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小村医 第68章 厄运术
作者:箫声悠扬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六十八章

    看到沈月蓉一行人跟着龙发奎走了。

    龙大山夫妇也急了。

    “小山,你咋不说话呢,这就让乡长走了?”

    “说啥?”

    “哎,你这孩子,乡长被龙发奎带走了还能有好事,指不定又编排你什么。”何香月说道。

    “是啊,小山,你要不还是跟去看看。”龙大山担心的说。

    龙小山摇摇头:“没事,咱们做好自己的事就不行了。”

    说心里话,没有点不舒服肯定是不可能的。

    毕竟刚刚帮助沈月蓉驱完鬼,对她也算是尽心了。

    但是这种事,都是看人的,他也不是没有乡长支持就不行,龙小山这人虽然表面很是低调,其实骨子里还是挺傲气的。

    “都干活去吧。”

    龙小山朝那些看热闹的村民挥挥手。

    他回到办公室,坐了一会,拿出那老道的书看起来,这黑鳞门的风水秘术就是和市面上一般的看风水的不一样,现在龙小山才知道风水那么有讲究。

    不但能用来帮人,也能用来害人。

    而且还是无影无形的,要是不懂风水的,中了别人的门道可能都蒙在鼓里。

    “龙发奎,你一次次来玩这些阴损的,就别怪我了。”

    龙小山心里来气,看着风水书上那些害人的手法,心里就生出拿龙发奎试验的念头来。

    他走出去找人问了一下。

    很快,就问出了龙发奎的生辰。

    龙发奎以前在村里办过寿宴,这自然不是什么隐秘的东西,很多人都知道。

    问出这东西后,龙小山回到房间里,找来一张红纸,把龙发奎的生辰写到红纸上,又在上面写写画画了一些符号。

    这时,就是对着龙发奎那厂子的方向。

    又拿出龙发奎生辰的那张白纸挥动了几下,念了几句,拿出打火机点上。

    说也奇怪,那红纸好像涂了油一样轰的一下就烧没了。

    而且还没有灰落下来。

    在红纸烧没的瞬间。

    好像有一道黑光从窗口冲了出去,朝着龙发奎厂子的那个方向消失掉了。

    这速度很是快,和幻觉一样。

    “现在就是看看效果了。”

    龙小山第一次施展风水术,心里并不是很确定,他刚才施展的这个叫厄运术,就是把别人的一部分气运消耗掉,被施展了厄运术的人,肯定会倒霉。

    只是这事,就是有着玄幻的成分。

    龙小山也不能肯定起作用。

    本来就是实验,就算不成也无所谓,龙小山做完这个,就继续看自己的书了。

    大约是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龙小山听到外面传来喧哗的声音。

    他起身来到外面,看到沈月蓉带着宋茜等人又回来了,沈月蓉脸上还带着一丝余怒。

    “乡长,你咋回来了?这么快那边参观好了。”龙小山问道。

    “无耻之人,这样的人怎么当上村长的。”沈月蓉怒火的说道。

    龙小山疑惑的看着另外几个人。

    那李姓公务解释道:“刚才乡长在那边参观,忽然就是有一个村妇跑进来,说是龙发奎弄大了她的肚子,龙发奎叫人赶她出去,被乡长拦下来了,后来,就是从那村妇口中听到龙发奎在村里作风很差,那村妇也是说被威逼着被龙发奎结果怀孕了龙发奎只给了她五百块钱,打发她掉,听说村里这样的妇女至少还有七八个,你说这人可恨不可恨。”

    “无耻下流,这人还有脸说别人勾引寡妇,老李,你给派出所打电话,叫警察来调查调查,说不定就是有着强奸的事件在里面。”沈月蓉怒道。

    龙小山心中一震。

    那风水秘术太有效了。

    这么快就起了作用。

    这不可能是巧合,没有这样的事,刚好就是乡长视察的时候遇到村妇闹事。

    厉害了。

    龙小山心中暗爽,龙发奎啊,你不是喜欢编排我强奸吗,现在这就报应了,轮到你被调查了。

    “小山,这事我要在这里彻查清楚,今晚我就不走了,村里你的条件是最好的,方便不方便安排一下。”沈月蓉问道。

    “没有问题,没有问题,支持领导工作。”龙小山连忙说道。

    过了一个小时。

    一辆警车开进村子里。

    将龙发奎就是控制起来,然后,警察在村里调查着,沈月蓉一直跟进。

    忙活到了晚上。

    龙小山安排农场招待沈月蓉一群人还有警察。

    村里的房子都是很差,最后只能安排沈月蓉她们住在农场的简易房里,几个警察睡到村委去。

    因为有着沈月蓉住在农场。

    龙小山今晚准备和春桃幽会的计划就泡汤了。

    只能躲在房间里面修炼,到了半夜,他吐出一口气,刚才就是修炼了几个轮回,他站起来,来到窗口松松筋骨,看到有一个人影坐在河边的石头上。

    他咦了一声,走出去,到了那河边问道:“沈姐。”

    啊!

    沈月蓉惊叫起来,连忙回过头,看到龙小山吓了一跳的说:“你吓死我了。”

    “我看你半夜不睡,出来问问。”龙小山说道。

    “没事,就是刚处理完公务,想些烦闷,出来透口气。”沈月蓉有些疲倦的搂着额头:“这里空气还真是不错的,是个修养的好地方。”

    “喜欢就多住几天。”龙小山蹲到地上:“有啥烦闷,说来听听。”

    “今天调查了一下午,也没有查出什么,我看就是被封口了,那些女的都是咬定是自愿现在最多以流氓罪拘留他几天。”沈月蓉说道。

    龙小山笑笑,早就有着预料。

    龙发奎也算人精了,估计沈月蓉发脾气离开,就马上想办法封口了,这很简单的事,乡下人花点钱就行了。

    想靠这个就办龙发奎强奸,明显是不可能。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龙小山说道。

    沈月蓉点点头,忽然道:“下午我没站你这边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没有啊。”

    “还说没有,看你那时候都不说话了。”沈月蓉说道。

    龙小山没吭声。

    沈月蓉苦笑一声:“你别怪我,有时候我做乡长,肯定要站在全局的方面考虑问题。”

    龙小山点点头:“我明白的。”

    “小山,我下午听村里人说,你考上水木过?”沈月蓉问道。

    “嗯。”

    沈月蓉眼神一亮,接着又惋惜道:“怎么就进去的,真就是因为那事?”

    龙小山摇摇头:“过去了,不说了。”

    沈月蓉听到这,也不好继续追问下去,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但是她有直觉,龙小山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龙小山会是那种强奸的人,她是不大相信的,虽然和龙小山只有两三次接触,可是这个人给他感觉还是善良淳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