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5章 寡妇村
作者:箫声悠扬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五章

    龙阳村,是莲花乡最穷的村子,在村村通公路政策的大环境下,龙阳村现在还是一条黄泥山路,连车都没有通,可以看出这个村有多么穷了。

    “终于回家了!”

    翻过一个山头,一个剃着光头,脸上有一条刀疤,身上穿着一件旧t恤的年轻人站在村口,眼神有些激动的看着山脚下的小山村。

    他就是刚刚从莲花乡汽车站一路翻山越岭赶回来的龙小山。

    走进村里,龙阳村和三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黄泥道的窄小村道,看不到什么砖瓦房。

    “桂花婶!”

    龙小山看到迎面走来的一个皮肤有些黑的中年妇女,连忙打了声招呼。

    “这……这不是小山吗?你回来啦,哦哦,回来就好……”中年妇女打量了一下小山,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慌慌张张的走开了。

    龙小山一路往家里走去。

    龙阳村还是那么阴盛阳衰,男丁比以前更少了,都说龙阳村是风水出了问题,阳气衰竭,不但生的男丁数量远少过女孩,而且男的很容易出横祸,所以只要稍有能力的男人,出去了也不想再回村里,留下一堆留守妇女。

    村里留下的女人占了八成。

    所以才被外村戏称为寡妇村。

    事实上真正的寡妇倒也没那么多。

    沿途遇到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看到龙小山都露出警惕和害怕的眼神,转头就走,连招呼也不打。

    龙小山苦笑一声。

    和三年前他离开村子时整个村子所有人夹道相送的热情相比,如今的冷落令龙小山更为心酸。

    三年前,他是龙阳村出的头一个大学生,考上了全国闻名的水木大学,是远近闻名的文曲星,寄托了家人和乡里乡亲的很多期望,如今他只是个种刑满释放人员,而且还是判的强奸罪。

    他也不怪村里人对他态度冷漠。

    在龙阳村这样民风淳朴的小村庄,乡亲们对一个坐过牢的人警惕和害怕是正常的。

    龙小山的家在村西头的后山脚下,两间黄泥房外面围着一圈破篱笆,龙小山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家门口停着一辆簇新的红色摩托车,还是本田牌的,虽然如今摩托车早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省城里几乎只要小康之家都有小轿车了,但是在龙阳村这种偏远小山村,还是高档品。

    龙小山奇怪,咱家什么时候能买得起摩托车了,难道他入狱几年家里还变得富裕了。

    他推开篱笆门,走进去。

    堂屋的门开着,龙小山正好听到里面一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

    “大山叔,不是我说你,你家这情况儿,不说你自个儿也清楚,当年小山去省城读大学还是全村人凑的钱,小山出事后您跑路子也花了不少钱吧,您现在这身子骨啥时候能把钱还上,您把小灵嫁过去,马上就能拿到五万块彩礼钱,什么债你都不用愁了。”

    “可是小灵才十六岁,而且今年也考上县一中了。”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有些孱弱。

    “女孩子读那么多书有鸡毛卵用,到最后还不是要嫁人生娃,我说大山老哥啊,听说你儿子坐牢也快出来了,他一个劳改犯,以后能干什么事,我告诉你我一个本家侄儿是在乡里开厂子的,到时候咱两成了亲家,我保证能把你儿子安排进我侄儿厂子里去。”里面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流露出高傲。

    龙小山听到这里,火冒三丈。

    他妹妹龙小灵今年应该才十六岁吧,这在城市里面还是花骨朵儿一样的年纪,被人宠着疼着的时候,竟然有人上门提亲来了,而且还拿他说事,让他怎么受得了。

    他噔噔噔几步冲进了屋里,堂屋里坐着几个人,坐在上头一个满脸皱纹的中年男人是他的老爹龙大山。

    下面还坐着两人,一个是穿着红布绸衫,脸上有一颗痦子的中年妇女,头上插着一朵花,看起来还有几分风韵犹存,还有一个穿着崭新中山装的五十余岁的黑瘦男人,眯着眼睛夹着一支烟在吞云吐雾。

    中年妇女龙小山认识,叫做龙水仙,专门在莲花乡十里八村做些牵线拉媒的营生。

    至于那男的有些眼生,应该不是本村人。

    “小山,是你吗?”坐在那里的龙大山,骤然看到儿子出现,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爸,是我。”龙小山急忙快走几步,来到龙大山面前扶住他。

    “你出来了,咋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龙大山眼神闪烁着激动的泪光。

    “爸,没事,大老远的,你们跑着不方便,对了,我妈还有小妹呢。”龙小山往四周看。

    龙大山脸色微变,支吾着道:“你妈在后面,你小妹陪着她。”

    “好,我这就去看他们。”龙小山心情激动之下,并没有察觉到龙大山的神情异样,抬脚往后院走。

    走了两步,龙小山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冷着脸,盯着龙水仙和另外那个不认识的男人道:“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出去!”

    “小山啊,怎么说话的,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隔壁清河村的何银水何叔,你认识一下,说不定以后就是你亲家公了呢。”龙水仙说道。

    “滚!”

    龙小山忽然暴怒道。

    龙小山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红色,空气里温度好像下降了几度。

    龙水仙和何银水吓了一跳,那一瞬间,他们好像自己被后山里的野狼盯上一样,身子冷飕飕的。

    想要说的话也憋在了喉咙里。

    龙大山上前来,拉住龙小山道:“小山,怎么发那么大脾气,好好和水仙婶说话。”

    “是啊,我也是好意,你冲我发啥子脾气。”龙水仙被一个晚辈喝斥,脸上挂不住,抱屈起来。

    “爸,和他们没啥好说的!”龙小山向两个人走去:“你们滚不滚,不滚我扔你们出去!”

    看到龙小山一步步逼近。

    龙水仙和何银水急忙往后退去,龙水仙也不明白,龙小山以前书呆子似的一个人,在村子里从不和人脸红,这做了几年牢回来,完全像变了一个人,那眼神跟刀子似的看了让人骨子里头冒寒气。

    龙水仙和何银水有些狼狈的逃出龙小山家。

    出了龙小山家的门,龙水仙觉得失了颜面,她龙水仙在十里八乡说媒还从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回头恶狠狠的道:“你就可劲牛逼吧,你还以为你是文曲星下凡呢,你一个强奸犯,我看你以后有啥出息,哪个正经人家的姑娘敢上你家的门,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