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60章 公鸡血
作者:箫声悠扬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六十章

    过了一会,沈月蓉看完文件了,她揉了揉脑袋,很是疲倦的,看着龙小山道:“让你久等了。”

    “没事,沈姐,我没想到你还是乡长,是我们的父母官呢,日理万机的。”龙小山说道。

    “啥父母官。”沈月蓉笑道:“一个小小乡长算什么的,说起来,上次分开,本来还想找你来做事,可是一忙,最近记性又是很差,不知怎么就忘掉了。”

    龙小山严肃的道:“你的情况确实很不好。”

    “什么情况?我生什么病了吗?”沈月蓉看着龙小山脸色,心里也是一跳。

    “我先把下脉!”龙小山说。

    沈月蓉连忙把手伸出。

    龙小山捏住沈月蓉皓腕,那皮肤真是细滑的,和羊脂玉一样,感觉比春桃还要细,沈月蓉年纪还大春桃一些,一看就是精细保养着。

    龙小山捏着腕,再观察着,沈月蓉心跳快而杂弱,而且脉象冰寒,明显就是阴气入体的征兆。

    不过龙小山也发现沈月蓉胸口那地方似乎有东西在抵抗着这阴气,不然沈月蓉早就倒下了。

    放下沈月蓉的手腕,龙小山没有说话。

    沈月蓉一直观察着龙小山表情,见此,心里也有些不好道:“小山,你有什么就直接说,别隐着瞒着,我承受得住。”

    “沈姐,你相信不信我?”

    “你这话说的,我要是不信你,我叫你来做什么?快说吧。”

    “那好,我直接说了。”龙小山挺起胸,认真的说道:“你的身体毛病我能治,这问题不大,但就有一个问题,这毛病根源不除掉,你还会再犯。”

    “什么根源?”

    “你是撞鬼了,鬼魂缠身,不把鬼赶走,你的身体还会出问题。”

    “什么?”

    沈月蓉脸色一变,不过出乎龙小山预料,沈月蓉并没有像一般人似的站起来骂他神经病,而是笑了一下道:“你开什么玩笑?”

    见沈月蓉没赶他走,龙小山已经很意外了,他连忙说道:“我没有开玩笑,沈姐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证明着给你看。”

    沈月蓉此时也露出一丝好奇,道:“你怎么证明?”

    “首先,我先说一点,你身上是否挂着什么上等的玉石之类,还是开过光的。”龙小山说道。

    沈月蓉摸了下自己的胸口道:“我是有一块玉,是我妈给我的,她说还是庙里求来的。”

    “你拿出来看下,你那玉现在肯定有问题了。”

    听了龙小山话,沈月蓉摸出那块玉来,是个玉佛,十分剔透,是纯正的玻璃种,龙小山以前在牢里认识一个做玉器生意的老板,听他说过不少,一眼认出这玉绝对价值很高,一个乡长带的起这种玉的?

    仔细看着,沈月蓉露出惊色道:“我的玉佛怎么裂开了。”

    龙小山接过一看,玉佛上面果然有着一些很细小的裂纹。

    他心里也一突,这玉佛材质这么好,又开过光,已经算是小法器了,按着网上说,这样的东西伴身,一般鬼祟根本进不了身的,难道缠住沈月蓉的鬼还很厉害不成。

    他心里突突的,毕竟没有这方面经验。

    不过在沈月蓉面前他不能露怯,说道:“沈姐,现在你信了?”

    沈月蓉摇摇头:“这也不能就说我撞鬼了,可能不小心碰到了。”

    “既然沈姐不信,那就还有一个办法了,只是怕沈姐不想用。”龙小山拿出自己那个背包,从背包里拿着一瓶红色的东西出来。

    “这是什么?”

    “这是公鸡血,沈姐你脖子上现在就有两个鬼魂掐出的手印,公鸡血克制这些,只要一抹上去,就会有反应。”龙小山说道。

    沈月蓉露出嫌恶的表情,这女人爱着干净,公鸡血这东西看着就是恶心了,还要抹到身上去。

    “沈姐,你要不信就算了,就当我没说,我给你配副药调调身体,就走了。”龙小山起身道。

    沈月蓉想着自己近来这状况,再持续下去,乡长也做不了了,又得回燕京那个家族里去。

    她出来,就是要做出一番事业,现在灰头土脸回去,算什么。

    一咬牙道:“小山,你等等,试试就试试。”

    办公室里有着一面镜子。

    沈月蓉站到镜子前,龙小山打开那瓶公鸡血,手指蘸了一些,往沈月蓉修长白皙的脖子上涂抹着。

    沈月蓉强忍着那血腥气,屏着呼吸。

    很快,龙小山在沈月蓉脖子上抹了不少鸡血,再看过去时,那鸡血上忽然一道道黑色凝固起来,仿佛两只鸡爪一样的黑手掐住沈月蓉脖子一样。

    啊!

    沈月蓉一声尖叫,扑到龙小山怀里。

    再有着气度,见惯了场面。

    可是这样的恐怖,对一个女人,也是太刺激到了。

    沈月蓉没当场吓瘫已经胆子算大了。

    不过脸色已经煞白如纸,身体瑟瑟发抖,明显惊吓过度。

    “沈姐,别怕,别怕。”龙小山连忙扶住她。

    现在她感觉浑身冒凉气,甚至就想起这些夜里做的噩梦,难道那梦里的厉鬼就是真的,她更是恐惧了,只有靠着龙小山,那阳刚的男人气息才能让她有些安全感。

    “小山,怎么办,怎么办,你要救我。”

    沈月蓉颤抖无比,无助无比。

    这样平常的女强人,还是乡长,露出这样的惊恐,让龙小山升起强烈的保护欲,本来也有些心里没底的他,变得刚猛起来的说:“沈姐,你别怕,不管什么鬼,我都不会让她伤你的。”

    龙小山扶着沈月蓉来到窗口位置,有着阳光。

    龙小山倒了杯热开水给她,又拿来热毛巾帮她把脖子上的血擦拭掉。

    热水喝下去,一些血色浮现出来。

    沈月蓉毕竟不是一般小女人,冷静了不少,虽然眼神深处依然是惊悸无比。

    她看着龙小山道:“小山,你说现在该咋办?”

    “沈姐,你晚上是住哪?”龙小山问。

    “就住在这后面,那幢,是乡里安排的,我是外来的,也没有再去找房子。”沈月蓉道。

    “行,大白天的,就是鬼也不会现身,我估计就是晚上会出现找你,到时候,我也到那里,要是它现身,我就帮你消灭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