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四章:理智地拒绝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没有人顾及到脚底下,大家只被眼前的利益所吸引,一脚两脚三脚……,好多脚从他们身上踏过去,钟漓月艰难地用双臂撑着地面,想要爬起来,但是人太多了,没有一丝空隙允许她站起来。

    坐在轿子里的男子早便注意到这一幕,他以为倒下去的人会站起来,但是过去很久,也没见到有人起身。弱肉强食的道理他从小便知,但是今天,他不能看到有人为之丧命。

    起身还未站直,一旁的叶川被做出待命的姿势:“大少爷。”

    “你去看看那边……”沈兆言伸出食指指向有人跌倒的方向,话音未落,便看到那边有人再次倒下去。

    被推到在地的钟漓月咬着牙,努力挣扎到差点要放弃的时候,她看到盟友使劲地咳嗽,嘴型似乎在喊‘救命’,但是他的声音被吵杂声覆盖了,没人听到他的呐喊。那一刻她好害怕,自己想死的时候上吊投河绝食都没死成,不想死的时候却被人几脚就给踩死了。她好怕自己再也爬不起来,永远地坠落下去。

    眼前浮过钟父钟母悲痛欲绝的脸容,弟弟妹妹们含着泪的眼睛,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在没有报答他们家的恩情之前,她决不能就这么死了。

    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钟漓月瞬间像打了鸡血似的,愤然抓起身边最近的人的小腿,用力一拽,将眼前的人一个一个拽倒,然后借着他们的力,一步一步从地上爬了起来。

    夹缝求生,不过如此了吧!

    她周围所有的人被猝不及防地拽倒在地,唯独钟漓月,像只打赢的公鸡一样,高高扬着头站在那儿。

    风吹过她凌乱的发丝,流淌着汗水的脸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沈兆言不禁被她的坚毅震慑住了。他佩服这样的人,即便被所有人踩在脚下,也能顽强地爬起来,找回自己的位置。

    “去问问那个小乞丐,愿不愿以后跟着我做事。”沈兆言吩咐完,便坐回轿子里。

    叶川来到钟漓月面前,拿出一两银子给她,“这是我家主子赏你的。他问你,愿不愿意以后跟着他做事?”

    “沈大少爷?当然愿意当然愿意。”盟友一听,喜得直点头。

    叶川不客气地说道:“不是问你。”

    盟友撇撇嘴,乐呵呵地接过银子,推了推发愣的钟漓月:“天上掉下来的好事,还不快答应?”

    钟漓月看向他的身后奢华的轿子,那张绝世容颜瞬间夺去了她的心魄。什么丰神俊逸、气质卓绝,钟漓月脑子里飘过好多里描写美男子的词汇,那些美男子跟眼前的这个沈大少爷比起来,不过尔尔吧!

    跟在这样的人身边做事,哪能专下心啊?

    “谢谢你们主子赏识,但是,我不能答应。”钟漓月说完,转身走了。

    “为啥不答应啊?跟着沈大少爷做事,那是多少人求爷爷告奶奶都求不来的。你还不答应?到底为啥呀?”盟友跟在后面左右追问。

    钟漓月含笑,伸手过去,“把我的一半给我。”

    盟友咂咂嘴,“少不了你。”

    “走,兑钱去,我要买东西。”

    就在刚才趴地上乞讨的时候,她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了要做什么生意,几乎不用什么本钱。不过,既然老天让她得到这笔小财,那她就要利用起来,让钱生钱。

    买完东西,跟盟友告别后,钟漓月摸回市集去,一眼看到了早已等候在那儿的王货郎。

    王货郎上下看了她半天,惊诧道:“大妞?”

    “是钟漓月。”钟漓月一本正经地更正道。顺便将来回车费一起给了他。原本她也没想过会真的有钱,只是随口那么一应,没想到她运气这么好!既然老天这么大方,那她也不能小气。还了欠下的债,钟漓月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王货郎半信半疑地接过钱,又仔细辨认了一下,然后讶异道:“是真的?你哪来的?别说你是当乞丐了?”

    “猜对了。”钟漓月笑呵呵地坐上车,无所谓地答道。

    王货郎不屑地白了她一眼,坐到驴车前面,嘴里嘟囔道:“真丢人!”手中鞭子一扬,赶驴车往城外走。

    晚上回到村子里,全家人围上来,责问钟漓月道:“去哪了呀你?”

    “全家人找你一天了,你弟弟妹妹们还以为你又出什么事了。”马氏几乎带着哭腔训斥道。

    “大姐,你是不是跟王货郎进了城里?”娇月问道。

    钟漓月点点头,诚恳地道歉道:“对不起,没有告诉你们,就是怕你们担心我。放心,以后我一定乖乖呆在家里,哪也不去。”

    “你带回来那什么东西?怎么来的?瞧瞧你这脸上,怎么弄成这副鬼样子?”钟老四厉声质问道。

    钟漓月打着哈哈说道:“我本来只是想在家附近玩玩的,没想到一不小心坐在王货郎的车上睡着了,就跟他到了浣京。说来巧了,今天浣京城里有户有钱人家祭拜亡父,大散钱财,广积福德,被我抢到了几个碎银子。”

    马氏、娇月和锦月听到都很高兴,小五更是拍着手欢呼:“大姐大姐,给我买好吃的。我要吃肉肉。”

    “吃吃吃,明天做红烧肉,吃到饱。”钟漓月豪爽地答应道。

    弟弟妹妹们高兴坏了。钟老四却皱眉嗔怪道:“算你运气好!要是碰到恶霸呢?也不想想后果?!”

    钟漓月乖巧地立马保证道:“下次再也不敢了。”

    “大姐,你买铁盘子回来干嘛?”娇月翻看着钟漓月带回来的东西,不解地问道。

    钟漓月神秘地笑道:“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越说越期待,钟漓月和弟弟妹妹们恨不得马上就到明天。

    翌日,钟漓月和马氏去王货郎家里买了一筐鸡蛋和一块带皮的五花肉。

    王货郎的老婆王婆子阴阳怪气地说道:“呦,做乞丐赚这么多啊?”

    “什么做乞丐?”马氏不解。

    “昨天进城,穿得太破了,人家以为我是乞丐,就给了我点钱。我把坐王大哥驴车的钱给了他,他就以为我是当乞丐要来的。”钟漓月不当回事地解释道:“没事,反正又不是偷来的。”

    王婆子听到,不禁有些气恼,那个死鬼可没跟她说给车费这事,难不成他偷藏了私房钱?肯定是又拿去赌了。

    “王大嫂,你去哪?”钟漓月正在挑东西,王婆子却风一般地从她面前刮过,疾步往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