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一章:接受眼前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钟大妞出名啦!

    最近几个月,丁河村村民们茶余饭后说的最多的,就是钟家的大丫头,钟大妞。

    她快十五岁了,本来亲事已经说好了,但是自从在林子里跟几个孩子打了一架后,她就成了村里最有名的‘泼妇’,未来夫家听说了以后,第一时间退了这门亲,还快速地娶了别人。

    钟大妞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上吊自杀了。

    钟家上下老小哭得伤心欲绝,都准备盖上草席子了,没想到大妞竟然又活了过来。

    正当村民们开始议论这件诡异的事情时,大妞又闹开了,不是撞墙就是上吊,要不就是绝食,各种寻死觅活的,跟疯了似的。她那可怜的父母——钟老四夫妇,被她折腾得不成人形,整天愁眉苦脸的。为了给她治病,他们家迫不得已把二丫头卖给了有钱人家做丫鬟。

    或许是上天垂帘,两个多月前,钟大妞最后一次自杀,刚投进河里,就被两个路过的乡亲看到并且捞了上来,昏迷了许久,醒来后,不知是想通了还是开窍了,不再哭闹折腾,钟老四夫妇终于歇了一口气。

    但没几天,钟家又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大丫头整天都是痴痴呆呆的,邻居过来串门,她也不睬人家,跟家里人也不怎么说话,大家都说她脑子进水,坏掉了。

    就在大家一边为之叹息,一边怀着看热闹的心情时,大妞又突然好了,跟弟弟妹妹们有说有笑的,还给自己改了新名字,叫‘钟漓月’,三妞改叫‘娇月’,四妞改叫‘锦月’,小五改叫‘钟子越’。

    全村子都传开了,纷纷好奇地跑去她家。

    “瞧瞧大妞,哦,不,漓月。瞧瞧这名字多好听,比那私塾先生还会起。”妇女夸道:“你跟老四可有福了。”

    马氏赔着笑,手脚无措地杵在那儿,一脸尴尬。家里没啥好招待的,连个像样的板凳都没有,亲戚们平常都不怎么来,最近大丫头病了,好多邻里过来探望。

    “二婶子,你家中午吃什么?正好今天家里没米了,不如去你家吃吧?”一旁的钟漓月满脸认真地对妇女说道:“顺道把你家几个孩子也改改名字。”

    被叫‘二婶子’的妇女连忙摆摆手,转身要走:“不用不用,我们家孩子可好着,不用改了。天候不早了,你们忙,我走了啊!”

    走了这个,还有那个。整个丁河村的村民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拐着弯也要路过她家门口,顺道聊两句家常。

    钟漓月呵呵一声,语气恹恹地道:“我们家都快成动物园了。”

    “动物园?”小五挠挠头,奶声奶气地问道:“什么是动物园啊大姐?”

    钟漓月脸转向左下方,看了小五一眼,抬手摸了摸他的头,笑笑,没作解释。看着假意过来串门的乡亲们话题和眼神始终围绕在她身上,心里有点哭笑不得。

    “漓月,小五,叫人啊!”母亲马氏嗔怪了钟漓月和小五一眼,眼神瞥了瞥身旁的大婶子,示意他们打声招呼。虽然小五的新名字也很好听,不过大家还是习惯叫他‘小五’。

    马氏用的是他们当地的语言,不是汉语,也不是英语,不是钟漓月所了解的任何一种,但她还是听懂了,并且说出口的,也是这种语言,交流没有任何障碍。

    “大婶子好。”钟漓月和小五乖巧地对大婶子点点头。

    大婶子假意地笑道:“好好好,看见大妞,哦,不,是漓月,看漓月现在这精神,多好!身体好了,就要多帮家里干活,不要只顾着跟弟弟玩,知道吗?”

    钟漓月假假地笑了笑,点了一下头。

    “大姐,到底什么叫‘动物园’?”小五拽着钟漓月的衣角不依不饶地问道。

    钟漓月敷衍道:“你还小,说了你也不懂,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现在不懂,以后怎么会懂吗?”小五委屈地揪着眉头嘀咕道。

    钟漓月心软了,抱歉地蹲下身体,和小五平视,耐心地解释道:“不懂就问是好事,大姐不该怪你。动物园就是关着很多动物的地方,有很多人参观。不过有很多事情,是解释不出来的,必须要通过成长去领悟才能明白,知道吗?”

    “大姐,你是不是也嫌弃我小?不喜欢跟我玩?”小五伤心地问道。

    “当然不是了,只不过,有时候问题多了,大人会烦的,尤其是当大人心烦的时候,就会更……”钟漓月说着说着,有点说不下去了,小孩子本身就是十万个为什么,不断地吸收新知识,这样才能成长起来啊!她却在扼杀小孩子的求知心,实在是太可恶了。

    小五伤心地低下头,委屈地问道:“大姐是在烦我吗?”

    钟漓月一把抱住小五,边哄边教育道:“大姐的烦恼你不懂。你是小男子汉,即使别人烦你,气你,你也不能一副委屈的样子,这样不好,知道吗?要想做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就该拍着胸脯,潇洒地对女孩子说,你烦什么,别烦,有我在!”

    小五睁大眼睛看着大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钟漓月宠爱地点点他的鼻头,嗔道:“小不点。”

    乡亲们为大妞的亲事惋惜,最多也是嘴上说说,真正着急的,还是她的父母。

    晚上,孩子们都睡下了,钟老四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发愁,马氏从屋里一瘸一拐地走出来,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马氏张嘴,打破了夜晚的沉静:“大妞这两天精神多了,我问她,她说头也不疼,身上也不疼,估计是好全了。”

    钟老四幽幽地说道:“我看她还是差点精神气。遭了那么多罪,肯定要养个一年半载的。”

    “还要等一年半载?”马氏急了:“我还想这几天就托媒婆给她说个亲,下个月就让她嫁出去。”

    钟老四叹气道:“她现在这样子,谁家敢要她?连个上门提亲的人都没有,说给谁?”

    “要不,去远点,让她嫁到别的村去?她这个年纪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恐怕连填房都没人要。”

    “她几个姑姑不都嫁在外村吗?没个兄弟撑腰,任由婆家欺负。”钟老四舍不得。

    “那你说怎么办?”马氏有点恼。

    夫妻两个唉声叹气,为女儿的婚事犯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