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2章 九寸金针
作者:箫声悠扬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二章

    沈月蓉差点气坏了,怎么会有这样的无耻之徒,不但无耻,而且脸皮厚到了极点,她都这样瞪他了,居然还能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偷窥。

    原本她还想给光头青年几分脸面,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喝斥他。

    谁知他如此不知羞耻,那也怪不得她了。

    沈月蓉脸色一冷,便要站起来斥责青年。可是这时候,少妇怀里的婴儿哭的越发的厉害了,不断甩着脑袋,嘴里的奶也大口大口吐出来。

    沈月蓉发现这情况,虽然她不是医生,但也觉得不对,连忙道:“大姐,你小孩是不是生病了?”

    看到婴儿的脸色逐渐发紫,少妇的脸色也慌张起来,喊道:“伢儿,伢儿,你怎么了?”

    光头青年这时候道:“大姐,你的孩子是中暑了,而且可能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有些食物中毒了,你中午是不是给他吃过别的东西?”

    “我没给他吃啥啊,就给他吃了个李子。”少妇惶急的说道。

    “那应该就是李子的问题,可能李子上有残余的农药,虽然大人吃了没事,可是小孩的身体弱,肠胃没发育好,很容易引起食物中毒。”

    “你确定?”沈月蓉有些怀疑的看着光头青年。

    光头青年点了点头:“有八成可能。”

    “不管是不是,赶紧送医院吧。”沈月蓉站了起来,喊道:“司机师傅,你调个头,去县医院,这里有个小孩生病了。”

    司机说道:“我这都出城了,大热天的往回走,我答应车上的人也不答应啊,到乡卫生院去挂瓶水就好了。”

    车厢里响起一片不满的嚷嚷声。

    要不是看沈月蓉长得漂亮高贵,估计有人就骂开了。

    沈月蓉有些恼火,说道:“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小孩要是病坏了怎么办?”

    “啥子病坏哦,我看就是发痧了,乡下人没这么金贵,扭两把痧就好了,这大热天的,折腾啥子,赶到医院还多花钱,让我来。”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妈卷了卷衣袖,往手上吐了口唾沫,就要上来帮手。

    沈月蓉知道扭痧是一个治疗中暑的土法,可扭痧一般大人都痛得受不了,何况是一个还在吃奶的婴儿。

    何况这小孩的病因还不一定就是中暑。

    她有些生气了,这些乡里人太不把小孩的性命当回事了。

    正当她想亮明身份的时候。

    旁边的光头青年伸手拦住了要给婴儿扭痧的大妈,说道:“大妈,我是医生,让我来吧。”

    “你是医生?”大妈有些悻悻的收手,狐疑的看着光头青年,似乎是没有让她发挥的机会感到可惜。

    “你把医师证给我看看。”

    沈月蓉也怀疑的看着光头青年,心说你这样子是医生,狱医吧?

    光头青年微微一笑,露出八颗光洁的大白牙道:“没证,村里的,赤脚医生。”

    尽管沈月蓉很怀疑光头青年这个赤脚医生的水平,不过少妇已经像抓到救命稻草般,急忙把小孩递给光头青年。

    光头青年解开小孩的衣服,伸出两指快速的在小孩的胸腹部点了几下,然后手在上面推拿着。

    片刻后看了看小孩的脸色,朝旁边道:“谁有塑料袋?”

    “我这有。”沈月蓉刚好用塑料袋提了几个水果,她连忙把水果拿出来,将塑料袋递给光头青年。

    也不见光头青年如何用力,小孩一下子翻了过来,趴在他膝盖上,光头青年接过塑料袋快速往小孩嘴下一递。

    婴儿哇的吐出一大口腥臭的东西,里面是一些李子的残骸。

    等婴儿吐完后,光头青年将婴儿转过来,手在中指上轻轻捻了一下,一根细长的金针抽了出来。

    沈月蓉也没看清光头青年是怎么抽出金针的。

    见光头青年要动针,她急忙道:“你真的行吗?”

    光头青年并没吭声,而是急速的将金针插入婴儿胸口一个穴位,以极为细小快速的频率抽插起来,随着光头青年的抽插,婴儿原本涨得发紫的脸色在快速的消退,恢复正常,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消失了,过了一会,竟然闭上眼睛酣睡起来。

    光头青年将金针取出来,又将小孩还给少妇道:“好了,毒素我已经清掉了,体内的燥热我也帮他排掉了,以后尽量注意不要给小孩吃生冷食物,以免中毒。”

    “大兄弟,真是太谢谢你了。”少妇感激涕零。

    光头青年摆了摆手,随意的坐下来,然后拿着那根足有九寸长的金针往中指上卷,很快的卷成了一个戒指的模样,在针尾还有一个小小的骷髅头。

    沈月蓉有些好奇的看着光头青年卷针,她也见过中医里的金针,可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的,而且这青年居然将金针弄成戒指模样。

    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针,还有你的医术很不错,你真的是医生?”

    “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说一个男人不行。”光头青年慢悠悠的说道,答非所问。

    沈月蓉听到光头青年的话,愣了一会,才噗嗤一声反应过来,原来这家伙还惦记着她刚才怀疑他不行的事,真是小气。

    沈月蓉白了他一眼,不过她心里真的对这个光头青年产生了一丝好奇,一个看起来明明像是刚出狱的劳改犯,却拿着英文原著的《国富论》在一辆破中巴上,还有一手相当高明的医术。

    看到光头青年悠闲的又拿起那本厚厚的英文原著看起来。

    沈月蓉不禁怀疑起自己莫非已经没有魅力了,女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微妙,在燕京这么多年,她已经记不清遇到过多少觊觎她美貌和家世的狂蜂浪蝶,正是因为见过了太多圈子里恶心的东西,还有唯一的一次恋爱失败,导致她怀疑自己得了厌男症了,可人就是这么怪,当她第一次发现自己主动和一个男人搭话居然没有引起热情回应后,心里又有一丝说不清的憋屈和不服。

    当然,这不代表她对光头青年有了好感,或者犯了花痴。

    很快,已经混迹官场数年的沈月蓉扔掉了那一丝不该有的情绪,自失的一笑,自己还是没有历练够啊,居然会对一个陌生人产生这样的情绪。

    自己以后就是莲花乡的乡长了,这青年应该是莲花乡的人,如果真的是个人才,说不定她可以挖掘一下。

    她恢复了心态,主动伸出手道:“你好,我叫沈月蓉,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光头青年有些意外的抬起头看着沈月蓉,他很奇怪沈月蓉居然会主动来认识他,他刚才并非故意装作冷淡,也不是对沈月蓉这样既高贵又冷艳的大美女毫无感觉,他又不是太监。

    只是几年的监狱生活和人生的遭际,早就让他明白什么是现实。

    所以他也不想自讨没趣,萍水相逢,何必去惹人嫌,自降身份。

    谁知道这个明显不是一个世界的冷艳美女抽了什么风,居然主动来问他名字。

    看着沈月蓉像黑玉般深邃的漂亮眼睛,微微的失神后,光头青年也伸出手,握住了一团温软的小手,说道:“我叫龙小山,认识你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