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二章:寻找出路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沉默半响,马氏又说道:“乡亲们都在看大妞的笑话,你说该怎么办?由着别人说去?”犹豫了一下,马氏忍不住双眼含泪地说道:“再拖下去,大妞恐怕真得给人家做小妾去了。”

    钟老四听了,心里也急,女儿的年龄一天比一天大,整个村子却没一个人上门提亲,可怎么办?

    夫妇俩陷入了自责和痛苦中,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屋门后的钟漓月。

    来这里将近半年,她从未把这里当做家,从未替他们考虑过,却一直因为自己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而反复地折腾他们。听到他们的对话,她心里真的好歉疚。

    上辈子……钟漓月将之前的记忆称之为‘上辈子’,除了这个称呼,她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词来形容她所遭遇的这件诡异的事情。上辈子,她忙着学习,忙着各种考试,忙着竞争岗位,忙了二十五年,终于把自己给忙死了,死之前她发誓,下辈子一定要投胎做个米虫,整天啥也不干,就吃喝玩乐。

    老天爷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或者对她这种懒惰的思想很生气,一怒之下,竟让她的灵魂附到了一个古代小女孩身上。

    震惊!

    恐惧!

    不敢相信!

    钟漓月想尽办法躲避这件荒谬得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

    不过,最后她总是被钟大妞的父母想方设法地救过来,没死成不说,还害得这个年轻的身体遍体鳞伤,不得不在家养着。

    花了三个月时间,这个身体终于恢复了健康,但是,她还是接受不了眼前的环境,所以一直不去理会。直到最近几天,她从娇月嘴里得知家里已经揭不开锅,卖二妞换来的钱也已经花完了,以后,他们又要开始吃糠咽菜了。

    钟漓月顿时醒悟过来,这个家原本就穷,半年吃不上一回荤,可是为了治她的病,父母忍痛把二妞给卖了,换的钱给她治病,买好吃的。现在已是弹尽粮绝,钟家没有地,钟父靠给别人家种庄稼换点粮食,马氏左腿残疾,只能在家做点家务活,他们家,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而她,还成天无关痛痒地过着清闲的日子。

    这半年来,她给这个家添了不少麻烦。

    钟老四一脸沮丧地叹了口气,自责道:“大妞要不是因为护着弟弟妹妹,也不会跟人打架,更不会被人退了亲,说到底,还是我这个当爹的软弱无能,没本事,不敢跟人家争,要孩子们为我出头。”

    说着说着,钟老四眼眶湿润了,马氏也跟着哭:“老头子,你别……都是我这身子拖累了你们钟家。”

    钟漓月心里更加难受,大妞把性命给了她,她倒好,不但不珍惜,反而还伤害她的父母。她要振作起来,她要赚很多很多的钱,她要替钟大妞好好地活下去,为她尽孝道。

    有了这个念头,钟漓月开始计划赚钱的事。

    这个世界对她来说既是熟悉的,也是陌生的。熟悉是因为钟大妞把十几年的记忆留给了她。陌生,则是因为钟大妞是个土生土长的农家女,没见过世面,不知道外面长什么样子,也没念过一天的书,这个世界的字和汉字又不一样,所以,她无法从这十几年的记忆里找出一点能赚钱的法子。

    仔细分析了一下目前的情况,钟漓月觉得还是先到繁华的地方替人打工比较好,一边熟悉这个世界,一边积攒原始资金。

    进城找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得有一个对你知根知底的人保举你才行,否则一般人家不收。

    钟家是普通农户,没钱没势,二妞能卖到有钱人家去当丫鬟,还是千求万求求来的。钟漓月打算先去城里看看,再考虑一下要不要去求人。

    在钟大妞留下的记忆里,丁河村离繁荣帝都浣京很遥远,村子里的妇女大多数一辈子都没走出去过,只有家里卖杂货的王货郎会经常去城里进货。

    打定好主意,钟漓月让娇月和锦月出去杀猪草时跟小伙伴们打听好王货郎下次进货的时间。然后到了那天,天还没亮她就跑去守在王货郎家门口。

    终于,王货郎赶着驴车出发了,钟漓月悄悄地跟在他后面,走过村里蜿蜒的小路,绕过长长的丁河,又翻过一个小山坡,钟漓月累得气喘吁吁,终于惊动了不远处的王货郎。

    王货郎一惊,“谁?”

    钟漓月喘着粗气举手说道:“是我,钟家大丫头。”

    王货郎借着月光定睛一看,认了半天,终于看清了,“大妞?”

    “我改名字了,叫‘钟漓月’。”钟漓月客气地说道:“王大哥今天要进城拉货啊?”

    王货郎不屑地瞥了她一眼,带着傲娇的口吻说道:“村里人都知道我今天要进城拉货,就你们家不买东西的不知道,你干啥哩?”

    “我也进城。”钟漓月一边应着,一边往前面走。

    王货郎疑惑地赶着驴,跟在后面:“你一个丫头家进城去做什么?别叫人给拐咯!你爹娘知道你一人进城不?”

    钟漓月一顿,像突然明白什么似的,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

    王货郎被她这神情弄得一头雾水,钟漓月一直飞快地走着,始终没提出要坐他的顺路车,忍了半天,他终于忍不住提出:“反正车上也是空的,你上来坐吧!这要是靠两条腿走到城里去,不得累死人?!”

    “可是我没有钱,没钱,怎么好意思坐你的车呢?”钟漓月露出可怜的样子,坚持自己走。

    王货郎想赚点路费的计划泡汤了,勉强说道:“欠着也行。”

    “可以欠着?”钟漓月一听,马上坐了上去,笑着感谢道:“王大哥,你真是个好人。太谢谢你了。路费你放心,我一定会在一年之内还给你的。”

    王货郎撇撇嘴,没再多说什么。大家乡里邻居的,平时村里有人进城,都会坐他的驴车,不给钱,也得给点好处来抵路费。不过钟家嘛,村里谁不知道他家都穷得卖女儿了?!反正车是空的,就当留个人情吧!

    进了城,王货郎赶到市集,让钟漓月帮忙搬货。钟漓月笑着致歉道:“王大哥,我真的有别的事情,这个忙帮不了你了,实在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