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9章 没那么坏
作者:箫声悠扬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九章

    龙小山有些尴尬,可是外面下着大雨,他又没办法避出去。

    这时候一阵山风吹来,卷进了洞里,春桃连续打了几个喷嚏,鼻涕都呛了出来,有些难为情的闷着头。

    虽然是七月的天,但是深山里起风还是很冷的。

    而且春桃全身湿透了。

    龙小山摸了摸身上的衣服,他修炼太玄心经,刚才运针的时候,体内那股热气把衣服也蒸干了,他干脆把t恤脱了下来,递给春桃道:“嫂子,你先穿我的衣服,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晾晾,不然要感冒了。”

    “不,不用。”春桃连忙摆手道。

    “快换上!”龙小山沉声道,不由分说的把衣服塞进春桃的怀里,然后自己走出了洞口。

    “小山子!”春桃看到龙小山跑到雨里去了,追到洞口,龙小山一下子就没了踪影,她拿着龙小山那件t恤不知道该什么办。

    喊了半天,龙小山也没进来,春桃眼睛里涌起一层雾气。

    她将自己身上的湿衣服脱了下来,套上龙小山的t恤,然后急忙跑到洞口,大喊道:“小山子,你快进来,我换好了。”

    过了一会,龙小山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头上顶着一片大绿叶。

    虽然顶着叶子,不过外面大雨磅礴,龙小山依然淋成了落汤鸡,钻进洞里的时候,身上的水哗哗的往下淌,很快积成了一大滩。

    春桃看着淋成那样的龙小山,心里像塞了颗没熟的青梅似的,一阵阵的发酸。

    她心想要是小山子真是那样坏的人,刚才在洞里他就不会出去。

    不会把自个淋成那样,都不肯进来。

    自己把小山子想的太坏了。

    明明小山子已经救了她两次。

    龙小山运了运功,把满身的水蒸干一些,看到春桃盯着他身子看,笑道:“嫂子,你看啥这么入神。”

    春桃脸一红,说道:“小山子,你身上是咋回事?”

    龙小山知道春桃是问他身上的疤痕,他摇摇头:“啥咋回事,嫂子,你在这坐会,我看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下来,我去洞里找找看能不能找点生火的家伙事出来。”

    这个废弃的观音洞,里面还有十多米。

    不过黑漆漆的。

    “小山子,你还是别去了,这黑洞洞的,万一里面有蛇。”春桃担心道。

    “没事,我看得见。”

    龙小山的目力超过普通人不少,即使是黑夜里,他也能看清不少东西,不过为了防身,他还是抓了一块石头在手里。

    很快,他就走进观音洞里面了,没想到观音洞里居然很干净,别说蛇了,连虫蚁都没有。

    洞里面原来的一尊石刻的观音像,现在却被毁掉了,只剩下半个身子,地上散落着一些破木头,估计是以前的供桌之类被打碎了。

    龙小山是个不信神佛的人,可是看到这尊残破的观音像,却没来由的生出一丝凄凉来,他双手合十,虔诚的朝观音像拜了拜。

    拜完后,他捡了一堆破木头,准备拿出去生火。

    走了几步。

    忽然龙小山一个趔趄,人往前跌去,手中的木头也撒了一地。

    “小山子,你怎么了?”听到里面的动静,外面传来春桃不安的声音。

    “没,没啥事,就是不小心绊了一跤。”龙小山龇牙咧嘴,抱着自己的脚,抽着冷气,刚才他也不知道踢到了什么,坚硬异常,把他的脚趾头都打出血来了,连指甲都翻了一半。

    过了好一会,龙小山缓过气来,一瘸一拐的往刚才绊倒的地方走。

    他有些恨恨的在地上寻找着,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

    居然是一个半只陷入地里的瓶子,细长的颈子,上面沾了不少灰,在瓶口的位置,还有一些血迹,就是刚才龙小山脚上的血了。

    龙小山没想到让自己受伤的居然就是这么一个小瓶子。

    他有些恼火的抓住瓶口用力拉了拉,纹丝不动,龙小山有些不信,他是练过功的人,力气比常人大多了,这么小小的瓶子怎么可能拔不出来。

    他又试了几次,确定自己拔不出来。

    龙小山的倔劲冒上来了,拿了块有些尖的木头,把小瓶子四周的泥土都挖了开来。终于露出了小瓶子的全貌,是一个看起来很精致的双耳小瓶,比巴掌长一些,通体绿莹莹的,煞是好看。

    “拿回去给小灵养花倒挺好。”龙小山伸手去抓小瓶子,一抓,才发觉这小瓶子出乎意料的沉。

    难怪刚才他拔不出来。

    这瓶子怕是有好几十斤。

    怎么会有这么沉的瓶子,就是金属瓶子也不该这么沉啊,龙小山轻轻敲了下瓶身,确定是瓷器的声音。

    他用力抓起瓶子往外倒了倒,瓶子里也没东西,空荡荡的。

    见鬼了。

    龙小山感觉这瓶子都违反物理规律了。

    而且这瓶子摸上去居然还有温度,正当龙小山对着瓶子的怪异摸不着头脑时,一个脚步声往里面走来,还有春桃焦急的声音:“小山子,小山子你在吗?”

    龙小山醒悟过来,自己对着瓶子研究半天,估计春桃等急了。

    他连忙道:“春桃嫂,我在呢,你别进来了,里面黑,我现在就出来了。”

    龙小山用力抓起瓶子,然后捡起那些破木头,一瘸一拐的走到外面。

    看到龙小山走出来,春桃松了口气,又见龙小山走路一瘸一拐,连忙道:“小山,你脚怎么了?”

    “没事,刚才踢到一……块石头上了。”龙小山觉得自己说踢到一个小瓶子上有些傻,改了个口。

    “我让你别进去的,快,我给你包扎一下。”春桃看到龙小山的大脚拇指指甲都掀开了,肿的跟萝卜一样,赶紧让龙小山坐下来。

    龙小山随手从箩筐里拿出一株草药说道:“我自己来吧,这是止血的。”

    “你都受伤了,让我来。”

    春桃抢过龙小山手里的草药,放到嘴里嚼碎了,压成一个小饼敷在龙小山的脚趾头上,又撕了根布条细心的扎好。

    龙小山见她动作娴熟,笑道:“嫂子,你包扎技术挺好的。”

    “我婆婆眼睛不好,又喜欢走,经常会摔伤的,我自己慢慢就学会了。”春桃有些羞赧的道。

    龙小山见她动不动脸红,也觉得有趣。

    “我来生火吧。”龙小山站了起来,捡起一块木头,用柴刀削出一些细细的刨花和一根细长的棍子,又拿出一块木头,在上面凿了个小坑,将细木屑放进去,龙小山将棍子一头插进那个孔里,双掌夹住,快速的转动起来。

    没多久,坑里就冒出了白烟。

    龙小山将里面发红的木屑小心的倒出来放到刨花上,吹了几口气,很快,火就升起来了。

    “小山子,你好厉害。”春桃拍着手,大眼睛忽闪忽闪,有些崇拜的看着龙小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