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五章: 闻闻不要钱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准是又去找王三儿了,他啊,一有钱就赌。”马氏猜测道。

    钟漓月笑了笑,想看她笑话?王婆子这么一闹,还不知道谁看谁笑话呢?!

    买好东西,钟漓月将钱交给王货郎家的闺女,和马氏回去了。

    她让钟老四在家门口搭一个简易的小灶头。她们回去的时候,灶头已经搭好了。

    在一旁帮忙的娇月忍不住急了起来:“大姐,你到底要干嘛?”

    看着大家好奇的眼神,钟漓月故弄玄虚地笑了笑,不紧不慢地卷起衣袖,指挥大家打鸡蛋、和面糊,“锦月,你来烧火。马上你们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全家人在钟漓月的指挥下纷纷动起手来。小五也想帮忙,但是被钟漓月哄到一边玩去了:“你还太小了,只会帮倒忙,乖,待会做出来第一个就让你品尝。”

    须臾,东西还没做出来,大家就闻到了扑鼻的香味,很浓郁。钟漓月满怀期待地用筷子卷起平底锅里的蛋饼,放到了一旁的盘子上。很快,一个金黄色的蛋卷就做出来了。

    当香气钻进各人的鼻子里时,大家脸上都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好香啊!”锦月忍不住嗅了又嗅。

    “注意手上的柴禾,烧糊了我找你算账!”钟漓月假装吓唬道。说话的功夫,她已经摊下了第二张。

    小五和娇月凑近盘子深深地嗅了一口,小五两眼巴巴地盯着蛋卷,留着哈喇子咬字不清地问道:“大姐,这个能吃吗?”

    “看把你馋的!”娇月嘴上说着小五,自己却也盯着蛋卷暗暗咽口水。

    “别急别急,肯定有你们的份!”钟漓月一边手忙脚乱地裹蛋卷,一边安抚她们按捺不住的心情。

    连续做了五个蛋卷以后,钟漓月终于松口了,“好了,可以吃了。娇月,你来换换锦月,让她休息一会儿,小五,去把娘喊来,我们一块儿吃。”

    “没有爹的份吗?”锦月数了数盘子的蛋卷,不解地问道。

    “这个得一出锅就吃,不然不脆。等爹回来我们再给他做。”钟漓月解释道。钟老四搭完灶头就出去干活了,家里只剩下她们五个人。

    马氏在屋里早闻着香味了,要不是惦记手上那点活,恐怕早就被吸引过来了。

    “什么东西这么香?”马氏在小五的虚扶下来到门口。

    钟漓月连忙让他们三人一人拿一个。

    “你们先吃,吃完换我们。”钟漓月看着她们吃得满嘴香甜,更加有了动力。

    很快,附近的老老少少也被这香味吸引过来,几个小孩子跑到面前,看见锦月她们吃得那么香,口水都馋了一地。

    “好香啊!”

    “什么味这么香?”

    马氏看他们眼巴巴的样子,便想拿一个给他们尝尝,但是一想到这个是用鸡蛋做的,又有点舍不得。犹豫了好久,她把自己手里的蛋卷掰了一大半下来,递给他们。

    人多粥少,孩子们尝完那一点点碎屑,又抱着自己的手使劲的舔。

    钟漓月趁机大声宣传道:“是不是很香,很脆,很好吃?回去告诉你们的爹娘,这个东西叫做‘蛋卷’,香香脆脆的,可好吃了。只要五文钱一个,想吃就赶紧过来买,来迟了可就没了。”

    一个黑不溜秋的男孩子眨巴着眼睛冲着钟漓月撒娇道:“我家没钱,大妞姐姐,你就给我一个吧!”

    “那怎么行?知道鸡蛋多少钱一斤吗?”娇月马上不让了。

    钟漓月也立即附和道:“全村谁不知道我家最穷的?我家这么穷都没要过别人一口吃的,你们怎么好意思?赶紧回去要钱去!没钱就多闻闻吧!闻闻不要钱。”

    钟漓月坏坏地在心里盘算着,就馋你,就馋你,就馋你!

    闻香赶过来的大人们听到钟漓月这么不近人情的话,不高兴了,指责道:“大妞,你可不能这么说话!”

    钟漓月不厌其烦地更正道:“我叫‘钟漓月’。”

    “名字起得这么好听,心怎么黑了呢?家里做点东西还要钱?”

    “就是,你看把孩子们馋的!”

    “马婆娘,你瞧瞧你家这闺女?”

    马氏挤出尴尬的笑,站在那儿好不自在,她既不好意思面对乡亲,又舍不得花钱买来的鸡蛋,左右为难。

    钟漓月干脆说道:“娘,你再拿一个慢慢品尝,吃完了再回屋。锦月,你来换娇月,娇月,你一边吃一边看着锦月,免得她把火烧旺了,毁了我一筐鸡蛋。这鸡蛋可贵了。”

    马氏实在不好意思,先进屋去了。锦月和小五可不管这些,一边吃着还一边赞道:“真好吃。”光看他们的吃相,就很有食欲。

    乡亲们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几个吃,嘴巴咂咂,不停地咽口水。

    有几个妇女在孩子的软磨硬泡下,终于勉强掏出钱来买。可是,虽然好吃,但她们仍然骂骂咧咧的,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

    钟漓月才不管那套,不高兴可以不买,又没人强迫你们。她尽管乐呵呵地收着钱,欢快地卷着自己的蛋卷。

    “大姐,你是怎么想出来做这个的?”锦月好奇地问道。

    “这个还用想吗?我以前经常在家做。”钟漓月边忙着边顺口说道。

    娇月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大姐,我们什么时候在家做过?”

    钟漓月一愣,随即打着哈哈绕过去:“我是在梦里做的。”

    “大姐真馋,梦里都能做到吃的!”小五吃着东西笑道。

    “就你不馋!”钟漓月嗔了他一眼。

    小五的两颊上都是蛋卷屑,锦月边帮他擦边教训道:“浪费粮食!”

    忙乎了一下午,收摊子后数数,竟然挣了二十多文钱。全家高兴得要命,钟老四回来听到这个好消息,也不由得激动起来:“这么多?照这样下去,我们很快就能把二妞赎回来了。”

    “二姐要回来了!二姐要回来了。”娇月几人听到这句话,更加高兴。

    钟漓月暗暗算了一下,一天二十文,一个月下来才六百文,不吃不喝得要五、六年才够赎回二妞的。

    不行!得想办法增收。

    “吃饭了。”马氏在厨房里大喊一声,打断了钟漓月的思绪。

    “哦,开饭了!我去盛饭。”娇月和锦月一个忙装饭,一个忙收拾桌子。

    小五雀跃地问道:“可以吃漏了吗?”

    “肉?咱家今天吃肉?”钟老四听小五的话,眼里一亮。他盼望一顿肉的心思,可不比小五少一分,但是嘴上还是嗔怪道:“挣得再多,也不能这么花。”

    娇月她们可不听,埋头大吃,恨不得把菜里的汤都喝光。过年的时候家里都没吃上一顿肉,她们都快馋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