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64章 沈月蓉的手段
作者:箫声悠扬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六十四章

    八点多的时候,沈月蓉坐在办公室里。

    听着乡里手下的汇报。

    “现在派出所的调查出来了,那贾道长在道观和妇女偷情,马上风发作,不属于刑事事件……”手下汇报着。

    “行,我知道了。”听完着汇报,沈月蓉也放心下来,指示道:“这种事情影响不好,有伤风化,尽量的从简从快处理了。”

    “是,乡长。”手下连忙道。

    看着手下出门去。

    沈月蓉长出一口气,靠在椅背上。

    这事看来就算是完结了。

    还真的跟龙小山说的一样,没人看出问题来,这就是最好不过了。

    不过这时候,沈月蓉的眼睛落在桌上的那本账本上,眼睛就是一沉,轻轻哼了一声。

    她沈月蓉敢一个人到基层做起,而且在沈家也是有着地位,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官场斗争也就罢了,大家各凭本事。

    可是居然就是用到如此阴毒的手段,要是没有龙小山,还有身上的开光玉佛。

    恐怕现在早已经倒下了。

    这样的事,要是就这么轻轻的揭过了,那她以后在乡里还有什么威信。

    不行,必须有着杀鸡儆猴的手段。

    沈月蓉思考了一会,站起来,拿着那个账本走出去。

    再上去一层,是书记办公室。

    沈月蓉走到了那个办公室的门口,听到有说话的声音,啪啪敲了两下,喊道:“李书记,是我。”

    里面的声音立刻停下来,过了一会,听到里面一个声音:“是沈乡长啊,请进。”

    沈月蓉进去,看到里面有着两个人。

    一个中山装的中年坐在大班桌后面,五十余岁的模样,皮肤有些黑,像是农民的模样,还有一个就是崔副乡长。

    如果这样看着,明显那崔副乡长更像是书记。

    但是,那个中山装农民模样才是真正的一把手,看到沈月蓉进来,呵呵笑的站起来道:“沈乡长,你怎么来了。”

    崔副乡长也招呼道:“沈乡长。”

    沈月蓉对崔副乡长没有任何的回应,直接和中山装说道:“李书记,有重要的事和你谈一下。”

    “哦,什么重要的事?”李书记说道。

    沈月蓉没有开口,就是冷淡的看着崔副乡长。

    崔副乡长脸色有些难看起来了,沈月蓉进来没有回应他招呼不说,现在更是一种遣送的架势,这矛盾是摆到台面了,一般官场很少有这样的直接,哪怕恨不得对方死,表面也是笑嘻嘻的。

    “崔乡长,要不你先出去下。”李书记好像什么都没看出来的,笑呵呵的说道。

    “是,书记。”崔乡长说了一声,又看了沈月蓉一眼,走出去。

    沈月蓉等崔副乡长走掉,才走到李书记对面的椅子上的坐下来,淡淡一笑道:“书记,因为要汇报的事和崔副乡长有关,只好请他回避了。”

    “和崔副乡长有关,什么情况。”李书记眼睛一闪的说道。

    沈月蓉将手中的账本放到桌子上,说道:“今天不是莲花观的贾道长出事了,这不,就有一本东西在莲花观发现,并且流落到我手上了,书记,你过目一下吧。”

    李书记将那黑色的笔记拿过去。

    打开看着,脸色渐渐变起来,那老农一样憨厚的笑意完全的收起来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沈月蓉。

    沈月蓉说道:“书记,我已经叫人鉴定过了,确实是贾道长的笔迹,那崔副乡长居然有着十多万的钱送给贾道长,不知道这笔钱款,他是从哪里来的,以他的收入,我认为有很大的嫌疑。”

    “是啊,是啊,”李书记慢慢的将笔记就是收起来,严肃的说道:“组织上这么信任某些同志,但是某些同志看起来是辜负组织的信任了,这事,一定要严查,彻查。”

    “有书记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对了,书记,我听说龙阳村最近开发了一个农场,据说有着上千万的投资,那农场的老板我认识,今天我会去龙阳村考察。”沈月蓉站起来。

    “什么!”李书记身体一震的说:“你确定,有这么大的投资。”

    “我已经和他见过面了,应该是肯定的。”

    “好,好啊。”李书记激动起来。

    最近,在县里开会,莲花乡连续五年在全县乡镇招商引资工作中排名倒数第一,人均收入也是排名最后,他直接被县长点名批评了。

    估计再这样持续,书记也当到头了。

    没想到就是有着这样的喜讯忽然降临。

    一笔千万的投资,放到全县都是大事了,居然落到他乡里,要是这笔投资落实,莲花乡在今年全县招商引资工作一下就要排名前三了。

    现在,他看着沈月蓉眼神明显就不同了。

    招商引资工作一直是莲花乡最困难的,所以沈月蓉一空降下来,他就把这工作推到她头上,这种空降军一向是最受排挤的,尤其还顶掉了原本要上位的崔副乡长。

    没想到,沈月蓉居然弄到了千万的投资。

    虽然沈月蓉没有明说,但是刚才她都说了和那老板认识。

    而且龙阳村那破旮旯,在整个莲花乡都是倒数第一的。

    要是没有着沈月蓉的关系,会有老板脑子出问题投资那里。

    现在沈月蓉愿意说出来。

    明显的是给他分功的机会。

    不得了,这女人。

    “沈乡长,这件事一定要当做全乡的重头工作,我看就直接由你负责,一定要把这笔投资落实了,最好是能大发展起来。”

    “有书记的指示,一定能完成任务。”沈月蓉起身,告辞的走出去。

    好像完全是将那本笔记忘掉了。

    李书记目送沈月蓉出去。

    过去关上门,将那笔记拿着翻开,看了几遍,撕下其中的一页,卷成一团,直接塞进嘴里咽下去。

    接着点上一根烟,喃喃道:“这大地方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沈月蓉这种空降下来,原本他心里是不喜的。

    而且还是这样的年轻,据说就是有着不小的背景。

    这种人最麻烦,所以他也听说崔副乡长有一些动作,但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能弄走这女的最好。

    前些时日,确实,这女的精神不济,工作也频频出错。

    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这么不简单。

    今天就一个绝地反击,而且拿到这么有力的证据。

    更让人想不到,这账本里还有他的记录,这女的没有拿来运作,而是直接给他看了,虽然是没有揭露他,可隐隐就是一种潜在的威胁了,胁迫着他拿下崔副乡长,他刚才心里也很是不痛快。

    结果,这女人又抛出一个这么大的人情。

    一笔上千万的投资。

    这就是拍一个巴掌再给一个甜枣了,而他受了这么大人情。

    怎么能不给回报。

    “小崔啊,看来你是得罪错人了,只能是算你倒霉了。”李书记将烟头狠狠的在烟灰缸里掐灭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