便算了,还想要贤妻良母?等着吧!”

    凌光:“”

    长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倒是这新上任的王夫人有些意思了,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她会高兴?她还真的将自己当回事!“告诉青龙,让他管好自己的徒弟,可别教出了一个四处招蜂引蝶的花心大萝卜来!”

    “是!”凌光应的无比的迅速,早就想收拾萧惟似得。

    长生一阵无语,“适可而止!”

    “”凌光。

    公主殿下心里的确是有气,但最终仍是心疼多一些。

    看在他即将去西州拼命的份上,便饶了他一次吧!

    不管衡王殿下如何的不乐意甚至不惜当众表示出对公主殿下的不满,可也没拦住众人对他的关注以及猜测。

    而相对于高调的衡王殿下,其他的王爷却是低调多了,尤其是燕王,自从除夕宫宴之后便一直闭门谢客了。

    唯一一次公开露面便是在长生公主的及笄礼上。

    魏王殿下也因为丧妻没多久,过年期间也便是带着两个儿子去了忠勇侯府拜年罢了,其余的时间也都待在府中没有外出,偶尔接待几个前来拜年的客人。

    安王殿下过年倒是回来了,可还是一个隐形人的存在。

    至于宁王殿下则是最正常的,该往来的往来,该结交的结交,管他外边闹成了什么样子?自过自的安宁日子。

    这个新年期间的京城,暗潮汹涌的表面是风平浪静。

    一片歌舞升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