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63章 死无对证
作者:箫声悠扬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六十三章

    除了这些,龙小山在房间里还找到老道的一些工具,有一些符纸,符笔还有法剑。

    老道的法剑也是木质的,不过比苏泽那把桃木剑不知道好哪里去,造型古朴,一看就有年头了,上面刻着不少花纹符号。

    反正老道死了,这些东西肯定都归他了。

    整完这些。

    龙小山看着那鬼魂道:“现在你怎么办?投胎去吧,我也不杀你。”

    “多谢上仙,不过我被这法器束缚着,投胎不了。”鬼魂说道。

    “那咋办,我把这东西毁了?”龙小山捏着那镇纸,说道。

    鬼魂犹犹豫豫说道:“上仙,我……我还有一事恳求。”

    “你还有啥事?”

    “上仙,小人王峰,本是新远县一商人,三年前因为生意场上竞争,被人所害,心有怨气,不肯投胎,本想化作怨鬼报仇,但是却被这老道抓住,困在了这法器里,所以,我想回新远县看看我家人是否安好,上仙,求你。”鬼魂不断磕头。

    “这……”龙小山有些麻烦。

    新远县在牛y县隔壁,他总不能放了这鬼魂,这鬼魂是冤魂,心有戾气,要是放走,说不定还要生出事来。

    犹豫了一下,看着鬼魂磕头不断。

    龙小山说道:“好,我会抽空去一趟新远县,让你见见家人,你暂时先寄居在里面吧,没我允许不得出来。”

    “是,上仙。”

    那鬼魂飘进了养魂木法器里。

    龙小山收拾收拾,弄掉一些痕迹,从道观下来。

    回到乡政府宿舍里。

    沈月蓉一直等在那里,见到龙小山回来,松了口气道:“小山,你可回来了。”

    “沈姐,没事了。”龙小山说道。

    “那老道呢?”

    “死了!”

    “什么,死了!你杀了他?”沈月蓉大惊道。

    “沈姐,你别紧张,人不是我杀的……”龙小山赶紧解释了一下。

    听完后,沈月蓉略微放松一些道:“这真是罪有应得了,不过你有没有留下什么证据。”

    龙小山道:“我都清理过了,应该没有,而且老道是被厉鬼弄死的,检查也检查不出什么。”

    “这就好。”

    “对了,沈姐,我还在老道那里发现这个。”龙小山将老道那本笔记拿出来。

    沈月蓉拿过看去,发现里面一些金钱的记录,其中那崔乡长给老道送的钱就快二十万,这可不是小数目啊,莲花乡这么穷,一个副乡长工资就两千块,这么大的钱他从哪里来。

    这个副乡长肯定是捞钱了。

    而且乡里给老道送过钱的不止一个。

    再看着,沈月蓉眼睛一缩,道:“李书记。”

    里面居然是连一把手都有在里面。

    “沈姐,这笔记有没用,能不能把崔乡长抓起来。”

    沈月蓉合上那笔记道:“我知道了,这事我来办就行了。”

    龙小山想想,官场的东西很是复杂,他也弄不来,还是不参合了,说道:“沈姐,还有一个,这房子你也不要住了,这房子就是不闹鬼,对身体也不好,风水不行,你住着还要出事。”

    “嗯,小山,多谢你了,我明天就换房子。”

    “那……沈姐,我先走了。”

    “等等,这么晚了,你咋走。”

    “我开车来的,没事。”

    “小山,你,你明早再走好吗?”沈月蓉支支吾吾的。

    龙小山意会过来,沈月蓉肯定心里害怕,虽然说鬼被抓了,但是心里恐惧没那么快消失的。

    “行,那我早上再走。”龙小山坐下来。

    沈月蓉感激的笑笑,两个人折腾了半宿,也没啥睡意了,就坐着聊天。

    本来,沈月蓉是想聊聊龙小山近况,毕竟是劳改犯,恐怕工作不好找,经过这事,她现在对龙小山更为看重,居然这么有本事,想把他招到身边来工作的念头更强烈了。

    可是,一聊,发现龙小山居然办起农场,还承包了几百亩地。

    龙阳村那地方,她了解过,很是穷困,人均一年收入几百块。

    她惊讶道:“你有这么多钱?”

