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三章:求生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白坐我的车,还不帮忙抬货?”王货郎不高兴了。

    钟漓月一本正经地声明道:“哎,我可不是白坐,是你说可以欠着的。我现在就拿钱去,在这里等我,傍晚前我一定来还钱给你。”

    说完,钟漓月就跑开了。她四处瞄了瞄,最后走到路边的一个小角落蹲下,左右看了看,然后将手往地上一按,将灰尘往脸上抹了抹,再把头发扯成凌乱的样子,衣服嘛,已经有五六个补丁了,不用再弄了吧?怎么看,都像一个合格的乞丐嘛!

    ‘化完妆’,钟漓月大摇大摆地走向街道。

    果然,街上的人见到她,都会避让三分。钟漓月满意地窃喜,古装电视上经常会有女子被街头霸王强行掳走的段子,今早王货郎一句话提醒了她,虽然她穿得灰不溜秋的,长得也很普通,但是在这种没有人权,尤其是没有女权的地方,一切小心为妙。

    很快,城市的繁华吸引了钟漓月的全部注意力。

    “哇,好热闹!”

    钟漓月像没见过世面的婴儿一般,好奇地看看这里,摸摸那里,脸上满是惊讶。

    这里和钟漓月上辈子所了解的古代历史完全不一样,没有春秋战国,也没有上下五千年,当今有五国分天下,其中浣国最大,经济最繁荣,剩余四国皆是礼让三分,和平共处,只有国界的边境之地会有当地土匪生事打仗,规模都比较小,并不影响各国之家的友谊。

    浣国首都府‘浣京’,正是钟漓月现在身处的地方。别看丁河村离此处只有三十多里路,发展程度却是天壤之别。

    尽管早已有了思想准备,可当钟漓月亲眼见到眼前真实的古代场景时,还是惊叹了。

    “比逛影视城有感觉多了。”钟漓月望着黑压压的人群,由衷地感慨道:“不愧是帝都!”

    浣京主城区的街道两旁全是两层楼的商铺,街边摆小摊的商品琳琅满目,多到让人眼花缭乱,贸易繁荣得叫人咋舌。来来往往的人有的穿着类似于中国宋朝风格的衣服,有的身上挂着少数名族风情配饰,男子或交领长袍,或对襟长衫,袖子大大的,或是窄袖短衣下身长摆的,还有女子戴着面纱,上衣穿一件露手臂的对襟短袖小褙子,褙子的领口和前襟都绣上漂亮的花边,方心曲领,十分吸睛。做事的小商贩则把衣服往上塞在腰带上,掳起半边袖子,埋头干活。

    活生生的古代生活真实写照。相比之下,丁河村冷清多了。

    钟漓月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在这个地方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来。

    看过热闹后,钟漓月专注起路边的各色买卖,想挖点商机。

    “卖包子的,卖豆腐的,丝绢手帕,香包……”钟漓月挨个看,几乎她能想到的小生意这里都已经有了,再看看商铺,屋檐上飘下的旗帜正在风中飞扬着,钟漓月努力辨认着上面的字,果真一、个、也、不、认、识。

    连偏旁都不认识。

    辛苦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到这里却成了大字不识的文盲。钟漓月不知道自己是该哭呢?还是该哭呢?还是该哭呢?

    “哎——!”钟漓月沮丧地摸摸饿扁的肚子,找了一个歇脚的地方坐下。

    没想到,坐下不到片刻,竟然有人在她面前扔了一个铜板。

    钟漓月望着扔铜板那个美女远去的背影,弯下腰捡起铜板,笑着自嘲道:“这也可以?”

    她假装乞丐的本意是避免遇上欺男霸女的恶棍,没成想,无心插柳柳成荫。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钟漓月直接趴在地上,伸出双手做出乞讨状。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她。

    南来北往路过很多人,却再也见不到刚才那样好心的了。钟漓月眼巴巴地看着人们从她眼前一一走过,却没有留下一个铜板。过了许久,她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准备回去。

    “哎,哎!”一个乞丐凑了过来打听道:“你今天要了多少?”

    钟漓月撇撇嘴,亮出那唯一一个铜板。

    “才这么点?”乞丐可怜地看着钟漓月,将手伸进自己的破碗里,拿出两个铜板给她。

    钟漓月被这莫名而来的善意感动到了,她道了声:“谢谢。”然后把铜板还给了他,“你也不容易,还是自己留着吧!”

    “你必须拿着!”那个乞丐将两个铜板又塞回钟漓月手里,带着呵斥的口吻说道:“待会儿沈家就过来了,咱们必须抱在一起,这样才能多抢点。大不了,一人一半。”

    “什么沈家?”钟漓月被他说得云里雾里的。

    “你还不知道?”乞丐解释道:“沈老爷忌日,沈家人在寺庙祭拜完后一定会从这里经过,他们会施舍很多吃的和钱财,为沈老爷积福德。很多乞丐已经联盟了,我看你落单,就过来和你搭伙,人多不易被冲散,使劲往前挤才能要到钱。待会儿,你一定要帮我挡住拉我的人,知道吗?”

    原来他是有目的的。钟漓月明白后,心里一点也不生气,为了生存嘛!她可以理解。“联盟可以,但是,咱们必须换一下,你为我挡住别人,我往前冲。你看我,小胳膊小腿的,适合往里钻,你说对不对?”

    乞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有道理。”

    说话间,前方不远处已经传出声响,众人一齐往北看去,果然,一个悬挂白旗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向这边移动。

    钟漓月摩拳擦掌,随着乞丐们涌过去。

    “我的我的,”

    “还有我。”

    “沈大少爷大发慈悲,菩萨保佑。”

    “这边这边。”

    “……”

    附近要饭的都赶过来了,不要饭的也凑过来看热闹,钟漓月几乎没怎么用自己的力气,就被人群带动往队伍前面靠近。

    大家都在奋力将手臂往前面伸,还有的用另一只手拉开身边的人往前面上,钟漓月被人挤在了后面,与钟漓月结盟的乞丐紧紧跟在她身后,一点作用也没起。钟漓月只好用上全部的力量为他开道。

    不知是不是挤过头了,旁边有人看她们不爽,竟然有人偷偷给他们下绊子,钟漓月连同她的盟友狼狈地摔倒在了地上,怎么起也起不来。

    钟漓月有种蝼蚁求生的悲凉感,从未体验过这种被人踩在脚底动也动不得的感觉,绝望,难过,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