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商 第七章:剩女的命
作者:安泞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张婆看了看江氏,然后说道:“是这样的,自从你被丁家退了亲,名声就一直不太好,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嫁出去,丁家觉得挺过意不去的,毕竟你一个黄花大闺女,烂在家里怪可惜的,丁老爷和儿媳妇商量之下,决定让丁贵纳你为妾。”

    钟漓月当即甩下脸不客气地回击道:“什么叫烂在家里?你会不会说话?”

    马氏立刻扯了扯钟漓月的胳膊,矮声提醒她:“忍忍!丁家肯回头多不易的事?!”

    丁家在丁河村算是有钱人家,如果不是丁老爷看钟大妞有旺夫相,钟家这辈子也别想高攀上他们丁家。

    “他肯回头我就得收着?再说,我凭什么给人家做妾?你们不是说宁愿我嫁得穷点,也不愿我去给人家做妾吗?”钟漓月质问般地看向钟老四,他们怎么变卦了?

    钟老四自觉打脸,不敢正视女儿。

    “不想做妾?”江氏不客气地挑着眉,开腔说道:“难不成想坐我的位置?”

    “漓月不是那个意思。”马氏连忙赔笑道。

    江氏满脸不屑:“一个穷酸户家里的女儿,竟然还起上了名字?!呵。名字再好听,也终究坐不了正。”

    张婆扯扯江氏,对她使使眼色。江氏不甘心地闭上了嘴。

    “你们也太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了!”钟漓月鄙夷道:“别说做妾,就算他休了你娶我做大老婆,我也不嫁。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好马不吃回头草。”

    “你,”江氏气得站起来指着钟漓月破口大骂道:“你个小贱蹄子,还没过门,就要挑拨我相公休了我?”

    “小贱蹄子骂谁呢?”钟漓月不甘示弱地也跟着站起来与她平视。

    江氏指着钟漓月的鼻子气愤道:“骂你!”

    钟漓月突然哈哈大笑,道:“居然还有人说自己是贱蹄子,哈哈哈。”

    江氏着了钟漓月的道,气急败坏,什么脏话都骂了出来。

    “你快些闭嘴!难不成你也想传出‘泼妇’的骂名来?”张婆厉声提醒道。同时对马氏使了个眼色,让她管管自己的女儿。

    江氏斜眼瞪了瞪钟漓月,闭上了嘴。她可不要像这个女人一样,成为全村人的笑柄。

    “听说丁老爷子给丁贵在浣京里找了门好差事,以后可要发大财了。”马氏附在钟漓月耳边轻声说道。:“这个江氏进门半年肚子没动静,你要是怀上了,丁家一准把你扶正。”

    什么?

    钟漓月瞥了眼江氏的肚子,一下子明白了。江氏亲自登门,对她一忍再忍,原来是因为自己怀不上孩子,怕地位不保,所以想主动给老公找个小妾,立个功,好保住自己的地位。

    为了讨好相公,就来找她麻烦,也太过分了吧?!钟漓月翻了个白眼,本是很不屑,但转念一想,她一个大老婆能同意给自己老公纳妾,心里肯定很难受,还得装作很大方的样子,也挺可怜的。

    于是好心劝道:“才只不过半年而已,不用着急纳妾,说不定再过个半年就能怀上了。”

    马氏狠狠扯了下钟漓月的胳膊,冲她使劲摇头。也不知女儿真傻还是装的,这种事怎么能说出来?

    钟漓月无语,这种事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江氏被戳到痛处,顿时气愤地大吼道:“只要有我在一天,你这辈子都别想做大。”然后甩袖而去。

    “不识好歹!”张婆也被钟漓月气得不轻,指着她的鼻子说道:“说了这么多年的亲,没见过如此刁钻野蛮的女子。别说丁家,乞丐也不会要你这样的女子。”

    钟漓月无语翻翻白眼,傲娇地回道:“放心!八抬大轿来请我我也不去!”

    马氏拉着钟漓月的手臂,尴尬地看着张婆,无奈地辩护道:“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尽说疯话!张婆你别走呀!丁家不行,你给说说别家的小伙……”

    “不能要不能要,万万不能要,谁要了谁家门不幸啊!”张婆一边摆手,一边逃也似地往外走去。

    “张婆……”马氏瘸着腿去追,钟老四拦住了她。她忍不住埋怨道:“你倒是说句话呀!”

    钟老四干脆地说道:“我本来也没看好。要不是当初大妞自己答应,我才不会同意定这门亲。”

    “你!”

    丁家虽然有钱,但在钟老四眼中,始终算不上正经人家。因为丁老爷以前是个太监,到了出宫的岁数后,他便来到丁河村落户,丁贵是他收养的孤儿,而丁老夫人则是丁老爷为了凑成一家人,在邻村找来的寡妇。这样的人家固然不穷,但是一家三口三条心,就不算是一家人。

    “爹、娘,你们就别再为我劳神了,我一定能找到个好夫婿的。咱们不是说好的,赎回二妞我就嫁人吗?”钟漓月埋怨他们不守信用。

    “趁着有人来提亲,还不赶紧给你定下?再过一年半载的,你就真成老姑娘了。”马氏一脸焦急。

    钟漓月无奈地撇撇嘴,上辈子在别人眼里是剩女,这辈子多挣了十几年的光阴,怎么还是剩女啊?

    “再这么拖下去,连你三妹妹都要嫁人了。”马氏一边做活,嘴里一边嘟囔道。

    钟老四咂两下嘴,瞪她一眼,气道:“你看大妞那脸色,别再说了!”

    马氏不甘心地闭上嘴,叹了口气,继续低头做事。

    父母的焦急,钟漓月能理解,她也并不排斥结婚生子,但是十六岁不到就结婚,她实在做不到。

    “大姐,你快看。”突然,在门口准备摆摊的娇月指着外面喊道。

    钟漓月带着疑惑最先走到门口,朝娇月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三个孩子手里人人拿着一块蛋卷。

    “我们今天还没开始做呢,他们哪来的蛋卷?”娇月挠着头不解道。

    “是不是以前买的?”钟老四和马氏也凑过来向外面看去。

    钟漓月低眸想了一下,轻声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有人也开始卖蛋卷了。”

    “啊?这,那,”马氏惊慌地望望老头子。

    “哎,都瞧咱家买了鸡,也想跟咱们学。”钟老四猜道。

    娇月不高兴地道:“啊,那我们不就少赚了吗?怎么办?”

    众人一致看向钟漓月,钟漓月本想埋汰他们,谁让你们光想着帮我嫁出去,不想怎么做好生意的?想想算了,父母也是为了她好。“只要看到我们家赚钱了,就会出现跟风的情况,我早料到了。”