    “我从县里拉来的投资,百合花大酒店你知道吧。”龙小山说道。

    沈月蓉点头道:“百合花我当然知道了,县里的三星级酒店嘛,你居然能从那里拉来投资,她们投资了多少?”

    “一千万吧。”

    “啥!”沈月蓉猛的站起来:“一千万?”

    一千万对她当然不是没见过,对她们家族来说,就是一个亿也不算什么,可是一千万投资,放到牛y县就是大投资了,要是放到莲花乡那更是了不起的工程了。

    现在是经济挂帅,最注重招商引资。

    莲花乡也不例外,可是莲花乡地理环境不好,又是没有什么资源,去年一整年引进资金还不足三百万。

    她来到乡里,也是主抓这方面工作。

    目前还没啥成效。

    可是,不声不响的,自己乡里居然有一笔一千万的投资,她还蒙在鼓里。

    这笔投资要是她抓住,就是很大的一笔政绩啊。

    沈月蓉眼睛一亮道:“小山,你拉来这么大投资,咋不早来找我呢,乡里对这方面也是很重视的嘛,可以给你许多的优惠政策。”

    龙小山挠挠头道:“我也不懂啊,而且不晓得沈姐你是乡长。”

    “现在你知道也不晚。”沈月蓉精神亢奋起来,又连连问了不少问题。

    只要不牵涉到机密的东西,龙小山倒也知无不言。

    沈月蓉听说县里最近闹的沸沸扬扬的神奇虾和瓜菜,就出自龙小山的农场,心里更激动了,恨不得立刻就去龙阳村看看。

    “小山,这样,明天我就去你们村视察一下。”沈月蓉说道。

    “明天就去。”

    “怎么,你不欢迎。”

    “哪里哪里,乡长要来视察,怎么能不欢迎。”龙小山说道。

    沈月蓉白了龙小山一眼,因为就是从龙小山语气里听出调侃的味道。

    又谈论起一些。

    沈月蓉是经济学高材生,见识又丰富,两个人交流起来,龙小山也收获匪浅。

    不知不觉,外面传来鸡鸣声。

    龙小山看了下钟,已经四点多了。

    夏天白天长,外面已经有着一丝微亮,乡里人都起得早,龙小山说道:“沈姐,我先走了。”

    “嗯,等会我电话联系你。”

    沈月蓉点着头,要是被人看到龙小山在她房间呆了一夜,那什么话都有了。

    乡下人就喜欢这些带颜色的新闻,何况她是乡长。

    龙小山悄悄的出门,离开乡政府。

    回到车上,他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等待着。

    大约七八点钟的时候,莲花观那个方向有着许多的喧哗声传出,很多人往那边涌去,他也跟在人群中过去。

    来到山脚下,莲花观外站满了人,莲花观门口更是封锁着,有几个派出所的人拦在那里。

    一个长得有些粗壮的男人在那里破口大骂,一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女人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围观的人都在那七嘴八舌的谈论着。

    龙小山站在人群里,左右问道:“咋了,咋了,发生啥事了?”

    一个老头拍了下大腿道:“莲花观的贾道长偷了乡里王发财的婆娘,死在女人肚皮上了,把那婆娘吓得不轻,你看那王发财抓奸来了。”

    “还贾道长呢,就是个假正经,枉我上次还给莲花观捐钱了,这老不休,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偷人。”

    “我还以为啥得道高人呢,原来是这样个老东西。”

    “老牛鼻子真懂享受,那婆娘大腚儿圆,谁不稀罕,哈哈。”

    一时间,说啥的都有。

    龙小山听了会,悄悄走开,他放心了,有着这些传闻,这老道就死无对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